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案例】遭遇生物和机器混合型的外星人

1977年9月15日,巴西小镇帕先西亚发生了一起神奇的外星人目击和绑架案件。接触者是一名33岁的公交车司机,名叫安东尼奥·拉鲁维亚(Antonio La Rubia)。绑架者是一群看起来像“机器人”的外星人,它们向人类传递了惊人的、丰富的信息。

安东尼奥习惯性地在凌晨2点醒来,在2点15分刷牙,并20分左右出门。黑夜中,在他家附近的一片空地,停着一个物体,一开始以为是来接他的班车,但是走近后发现不对,这是个大家伙,估计直径70米左右的圆盘状物体,形状像帽子,一动不动。

安东尼奥意识到这家伙是个啥玩意后,虽然他以前从未相信过不明飞行物的存在,他决定跑回家。

就在他准备撤退之际,一道强烈的灯光照亮了整个街区。安东尼奥被明亮的蓝光照亮。接着他看到他附近有三个“机器人”。它们约一米高,40厘米宽,头顶有一根长长的,类似于天线的触角。这些生物的头部形状像美式橄榄球,中间有一圈蓝色的玻璃眼睛。

安东尼奥说,这些生物很结实,肩膀左右有两个类似手臂的粗壮触角,逐步收缩一根手指那么尖。它们身上覆盖着鳞片状的粗糙物质,他认为这并不是“盔甲”,因为机器人行动自如,毫无妨碍。它们的腰部有一个腰带,上面插着一些工具之类的东西。更奇怪的事,这些生物的腿,只有一根,犹如吧台高脚凳的腿。事实上,它们是浮空的。全身的颜色是沉闷的铝色。

三个“机器人”呈现三角形把安东尼奥包夹住。当蓝光亮起时,他已经无法动弹了。那些“生物”漂浮在周围,都具有相同的身材,其中一个拿着似乎是注射器的东西,虚空指向安东尼奥,来了一下。




安东尼奥挥舞着手臂,“机器人”违背他的意愿,将他朝飞碟移动。虽然他觉得自己正朝着飞碟移动,但他不知道是怎么进入飞碟的。当他接近时,感到震颤。据他说,当他距离飞船1米远的时候,他发现已经在船的走廊里面了,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透明的“罐子”里,非常紧张。此刻仍然无法移动。

他低头看着地板,是透明的,看到了田野,似乎飞船正在飞行,从南向北移动。

突然,天花板上一道明亮的蓝光亮了起来,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大圆形的房间里。

在巨大的房间里,他看到二十几个“实体”。他感觉像是在教室里,因为它们的“单腿”看起来像一个个座位。

安东尼奥一直在苦苦挣扎,无法发出声音。但某一刻,他突然大喊起来:你们想要什么?你们是谁?

令他惊讶的是,所有的生物都倒在地上,他认为他的声音造成了这个效果。天花板上的光线再次变得强烈,让他眼花缭乱。

他继续挣扎,部分原因是因为恐惧,他感觉呼吸极度困难。不过,他没有听到自己的呼吸,但是听到这些实体的呼吸声,这让他感到困惑,因为他以为它们是机器人。

当安东尼奥开始大喊大叫时,所有外星人都将他们的触角抬到它们头顶的触角尖端,握住它们。在此之前,这些“天线”旋转得如此之快,以至于无法确定它们的确切形状。此刻,可以看到它们类似于咖啡勺的形状。

整个房间,唯一的“家具”是在安东尼奥面前的小型钢琴般的器件。箱状,宽约15-17厘米,顶部也有2个类似外星人头顶的天线,达到安东尼奥胸部的高度。

生物从皮带上取下一个类似罐头式的物品插入“钢琴”,再按下一个键,每次完成此操作时,墙上都会出现一段大约2×2米的方形投影,彩色视频,显示出不同的场景。

安东尼奥记得的场景如下:

第一次投影

在墙上视频中,安东尼奥发现自己完全赤身裸体。躺着,似乎悬浮在空中。三个相同类型的外星人正在检查他的身体。一个外星人拿着一种注射器,与安东尼奥之前遭遇的一样。注射器发出的是一束蓝光,用这些蓝光照亮检查他。

第二次投影

第二次投影的时间很短,可能只有几秒钟。他再次赤身裸体在屏幕上。这次,他站起来了,嘴唇有动作,但是听不到声音。

第三次投影

画面上,安东尼奥站着,穿着正常,用右手握住纸袋(上班路上提着的),左手和双腿则在墙壁上挣扎,保护自己免受一些看不见的东西的伤害。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第四次投影

安东尼奥看到一辆由一匹英俊的,红褐色的马拉着的两轮马车。

第五次投影

显示了一辆马车,正在一条土路上行驶。出现了一位车手,一个农民,戴着草帽,赤脚,穿着破烂的衬衫。安东尼奥认为,自己就是那辆车的车夫。

第六次投影

一只高大凶猛的黑狗,试图向外星人攻击。然而,它似乎受到限制,可能是一个看不见的障碍,类似于安东尼奥目前这样。

狗露出牙齿,流着口水,狂吠了四五次。接着,一个令人震惊的场景出现。狗被一道光融化了,像一滩泥巴一样,直到地上只剩下一点渣……

安东尼奥敬畏地看着这个可怕的场景,飞船屋顶的光线变得非常强烈。根据安东尼奥的话说,狗被融化的时间非常快,可能只有两秒钟。融化的时候,似乎和飞船顶部的光线之间有关联。

第七次投影

安东尼看到了自己,向前弯曲,露出一张丑陋的脸,同时烟雾从背后滚滚而来。

第八次投影

再一次在屏幕上看到了他自己,呕吐,同时大便失禁,粪便流淌到他的裤子里。

注释:几天后,安东尼奥遭遇了与屏幕上非常相似的事件。似乎展示他将遭受疾病的折磨。

第九次投影

又在屏幕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穿着整齐,站着。在他的胸部左侧高度,有一个大约足球大小的橙色发光球体。

第十次投影

这个场景与前一个场景类似。然而,不是安东尼奥,是一群外星人,外星人的胸口右侧,漂浮了与前一个相同尺寸的球。但是,这个球的颜色是蓝色的。外星人一动不动,腿几乎挨着地面。但头上的天线还是在闪烁着,正常摇晃中。

安东尼奥无法对第九和第十次画面,给出任何意义或解释。

第十一次投影

看见了一个巨大的机库或棚屋的内部,停着三排飞碟,非常渺小,可以忽略不计。左侧是飞碟,右侧的只有半成品。在里面,有无数和这艘飞船里面外星人相同的外星人正在忙碌,看起来像一个真正的蚁丘。不过没有看见它们的加工/维修工具。

第十二次投影

投影显示了高速列车。类似于巴西从日本购买的火车。然而,没有看到有车窗。火车开往隧道,进入并消失。火车车厢是一节节的,顶部有集电弓。

第十三次投射

画面中,一名外星人走向安东尼奥,停在距离大约2米处。外星人将一根注射器从包装罐中取出,指向安东尼奥。虽然不情愿,但是安东尼奥不由自主,抬起右臂,食指向前伸展。注射器由蓝色半透明材料制成。能看见红色液体逐渐填充注射器。然而,安东尼无法判断这种液体是否是他自己的血,因为隔空1米左右的距离。

然后外星人将注射器指向墙壁,距离约4或5厘米。迅速在屏幕上画了一个直径约25厘米的红色圆圈。然后在圆圈中,划了一道从左上到右下的斜直线。在直线的下端,再加了一个钩子,形成“L”形状。

以相同的尺寸重复画了两次,每幅图彼此相距约5厘米。

最后,安东尼奥意识到注射器中约三分之一的液体被消耗掉了。图纸制作只花了几秒钟的时间,不久之后,自动消失。

第十四次投影

看到了一条类似于里约热内卢的高速公路。但是所有的交通都因巨大的交通拥堵而瘫痪。

被外星人教育一番后,他被“抛”到船外,几乎就在Paciencia车站对面的街道。当他降落时,他旁边有一个“外星人”。他所有的财物都和他在一起,甚至还有他的手提包。

安东尼奥看着他的手表,上午2点20分。然后他抬头,看见了可能是飞船的底部,黑而光滑,很大,逐步缩小,直到看不到了。

安东尼奥开始走路,在一个酒吧边遇到了一个男孩,询问时间,回答说是“凌晨2点50或者55分”。因此,他丢失了大约30分钟,他将表拨到了正常时间。

他决定正常上班,没有向家人或同事提及绑架的事。随后几天日子里,他感到恶心和紧张,全身酸痛。尽管如此,他还继续开着公共汽车,但他的视野变暗了。接着病症加剧了,全身发热,甚至让同事用水管浇他,最后被送进了医院,并丢了工作。不久之后,巴西飞碟研究人员深入研究安东尼奥的目击事件。

编者:这起案件是相当惊人,耐人寻味的。外星人在飞船内部的展示,包含了丰富的信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