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案例】美国女孩和她的外星人“朋友”

一九九八年秋天的一个晚上,夜幕笼罩着美国肯塔基州东部的一个名叫阿吉莱特(Argillite)的小城。大约十点三十分到十一点之间,当地的一位年值三十七岁的妇女戴碧.雷纳德(Debi Reynolds)开车到离家里不远的一个山上去看月蚀。到达山顶刚出车门,充满淡淡月光的天空突然变得漆黑一片。随后地上再次出现光亮,但是却比刚才明亮的多。黛碧抬头赫然看到天空中,一个庞大到遮住了整个天空的不明飞行物。据黛碧描述,该物体距离地面大约有五百到一千英尺。那个庞然大物发出的光照在地上,它的底部又能把地面的景象反射进去,她无法看到该物体的边缘。突如其来的变化令黛碧吃惊,但是她也没有感到害怕,正在此时一男一女突然现身,来到她身边。



他们的穿戴很正式,男的穿着漂亮的黑色西装、蓝衬衫、打着领带;女的穿着裙子和深灰色的套装,他们还穿着深色的鞋。黛碧问他们:“你们是谁?”男的回答:“你知道我是谁。”黛碧说:“不知道。”男的说:“你的内心深处是知道的。”黛碧说:“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男的抬头向上面看,黛碧也抬头向上面看,看到大物体下面反射着地面。这时,那个男的又问:“你现在知道我是谁吗?”她说:“不知道,看不出来。”那个男的说:“是我,布莱斯壮。”黛碧一怔,马上哭了,说:“好久不见!”这个名叫布莱斯壮的“男人”正是黛碧阔别多年的外星人“朋友”。“你见过的,只是你不记得了。”布莱斯壮对黛碧说,他想变一个样子看看黛碧是否能认出他来。黛碧说:“我认不出来。”布莱斯壮说:“从内心深处,你认出来了。”这个场面不是科幻片里的离奇镜头,而是黛碧在现实中切切实实经历的真实片段。黛碧于一九六一年出生在肯塔基州阿吉莱特(Argillite)小城。据黛碧的记忆,这是她最后一次和她的外星人“朋友”布莱斯壮相遇。这位美国妇女在外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一生中,和外星人有过多次接触,最早发生在她的三岁童年。

1964年,当黛碧只有三岁的时候,在一个白天,黛碧正在家里的客厅玩玩具,她的宠物猫突然发出尖叫,黛碧抬头的时候,两个约四尺高的外星人出现在面前,它们一个高一矮,灰色皮肤,眼睛和头非常大。看到他们,黛碧一点也没有害怕。高个子的问黛碧,“我叫布莱斯壮(Blastraun),你叫什么名字?”黛碧回答:“我叫黛碧。”外星人说:“你愿意跟我走吗?”黛碧说:“我愿意。”黛碧回忆道,她感觉他们之间讲话是采用英语,但是她不是很肯定。布莱斯壮可以用思惟传感的方式交流,也可以讲话。

黛碧告诉记者,她感觉他们不用思维传感的时候,就会用英语。黛碧说,因为记忆不是很准确,也可能是另外一种语言。据黛碧讲,朋友告诉她,她在发急的时候就会说出一种奇怪的语言。布莱斯壮把她带出去,在空中飘行到了密执根湖,然后又开始在水上漂流。他们在水上走了很远,然后就开始下降。下降的过程中,黛碧看到周围都是水,她感到非常恐怖,但是她没有湿。她就问布莱斯壮为什么,布莱斯壮告诉她:“因为你的身体被一层空气包围着。”在水中游走的奇特经历使黛碧现在仍记忆犹新,她说:“那是非常恐怖的一种感觉,直到现在我还怕水,不敢再下水,从来不敢去游泳。”他们在水中走了很长时间。开始离水面近的时候,水中可看到有光线,随后逐渐变暗,愈来愈暗。记不清过了多久,渐渐看到下面出现光亮,慢慢的越来越亮,再往近走的时候,眼前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城市,这个城市大得看不到边缘,但是她能看到它是被水包围着,就像是在一个巨大的水泡里面。

黛碧右腿的膝盖下面大约1/3处,有一处颜色略深的区域,是外星人给她植入小玻璃片的地方。他们进入了城市,黛碧说,进入到城市的过程她没有记忆。

黛碧印象中的城市很大,似乎建在巨大的岩石岛屿上。城市中没有水,但是当她向上看,上面到处是水,但是渗不进来,没有看见玻璃,水里的鱼清晰可见。城市里有很多金属建筑,建筑的形状各式各样,圆形、不完全圆形、方形等等,具体的记不清了。窗子也是各种各样的形状,但是都没有玻璃。

城市里有很多外星人,有的在工作、有的在说话、有的在玩,到处都是,就像我们人类的城市一样的景象。他们进入一个大楼,楼门也比较特别,里面也是亮堂的,但是不清楚光源的位置,整个城市的亮光也都不知道光源在哪里。楼里有很多外星人和地球人,地球人都是和她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大约有十个左右。他们在那里说话、玩耍。楼里有食物,一些食物就像我们吃的东西一样,也有一些和我们吃的不同,是一些奇怪的水果、蔬菜、肉一样的东西。外星人给这些地球孩子吃东西,还有糖果。黛碧还经历了身体检查,地球儿童们轮番走过一处发出特殊光线的地方,还曾经躺在那里,一个像探头一样的装置在空中飘来飘去。

布莱斯壮它们给黛碧腿上植入一个很小的钝边三角形黑色玻璃片,指甲一样的厚度,大约有八分之一英寸宽,周围还有点线组成的花纹,就像装饰品一样。他们把玻璃片安置在黛碧膝盖以下小腿前面的部位,没有疼痛感。随后不久,黛碧就在自己的房间里了,仍然是白天。不过黛碧对于她是怎样回来的,没有任何记忆,只是隐约记得整个过程大概经历了两、三个小时。黛碧的妈妈以为她睡着了,黛碧和她讲述刚才的经历,妈妈觉得她是痴人说梦,并警告她不要和别人说。黛碧回忆,在六岁那年,再一次被布莱斯壮和他的“妻子”带到“泡泡城”。那天,黛碧正在家中的客厅里被叔叔欺负,布莱斯壮来到她家,把她带走了。她的叔叔却看不见这些外星人。黛碧还记得,这次布莱斯壮把她带走的时候,她家里同时出现了一个和她长得很像的人,做她的“替身”,在她的家里玩。黛碧说:“这样我的妈妈不会知道她的女儿消失了。”从那以后,每隔几年,布莱斯壮就要来找到黛碧,带她到“大水泡”里去玩,然后再把她送回去。整个经过大约历时几个小时。在黛碧小的时候,布莱斯壮来的比较频繁。

在第一次从“泡泡城”回来后,一天夜里,具体时间记不清了,黛碧突然醒了,看到一条蓝光从天上照到植入玻璃片的地方,从那以后,每过几年就会有光从天空照到植入玻璃片的地方,黛碧对细节的记忆都很模糊。在92年,玻璃片还给黛碧的丈夫带来一次厄运。黛碧回忆到, 一个傍晚,她和丈夫到朋友的农场看月亮,他们到小水塘钓鱼,黛碧的丈夫在钓鱼,而黛碧在旁边玩弄一块钻石。忽然丈夫告诉她,看到一个光束从天上照过来。黛碧抬头的时候,看见天空中照来大约一英寸宽的光到植入玻璃片的地方。紧接着黛碧就失去知觉,醒来后看见丈夫在哭,黛碧奇怪的问他为什么哭,她的丈夫告诉她说,刚才他们被奇怪的生物劫持到不明飞行物上,奇怪的生物往他的眼睛、鼻子、生殖器等处塞金属的东西,折磨他,他感到很痛、恐惧。黛碧告诉丈夫,她什么也没有经历过,不过此时天已经亮了。不久,黛碧把玻璃片取下放在一个小瓶子里,密封好存起来。大约过了一年,当她想拿出来做化验看是否地球的玻璃时,小瓶子里的玻璃片不翼而飞了。她的丈夫说从没动过瓶子,自此之后再也没有见到那个玻璃片。

黛碧身上还发生过和神奇玻璃片有关的另一件事,黛碧身上长有很多雀斑,但是,她很小的时候就发现,其中长在胳膊上的一个雀斑很特别,和别的都不一样,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黛碧想把它抠掉,但是每次都未能如愿。后来她找医生,医生说这是痣(Mole),没有什么特别。大约在02年,这个特殊的“痣”突然消失了,而其他的雀斑还在。在她的记忆中,在多次造访水下城市后,她还有过几次进入外星飞行器的经历,不过每次都记忆不深,好像被抹掉了。唯独一次在大飞船参加派对还留下一些片段,但不记得是哪年的事,特别是出入飞船的中间过程也都很模糊。黛碧说,过去也经常出现,对于自己的经历,有的时候记得很清楚,而有的时候又很模糊,她也怀疑有些接触可能是在她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的。那次在飞行器里面有很多人,空间很大,外星人很多,也有很多地球人。他们在里面交谈、听音乐,像在开一个生日派对,他们彼此都认识,不论是地球人还是外星人,都是以前认识的人,这次在飞船上,黛碧和老相识史蒂夫(Steve)交谈。她说:“我走的时候,他还在那里。”黛碧说,每次她和外星人遭遇,聚集在一起都是完全一样的一些人。黛碧感觉布莱斯壮在外星人的“社区”中就像是一个小头目,或者是上尉之类的。他有一次问布莱斯壮为什么会这样,布莱斯壮回答说:“每次都是我召集的,把大家找来聚在一起。”不过这样的聚会在黛碧年轻的时候比较多,随着渐渐长大,和她的外星人朋友的接触也日渐减少。特别是到了90年代,已经有很长时间和布莱斯壮失去联络,直到98年出现本篇报导开头出现的那一幕。

黛碧回忆道,在山上经过短暂交谈后,布莱斯壮就带她飘进飞船。进去之后,布莱斯壮和那个女人都变回外星人的模样。飞船很亮但没有灯,也看不到光源,里面非常大有很多房间,地球人和外星人也很多,有人在说话、有人在吃、有人在工作。大约有十个左右的地球人,依旧是原来她见过的那些人。

在飞船上,布莱斯壮给黛碧看了太阳系、地球的照片,然后给她看了一些非常悲惨的照片,严重污染的环境、战争、缺水、资源浪费、从来没见过的奇怪动物、非洲人在贫困中生活等等。布莱斯壮一边给黛碧看照片,一边解释说地球人应该重视环境,减少污染和浪费,还劝黛碧不要做一个污染环境者。看了这些,黛碧感到很悲伤,伤心地流了泪。然后布莱斯壮又给黛碧看了一些美好的照片,一些漂亮的场景,那些地方有干净的水,人们很健康,他们彼此善待,黛碧看了之后,心情好了许多。在飞船上,黛碧也看到了另外一些种类的外星人,其中一种至少有七个英尺或更高,但是非常瘦看起来就像篮球运动员。棕色头发白色皮肤,看起来很漂亮。还有两、三个另一类外星人,像蛇一样的花色皮肤,像工程师一样操作一些仪器,黛碧和他们之间没有交谈。

大飞船上有很多食物,很多没有见过的奇怪水果和蔬菜,也有像肥肉一样的东西,还有一些像昆虫一样的活物。她吃了一些人类食物。而那些奇怪的食物,外星人告诉黛碧,有些她可以吃,有些不能吃,否则要生病。过了一会儿,外星人把黛碧带到一个大房间,大房间里大约有五十个很像人类的婴儿,但是又不一样。脸部、嘴、鼻子、耳朵像人类,但是头和身体都是外星人的结构,很瘦高,约二英尺长,无毛发,生长程度感觉像人类六到九个月的婴儿大小。这五十个婴儿都是一类的,但是每个婴儿的特征又不同。然而有三个婴儿长得很像,外星人给黛碧递过类来这三个婴儿中的一个。黛碧清楚记得,当她一碰到这个婴儿的时候,立刻感觉到那个婴儿是她的孩子,非常强烈的感觉,黛碧就哭了,使劲抓住不想松手。外星人把三个孩子轮番递给黛碧,每次黛碧把孩子还给他们的时候,都从内心深处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割走了一样。

黛碧说,当时她想把孩子带走,外星人说她无法养活他们,而她在这里太久则会生病。黛碧说,那些孩子有的在哭,有的发出婴儿似的叫声。他们的叫声很特别,就像猫在打呼噜发出的声音(Purring sound)。黛碧说,朋友告诉她,她自己睡觉时也会发出这种声音。黛碧问这些孩子是谁的,外星人摸着她的头笑而不语。黛碧表示,她自己没有孩子,在见到三个婴儿之前,没有任何母爱的感受。碰触婴儿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母爱感受使她自己都感到诧异。直到后来发生的事让她回想起这个场景,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离开大飞船时,黛碧没有任何记忆。当她恢复知觉时,已经在山的下面了,突然发现自己站在那里。黛碧记得自己的皮卡还在山上,就往山上走去,走到皮卡旁边时,不明飞行物仍然在那里,但是已开始缓慢飞走。在它飞走的时候,黛碧可以看到那个庞然大物的边缘。不明飞行物飞走后,大约是凌晨四、五点钟。从不明飞行物回来后的第二年,即99年,黛碧流产了,她发现下体突然流出血块,但她并没有意识到是流产,到医院检查后,医生告诉她是流产,但是医生并没有找到胎儿,医生猜测可能是黛碧在流血时胎儿随着血掉在厕所里面了。这次流产使黛碧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三次类似的经历。在99年这次流产前,黛碧总共还经历了三次流产,分别是在她24岁、30岁,和33岁的时候,这几次也都是下体流出大量血块,不过她也没有在意,也没有去看医生。99年这次流产使黛碧怀疑那三次流产,孩子都被外星人掠走了。

黛碧还认为,在最后那次外星人带她上飞船的目的,就是让她去看自己的孩子。她表示如果有机会再上到不明飞行物上,还会看到她的第四个孩子。可是,从99年之后,她没有见到布莱斯壮,更没有见到过那个不明飞行物。至于说,为什么飞船上的孩子一半像人类,另一半像外星人,黛碧说,她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她觉得可能是在她要怀孕的时候,外星人用了她的卵植入了他们的精子,然后又利用了她的身体把孩子养到一定程度后,他们就把孩子弄走了。黛碧对此感到很气愤,不过她怀疑不是布莱斯壮所为,而是另外一伙外星人干的。

黛碧在回忆自己的过去时表示,值得一提的是布莱斯壮的“妻子”。在过去的接触中,有的时候是布莱斯壮自己来找她,也有的时候是他和他的“妻子”一起来找她,带她出去玩。布莱斯壮曾经向她介绍,旁边的那个“小人”是他的“妻子”。从黛碧第一次见到布莱斯壮,到最后一次在大飞船上见面这几十年中,布莱斯壮的样子从来没有什么变化,他的“妻子”也是。黛碧说,他们能够变成任何东西出现,可以变成动物或者人类,“他也可以变成你认识的任何人。”他们大体上长得一样,布莱斯壮四英尺高,圆头无发、大眼小鼻、小嘴有牙舌。黛碧记得她小的时候向布莱斯壮做鬼脸,他也回敬她一个鬼脸。他们有四个手指和脚趾,光脚不穿鞋。皮肤很松软,可以捏着提起来,肤色是灰绿或灰蓝。他们身上发出一种奇怪的味道,有点像蛇的味道,也有点像下雨前空气的味道。他们也吃饭,用说话或者采用思维传感交流。

黛碧说,她对思维传感并不陌生,因为她的祖母就有这个功能。布莱斯壮的“妻子”比他矮一点,除此之外,外形上没有多大差别。黛碧认为,他们并不像人类的夫妻,只是挑选彼此,配成一对。布莱斯壮的“妻子”除了比布莱斯壮小,也更加柔和、温和一些,说话的声音也轻柔一些,但是没有明显地球人的女性特征。只是“她”会关心布莱斯壮,他们之间也会互相关爱。

黛碧表示,她曾经问起布莱斯壮为何要到这里来,他回答说,他们是来监督地球的,确信地球没有受污染的影响。黛碧认为,自始至终布莱斯壮对她都很好。她觉得布莱斯壮是来保护地球的。黛碧认为有的外星人不好,想破坏地球,而布莱斯壮一伙外星人是来保护的。黛碧回忆,布莱斯壮对她说:“有一天我们要告诉世界我们是谁,我们还在这里,从来没有被消灭。”他说:在地球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我们证实这一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