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案例】巴西柯拉瑞斯岛吸血飞碟攻击人类事件

1977年10月,一个温暖的夜晚,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夜里11点钟,巴西柯拉瑞斯岛的居民奥利维耶,正在卧室的吊床上睡觉。突然,出现了一道非常明亮的光,穿透了房屋。光束照在了奥利维耶的大腿上,他感到一阵灼痛。灼伤痕迹像一个红色的圆圈,中间还有一个黑点。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8点多钟。当地一个渔夫,24岁的奥利瓦多·马拉基亚斯·皮涅罗,与一个朋友在海滩上不停地撒网,可是什么也没有捕到。突然,皮涅罗的朋友发现天空中有个东西在低空飞行,还发出耀眼的光芒。那个东西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也没有什么气味。两个年轻人非常害怕,立刻向城里跑去。他们惊慌失措地告诉其他居民刚才见到的一切。很多人都说过去几周里,曾被那道光束追踪、攻击过。

25岁的牙医露西亚·海伦娜·马克斯,也曾经在附近的海滩有过奇怪的经历。她当时在一个市场里,突然人群一阵骚乱。人们看见有两道光在空中盘旋。那两道光一闪一闪的,好像在发送某种信号。空中闪烁着红色,绿色和黄色。然后,一切都消失了。

柯拉瑞斯岛的居民们,极力想弄清楚这些奇怪的景像是怎么回事。两个小时后,居住在贝伦的卡洛斯·门德斯,在办公室接到了电话,他是《帕拉州日报》的记者。柯拉瑞斯岛的居民们说,媒体应该去那里采访报道,那些光不断出现,让人们感到十分恐慌。

当晚,他和摄影师就赶到了柯拉瑞斯岛,当地人蜂拥而上,争先恐后地告诉他们自己被奇怪的光束袭击的遭遇。有些人说被那些光束灼伤,曾经令他们无法动弹,似乎在吸吮他们的血液。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奇怪的景象不断出现,整个小岛陷入一片惊慌。80多个人宣称自己曾被密集的光束包围。他们的故事大同小异:光束从空中照下,照射在人们身上,令他们突然麻痹,他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成为袭击的目标。

当地人变得很警觉,很多妇女和儿童甚至离开了家乡。有些人在海滩上点起篝火,整夜在那里警戒。其他人则待在自己家里,紧紧地锁住房门,担心成为奇怪光束的袭击目标。

这个巴西偏远的小岛,已经完全陷入了恐慌中。

那时,24岁的沃莱蒂·卡瓦略医生,是当地医疗机构的负责人。她在岛上只生活了半年。过去几天里,这位年轻的医生发现她的病人数量在不断增加。

然而,卡瓦略医生此前从未见过类似的灼伤痕迹。最让卡瓦略医生感到头疼的病例终于出现了。一个女人在自己家中被奇怪的耀眼光束袭击,她的家人把她送过来后,卡瓦略医生给她做了身体检查。病人当时不断地痉挛,就像是心脏骤然停跳了。情况一点也没有好转。她只能把病人送到附近大城市贝伦的医院去治疗。五天后,迎来了另一位全身僵硬的病人,也送到了贝伦的医院。很快,她们都死了,报告上“死因”一栏只写着“不详”。

卡瓦略医生认为事态严重,于是透过官员向政府机构请求协助调查。而军方的空军司令部单位,也随即派出设有武装的五人调查小组,携带Hi8及胶卷式的16釐米摄影机、相机至该岛进行调查,而这起由当时的奥兰达上尉(Hollanda)(后来他是上校阶退役)指挥的任务代号称为:普拉拖”飞碟任务(Operation Prato)。

奥兰达上校和他的调查小组,先后访问了3000多位居民,拍摄了大量照片,画下很多草图。他们设置的监视系统24小时不间断地工作着,但是空军方面从未向外界透露过他们的发现。那些希望“飞碟行动”能够帮助他们找出真相的人失望了。起初,卡瓦略医生对病人们的经历感到怀疑,认为那是精神混乱导致的后果,是人们在情绪狂乱时编造的故事。很快,她就亲眼见到了不明飞行物。大约在早上6点钟,卡瓦略医生从当地的医疗机构下班回家,看见一个女人晕倒在地。她抬头向天空看去,一个圆柱形的物体在大概十层楼高的地方。卡瓦略医生一看见它,立刻感到全身麻痹。它的颜色很独特,既不像不锈钢,也不是银色,和任何东西的颜色都不太一样。它就在卡瓦略医生的头顶上方,沿椭圆形轨道不断飞行着。随后,它向着海湾的方向飞去,一直飞向大海。




1977年12月,不明飞行物出现得越发频繁。同样在12月,奥兰达上校接到命令,要求他立刻终止“飞碟行动”,交出所有调查资料,返回空军地区司令部。他们搜集到的所有照片、胶片和草图都被秘密收藏起来。那些文件中包括500多张照片和3000多名目击者的采访记录,他们都声称自己曾在亚马逊河的柯拉瑞斯岛上遭到强光的袭击。

奥兰达上校在该岛待了约四个月后,就被调回空军司令部了,而在那时所纪录的文件资料,也全部被军方封存在司令部的绝密档案室里面,所以当时无人知道调查的结果。

1997年6月,《UFO杂志》的编辑杰瓦尔德正在工作,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打来电话的是奥兰达上校,他是1977年空军调查小组的负责人,他说有话想跟杰瓦尔德谈谈。很快,杰瓦尔德和副编辑马可·珀蒂,就赶到了见奥兰达上校的家中。他们在上校的家中待了三天,并且拍摄下了整个会谈过程。在这盘珍贵的录影中,上校面色苍白地讲述了岛上发生的事情。

奥兰达上校仔细地画出三种不同的外星飞船。他的记性很好,甚至能回忆起20多年前那件事的每一个细节。他用这些图画,描述了自己与外星飞船的几次碰面。那些飞船的直径大概在100米左右,形状各异,飞船发出十分清晰的声音。奥兰达上校面对面地注视着它们。他听见一种类似空调发出的声音,隐隐约约的。那种声音中还夹杂着,嗒嗒的声音,好像齿轮运转那样。光束离他越来越近,最后就在高高的地方停下了。然后,飞船围着奥兰达上校转圈飞行。它转了一圈后就向着东方飞去了。

接着,上校画下了他最后一次奇怪的遭遇,那也是最令他震惊的一次。有一次他正在睡觉时,其中一艘飞船上,下来了一个长得像人的生物来到他的房间。奥兰达上校回忆道:我侧躺着,突然间,一束强光照亮了整个房间,我吓坏了。我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紧跟着就有一个东西站在我身后。它拥抱了我一下,当时的气氛真的很奇怪。随后,上校开始描绘外星人的样子:它大概有1.5米高,穿着很像宇航员或者潜水员那种衣服。衣服很柔软,比较宽松,我没看见他的脸是什么样子。那个外星生物带了一个面罩,看上去一片灰色,我看不清它的脸是什么样的,也没看见它的眼睛。事实上,我连它的脸型都没看见。








那个外星人开口跟奥兰达上校说话了:当时我非常害怕,那个家伙从后面紧紧地抱住我,在我耳边用葡萄牙语说话。它的声音很像电脑发出的声音,就是那种金属声……它在我的耳边说:“放松点,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奥兰达上校说,随后那个外星生物就消失了。

他说那时在这一地区有很多这种生物在活动。有的可能从树林间过来,有的可能从天而降,还有一些可能是从河里出来的。上校又说出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他让研究专家们看他的胳膊。奥兰达上校说在他遭遇外星人时,外星人把东西植入了他的胳膊。奥兰达上校去照了X光,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同年10月2日,奥兰达上校神秘死去,官方公布的死因是昏厥窒息。奥兰达上校究竟是自杀,还是被谋杀?

2004年3月,杰瓦尔德和马可·珀蒂决定采取行动。他们发动了一场名为“UFO资讯自由”的运动,希望能够接触到高度机密的柯拉瑞斯岛调查报告。此时,距离奥兰达上校死后已经六年了。

2005年5月20日,巴西政府终于同意公开档案。

杰瓦尔德、马可·珀蒂和其他一些研究人员,来到巴西空军总部,研究那些高度机密的文件。这些文件都已经被封存了30多年,包括了1977年军方开展的名为“飞碟行动”的所有照片和草图。

杰瓦尔德和珀蒂相信,这些文件也记录下了柯拉瑞斯岛上的UFO活动情况。虽然杰瓦尔德和马可·珀蒂没能获准查阅档案中的胶片,但是他们终于看到了“飞碟行动”负责人奥兰达上校拍摄的照片。




黑白照片上,明亮的光线照亮了整个夜空。研究人员们获准查阅一些详细描述了与外星飞船相遇的文件。其中包括军方人员的经历,也有当地居民的经历。文件中,还记载了人们与神秘的强光几次不同寻常的遭遇。报告最终得出结论,居民身上出现的灼伤伤痕和针刺痕迹可能是由强光造成的。然而,报告没有提供相关的证据。很多问题依然悬而未决。报告并未找出强光的来源,也没有说强光来自外星飞船。直到今天,人们依然无法对柯拉瑞斯岛上出现的神秘景象,做出合理的解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