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案例】少年向外星人递香烟 引发的星际冲突

虽然绝大多数接触案例中,外星人都表现比较文明、理智。但是宇宙之大,无奇不有。偶尔也有那么一些鲁莽,甚至主动挑衅的外星人。

我们曾经报道过几起和外星人的搏斗赛,大多数情况下,外星人要么使用心灵控制术,要么人数占优,并且控制了局面。但是有一场比赛,外星人输了,而且这次外星人还拥有,类似《星球大战》里面的“原力”控制能力。

皮拉苏农加(Pirassununga)畜牧学研究所的农民雇员路易斯(Luiz Flauzino de Oliveira)拥有接触几个外星不良少年的经历。

皮拉苏农加是巴西圣保罗州的一个市镇。

路易斯总是早早醒来上班。1969年2月12日,早上4点40分他起床,去了稻田。5点40分,当他靠近种植园时,听到左侧树林里发出奇怪的声音。

此刻,走在路上的他,正悠闲地用水烟壶抽一根香烟。突然,他觉得身体一侧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拽动了一米多。他试图用赤脚在地面上支撑,以防止摔倒,但是不能。

他趴在地上,看了一眼攻击者:两个1.2米高,拥有不对称的眼睛——左边比右边高的怪人。他们长着胡须和很长的黑发,穿着短裤,白色衬衫,无扣袖子和小黑靴。脸上和腿部的皮肤清晰可见,外观与人类基本相同。

他被迫迎战。打斗中,他们用一种未知的语言进行沟通。他们在路易斯的耳边来了三拳,但是他无法回敬任何一拳。两个小孩,非常敏捷而且非常强壮。

考虑这种搏击方式无法打败他们。路易斯喘着粗气,将他们压倒在地上,立刻赢得了战斗。惊讶的是,小个子站起来用葡萄牙语说:

“我们走吧……玩这个,我们不行。”

他们从容地走向树林方向,并不是很急迫。

恐慌过后,这名农夫有点火,不服,开始追他们。

“我想抓住他们,将他们的头发上绑在一起。”

但是两人渐行渐远,路易斯始终追不上他们。树林里的葡萄藤缠结,让步行极其困难。然而,小家伙们走得很轻松,并没有被藤本植物所阻碍。一次都没有。

另一个有趣的细节是狗的态度。路易斯的叫做Nervoso,很聪明,很听话。当遭遇战开始时,路易斯指挥它上前,但是Nervoso只是在地上嚎叫和呜咽。当陌生人离开后,它继续在地上打滚,虽然没有嚎叫。

只有路易斯决定撤退时,Nervoso才平静下来,不过依旧头晕目眩,走几步停几步。

路易斯在路上遇到了老板Waldir Couto先生。他立即把他送去城市并向警察局报到。

在中途,UFO研究者克劳德博士找到了他,他已经知道这件事。

他在警察局讲述了故事,并与克劳德博士和其他五名警察一起回到战斗现场。

警察发现,由于葡萄藤的缠结,只走了8米,就再也无法深入丛林。

事发一个月后,狗狗Nervoso去世了。活着的时候,它避免路过事件现场,它会绕道过去。

路易斯的妻子,一名淳朴的农妇回答:

“路易斯通常在早上五点钟前离开,平常只在晚上才回家。那天他所有的肌肉都很紧张,耳朵是红的,好像挨了几个耳光一样。”

编者:这些外星人能够隔空打力,并且不受稠密3D物理规则限制。这起案件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在6天前,即2月6日上午,当地也发生了另外一起接触案,和这几个外星人相貌几乎一样,也展示了魔幻一般的“原力控制术”。

这名农夫之所以挨揍,和六天前的接触有关系。

1969年2月12日皮拉苏农加一名农夫遭遇几名外星人无端袭击。这些外星人有一个醒目的特征:拥有不对称的眼睛——左边比右边高。而这些奇怪的生物在稍早些时候,在当地也出现过。这些外星人的袭击,是有原因的。

皮拉苏农加是巴西圣保罗州的一个市镇,靠近西北边。

1969年2月6日上午七点半,一个明亮的物体从天而降,落在了800米外的丛林中。

19岁的少年,蒂亚戈-马沙多(Tiago Machado)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龄。邻居认为这是一个反光材料的降落伞,不过有人认为这是一个飞碟。但是说归说,也许是恐惧,没有人想陪蒂亚戈一探究竟。他脖子上挂着一副双筒望远镜开始冒险之旅。他走进了灌木丛,很难搞清楚方向,不过好在,远方观察者向他呼喊,指引正确的方位。

蒂亚戈

走了一段路程,蒂亚戈决定向他的朋友弗朗西斯科汉瑟(Francisco Hanser)求助,因为他就住在附近。于是两个小伙伴搞到了一起,一个沿着灌木丛下面,一个沿着顶部,走向共同的方向。

由于植被厚且高,当蒂亚戈发现这个飞碟时(弗朗西斯科还没到),距离只有10米远了。但也只是看见它是圆形的金属体,高度约1.50米。他继续接近,寻求更好的位置观察。

几乎同时,飞船打开了一扇门,两名船员依次漂浮而出,轻轻地落在地上。能看见船内还有两名船员。

他们是小个子,身高约1.50米。他们穿着铝箔衣服,从头到脚覆盖整个身体。在脸部有一个透明的面罩。脸上有疤痕,皮肤光滑,淡黄色,左眼比右眼高。嘴唇薄,扁鼻子,深黄色的眼睛,没有瞳孔。眼睛上方有两条平行的皱纹,没有睫毛或眼睑。



两名船员向前走了3步,然后在距离飞船8米远的地方,双方开始了沟通。他们发出了严肃而嘶哑的声音,声音似乎从面罩上的“旋涡”里发出,“旋涡”会上下移动。

蒂亚戈用葡萄牙语(巴西是葡萄牙语系)问他们是如何来的,其中一个人用手掌做了旋转的动作,用两只胳膊形成了一个圆圈,然后上下移动了好几次。

蒂亚戈从衬衫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并点燃。这时几个外星人都仔细观察,互相看了看,说了几句话。接着,蒂亚戈拿起那包烟(里面有14支),扔进了外星人的方向。

扔的一瞬间,其中一个外星人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蒂亚戈,香烟在腾空,他伸出了手,似乎有点点远,当距离手掌外大约10厘米时,香烟改变了飞行轨迹,向他手掌飞去,被他“摄入”了手里。然后,他把整包烟放在胸前,犹如魔法一般,香烟消失了。面对这个事实,两个外星人笑了,露出了奇怪的黑色牙齿。

魔术表演之后,这两个外星人更加自信,向蒂亚戈迈近了一步,蒂亚戈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为了表现出良好的意图,蒂亚戈从脖子上取下双筒望远镜并放在地上。惊恐的船员退了四步。看到这个,蒂亚戈只好又把双筒望远镜拿回来,挂在脖子上。在那之后,两个外星人再次接近。

然后,外星人尝试了一种新的沟通方式。他们开始说话并做了大约15分钟的手势。

这时传来,弗朗西斯科大声呼叫蒂亚戈的声音,似乎惊吓了他们。他们背对着飞碟,慢慢退缩。接着,他们跳了起来,翱翔在空中,一个接一个地飞进飞船。

最后一个外星人,进门的瞬间,胸口还露在外面,手指出现了一个蓝色火焰,一挥,砸中了蒂亚戈的右大腿。

蒂亚戈感到刺痛,全身有缩紧的感觉。飞船从地面上升约2米,然后默默地消失。那一刻,蒂亚戈失去了知觉。一小时后,当他醒来时,他已经在医院了,大腿还在疼痛。

对飞碟着陆点考察发现,植被被揉成直径为4米的圆形,并且地面有3个孔,对应于三个支撑架。



那天,蒂亚戈一直干渴,喝了3到4升的水并昏睡了很久。接下来几天里,他仍然大量饮水。

那天,蒂亚戈的母亲,玛丽亚·多斯桑托斯女士也看见了飞碟的降落。大约30或40分钟后,一个男孩(应该是弗朗西斯科)跑来,疲惫地告诉玛丽亚,蒂亚戈正在山顶上死去。

玛丽亚和另一位邻居,在男孩带领下来到了丛林。发现他躺着,睁着眼睛,脸色苍白,大汗淋漓,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水,水,水……

警方接到报告,将这名年轻人送往医院。玛丽亚说,可怜的孩子,之后连续三天没有吃饭,只喝水和睡觉。

6天后,这几个外星人袭击了这个畜牧学研究所的一个男性雇员。有趣的一个细节,今天文章中,蒂亚戈扔了一包香烟给他们,而农夫路易斯被袭击的时候,也正抽着烟。似乎外星人对香烟非常不满(根源还是蒂亚戈的不恰当沟通方式,展示了人类丑陋的习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