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案例】遭遇外星人绑架 他祈祷 闪出神秘人物

这起接触案很神奇,甚至和宗教信仰产生了一定关联性。一名巴西男子遭遇几个红发外星人绑架,危急之下,祈祷上帝,飞船突然闪出神秘人物,搭救了他。宗教和科学,也许在更高维度,是统一在一起的。

1969年5月4日,一名年轻的巴西士兵何塞·安东尼奥·达席尔瓦(jose antonio da Silva)到马托兹霍斯(MG)附近的一个水坑里钓鱼。大约15小时后,他听到灌木丛中有一声巨响。

何塞·安东尼奥·达席尔瓦24岁,单身,米纳斯吉拉斯州的军警,编号第33930号,是一名副指挥官。



外星人射击的武器

当他回头看时,在高高的草丛中看到一些东西。他听到低沉的呻吟声,很快被一种火焰击中。它看起来像火,但不是,因为它没有燃烧。它中心是一束光,在边缘处有红色。

他感到痉挛和腿部麻木,自动跪下,无法行走和做出其他反应。

然后两个身高1.8米的生物,抬起他的腋窝,将他从沼泽拖到一个线轴形的装置上。它是灰色的圆柱体,高2米。接触地面的是一个直径2.50米的黑色圆形平台,顶部是一个略大,直径约3米的圆形平台。上下两个平台,有一圈斜的金属杆连接。



圆柱体上有一个开口,他们将安东尼奥带入了一个方形的隔间。里面很亮,但没有明显的照明灯。

这些船员,穿着潜水员一般的服装,膝关节和肘部节类似于金属环一般,有光泽。覆盖头部的是一个哑光的灰色头盔,像沉闷的铝。头盔在鼻子部位有一个凸起,而眼睛部位,是两个圆孔。看起来很僵硬。这个头盔搁在肩膀上,和衣服并不是一体的。头盔底部有一根塑料状的管子,经过胸部和腋下,连接到背部的一个小突起。

在飞船中,外星人让安东尼奥坐在没有腿的立方形的长凳上,并在头上扣上一个相同的头盔。这个头盔也有一根管子,但是不知道是否将管子另外一端“安装”到他的背上。反正他没看见。



可怜的安东尼奥只穿着一条黄色短裤,头上戴着一个女式的绒线帽,有一个大的念珠别在腰上。

接着,坐在同一条长凳上两侧的外星人用粗糙的带子将他的双脚绑在腰上,然后绑住他的腰部。

编者:这种做法应该减少腿部血液回流心脏的距离,降低高加速下心脏的负担。

然后他们将自己,用同样的带子固定起来。此刻,另一名船员进来,坐在前面一个单独的凳子上,一切妥当后,他使用一个杠杆,关闭舱口。

起飞后不久,机组乘员开始用一种未知的语言和安东尼奥讲话。当飞船上升时,安东尼呼吸变得困难。除了正常的沮丧之外,他觉得身体很累,几乎瘫痪。越来越不舒服,可能是因为座椅的硬度,腿的麻木和头盔的重量,造成肩膀和颈背疼痛不已。

飞船终于终止了该死的旅程。外星人松开了带子,然后解开了接触者的。接着,关闭了他头盔上的两个小孔。他啥都看不见,只能听。然后他们抓着他的腋下,带到另一个地方,这里也有硬板凳。然后打开了头盔上的小孔。

眼前是一些奇怪的生物。这些生物有长长的头发,波浪状、红色、厚而长的胡须,一直伸向腹部。他们眼睛大而圆,巩膜比皮肤暗,瞳孔很暗。浓密的眉毛,鼻子尖锐而长。大耳朵。嘴巴是竖立的,看起来像鱼嘴。



安东尼奥的视线非常小,但还是努力扭动身体观察四周。在一个台阶上,躺着四个赤身裸体的男人。看起来死了。



其中两个人比较健壮,一个是黑人,一个白人,另外两个是瘦的白人。在这个台阶上方,是一个屏幕,展示了彩色画面——地球的动物,房屋,城市,树木,海洋,汽车,卡车和飞机。

通过反复的手势,图画和文字,他们试图让安东尼奥理解。安东尼奥意识到他们想要一些地面武器。

停止“对话”后,其中一人拿来了一种苦涩的深绿色饮料,不过,安东尼奥看见他们也喝了后,才开始服用。

喝的过程,是一件困难的事,因为,把杯子送到嘴边,必须挪动他的头盔。这个过程,弄伤了他的脖子。不过喝完后,他感觉舒畅多了。



外星人喝水的杯子

在尝试沟通中,安东尼奥明白了,这些人敦促他,帮助他们实现与我们社会进行某种关联的目的。一名领导人提议将他带回地球,在那里,他将为他们收集情报三年。然后他会回来这里,学习七年。最后,他们可能会把他留在地球上作为人民的一个精神领袖/导师。



不过,作为一名基督徒,安东尼奥发出明确否定信号,表明他的拒绝。他拿起腰部的念珠开始大声祈祷。这激怒了他们的领导人,从念珠上拔下了十字架。

当这帮外星人检查耶稣受难像和珠子时。突然房间内,闪现出一名男子,大约1米6高,六十五岁,穿着深色衣服,显然是一个人类。就像一个僧人,赤脚,留着胡子,长发,头发乌黑,皮肤苍白。这些外星人显然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这个“人”的存在给安东尼奥带来了宽慰,他认为这是一个好人,一个我们自己的人。

他对当时收到的信息(这名男子发出的)兴奋。根据他的说法,只有在收到新指令后才能传播,大约三年后。

就像他的到来一样,“修道士”突然消失了。不过外星人仍然生气。

外星人领导向守卫发出信号,去掉了安东尼奥的头盔,并为伤口包扎了绷带,为他准备的回程做准备。

返回地球后,在一个小采石场旁边将他放了下来。

他的意识一直比较模糊,感觉这段惊险之旅,并不是很漫长。就像天亮了一般,他的理智逐渐清醒了。他沿着小路偶然找到了一条高速公路。他问了一个路人,回答说这里距离Vitória(ES)32公里,现在是5月9日。



编者:也就是说,他实际上丢失了五天。

他行走困难,右腿肿胀到膝盖高度,肩膀和颈背下方有三处开放性伤口,这是由于头盔的摩擦造成的伤害。

最后,他被安全人员杰拉尔·洛佩斯·达席尔瓦接待,告知发生了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