【巴西案例】男子被外星人绑架并被克隆

这是巴西,乃至世界一起很重要的绑架案件。

主角,奥尼尔森(OnilsonPátero),被绑架了两次。第一次是1973年5月21至22日的夜间。第二次是1974年4月26日,被绑架距离超过300公里。

案例最重要的部分,是在飞碟上进行的克隆实验。

案件发生时,主角奥尼尔森(OnilsonPátero)已经40岁了。他结婚25年,有两个女儿。他虽然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程度,但他是一个聪明的人。他的职业生涯堪称典范,曾在糖厂工作了八年。之后,在一家罐头厂工作了四年。



本次接触案例携带的信息,震撼了长久以来,人类社会、政治和宗教领袖们的人类中心主义态度。为了不使他们的“强大和独特”的形象疲惫,他们倾向于阻止或者向公众隐藏不明飞行物的研究。



第一次绑架

1973年5月21日晚上11点左右,奥尼尔森开始他的旅程,他的目的地是280公里外的卡坦杜瓦斯(Catanduvas),驾驶一辆蓝色汽车。

距离目的地约150公里的“Salto”桥,他遇到了一名年轻人在寻求搭便车。

他的第一个想法是,应该到附近的公路警察局了解这个男孩,不过还是让他上了车。奥尼尔森介绍了自己,然后向这么自称为亚历克斯的男孩递上了一支烟,但男孩拒绝了,说他没有吸烟的习惯。然而,这个男孩带着类似于一盒香烟的东西,不时的看着烟盒,每次都很接近奥尼尔森的身体。

旅途中,两人热烈地交谈。陌生人询问了几个奥尼尔森的问题,教育程度、生活方式、朋友圈、职业等等。奥尼尔森回答了所有问题,偶尔也提出了问题。

其中一个问题是男孩的职业。男孩回答说是做生意。整个谈话过程中,年轻人表现出了良好的记忆力。奥尼尔森曾在聊天中,提到了自己住所的街道名称和门牌号码。约一小时半后,抵达目的地后,男孩感谢他并说:“总有一天,我会拜访您的家庭。”并精确重复了之前提到的地址。

即使有反对,男孩还是在奥尼尔森口袋里放一张50克鲁塞罗钞票,并说再见。

奥尼尔森检查了一下手表,此时为凌晨3点左右。

奥尼尔森,继续驶向自己的目的地,约7公里后,开始发生异常事件。

汽车收音机出现了干扰,接着汽车发动机开始失灵,性能下降。不久,他注意到驾驶面板上出现了一个直径约20厘米的蓝色灯泡。

光的焦点向右移动,并扫描到旁边的空座位上。然后,焦点下降,向左侧位移。它以一种波动的方式移动,并在踏板上消失。光束照射的地方是透明的,奥尼尔森能看到发动机的运转,地上的沥青路面。



汽车发动机继续出现问题,迫使奥尼尔森放慢速度。500米后,一束光射向他,如此强烈和致盲,以及奥尼尔森必须保护他的眼睛。

此时,车辆的整个电气系统都不起作用。发动机,车头灯,收音机和仪表板都出错了。他惊讶注意到一个悬挂在天空中的物体。它拥有椭圆的形状。

从飞船飘出了一个小的飞行器,下降到地面,接近了奥尼尔森。他吓坏了,想逃跑,并下车进入一个小树林。他跑了大约30米,直到感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他描述为一种优质橡胶。他转过身朝车子方向看,惊奇,汽车像玻璃一样透明了。然后意识模糊了。

第二天早上,附近的警察接到报告,有一个男人躺在一辆蓝色汽车边上,车门打开,车头灯亮着。

警察立即于早上5点左右前往搜寻。奥尼尔森还活着,慢慢恢复了意识,并叙述了已发生的事实。

不久后,他被送到埃利亚斯阿齐兹医生那里,进行临床检查,神经和心理测试,没什么特别的情况。只有一件奇怪的事,当天下了小雨,但是他全身都是干燥的,除了上衣背后。

奥尼尔森的妻子找到了他,并惊讶地发现,奥尼尔森的头发变成了黑色,而不是之前的棕色。接触后3、4天后,才恢复了原先的自然色。

第二次绑架

绑架后不久,奥尼尔森卖掉了他的蓝色甲壳虫,换了一辆蓝色的fusca。

1974年4月26日晚上11:30左右,他驾车,距离瓜兰唐(Guarantã)约15公里,奥尼尔森观察到,一道平行的蓝色光。

那一刻,汽车发动机开始失灵,由于经历了第一次绑架,奥尼尔森决定继续逃离,避免再次接触。



他的逃跑令人沮丧。一打开车门,他发现一种“垫子”接近了。在踩到地面的那一刻,被它裹起来,并运送到飞船上。

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椭圆形的房间里。

在这个房间里,他看到了他第一次搭便车的那个男孩。他穿着那天晚上相同的衣服,笑着说: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奥尼尔森试图回答时,他发现自己并不是用嘴巴在说,而是用意识在回答,并意识到了男孩也是如此。

第一个房间

房间有一个巨大的蓝色光网,光源来自约3.5米高的屋顶,圆顶形状。在那里看到许多股线穿过3到4层网格。

蓝色的光线还在墙壁四周,循环脉动,距离地面一米以上。

年轻人让奥尼尔森坐在一张高背的、柔软的橡胶椅子里。

第二个房间

他不记得在第一个房间呆了多久,只有1至2分钟的意识。此刻,在另一个房间里,类似于第一个房间。天花板上有电线,有一个闪亮金属圆环,厚约30厘米围绕在墙壁上。其中平行布置了许多灯。此外,墙壁上有3到4个亮点闪烁,类似于老式电视机关闭时的样子。

亚历克斯要他脱掉衣服换上另外一种服装,并对他进行了帮助。这件衣服是金属线状面料,带有无光泽的尼龙外观,并覆盖了脚。衣服挺贴合身体,感觉里衬柔软。

奥尼尔森还在墙上看到一扇长约1.5米,宽约60厘米的窗户,通过它,他看见了相邻的隔间。房间跨度大概有5到6米的距离。里面有几个人,坐在可以在地面平行移动的椅子上工作。

年轻人说:“你会看到一个编队。”他的手从墙上滑动,出现一个约40厘米宽的屏幕,可以看到飞碟。

然后取出一个头盔,放在奥尼尔森头部。头盔前面有一个屏幕,奥尼尔森的印象是,当它越接近头部,画质越来越好。头盔颈部闭合但没有引起呼吸急促。




他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夜晚,他可以看到一个山谷,看起来像欧洲式的城市,有高陡的房屋,似乎是教堂塔楼。

远离城市2公里后,出现了一个4到5个椭圆飞碟的编队,伴随着一片白色的云,在空中升起并接近他所在的飞船。

年轻人解释说,他们决心从地球上清除一些物质,这些物质很容易被操纵,对飞碟来说是致命的。这种物质存在于地球上,迟早会被人类发现。他们正在研究这个问题,试图找到防御这种物质的手段,防制其使用,或者企图使用。经过努力,未来必然会成功。

一个奇怪的解释

年轻人进一步解释说,将来希望与地表人类达成谅解协议,但如果没有实现,就会抛洒一种不会伤害蝴蝶的薄烟雾状粉末。

如果有必要,他们会再次“绑架”奥尼尔森……但这次,是与地球上某个等级的人一起。

年轻人然后在奥尼尔森的手腕和脚踝上放置了一些金属、黄色、不透明的手镯,并把他被放在一个瓮中,看起来像聚苯乙烯泡沫塑料,嵌在地板上。奥尼尔森不知道在里面待了多久,他只知道当意识恢复时,他已经穿回自己的衣服并在另一个更宽敞的隔间。

第三个房间

奥尼尔森记得看到的最后一个房间呈半圆柱形,直径为12至15米。他正坐在椅子上,旁边还有5到6把椅子。中央是一个明亮的金属圆筒,直径约40厘米,到达大厅的天花板,高约10至15米。

他右边有三个蒙面的人,宽松的衣服伸展到脚下。高度大概1.70米。

奥尼尔森称他们为“医生”。其中一个坐在屏幕前。另一个看着奥尼尔森,第三个看着房间的东西。

就在那一刻,出现了一个新人物:一个人类个体,与奥尼尔森几乎一样,细节差异极小。

他穿着,11个月前和奥尼尔森第一次绑架当天相同的衣服。在这个房间呆了一会儿离开了房间。不久之后,其他三个人也很快消失了。所有这一切持续不超过三分钟。

奥尼尔森的下一个记忆是从飞船的斜坡上离开,被轻轻地放在草地上。他坐在地上,并看着飞船离开。

他看了看表,早上3点15分。环顾四周,注意到远处城市的灯光,以及附近山谷的车辆灯光。

他在一块倾斜的石头用小折刀标记,刻上名字的首字母。



黎明时分,他遇到了一个农夫,带到他的家,并获得了良好款待。

他的失踪,引发了亲戚的报警。5月2日亲戚接到一个电话,终于找到了他。

他整整失踪了五天。

奥尼尔森失踪和再现的故事已经传到新闻界,记者致力于报道这一事实。

记者们不仅证实了雕刻的存在,还拍下了它。

由于此案例的重要性,在巴西得到了广泛的研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