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案例】我遭遇的外星人 网友亲历

安妮是一名成都的网友。

2017年7月6日夜,我和女儿洗漱完毕后上床睡觉。尽管是夜里,夏季的闷热依然让我们母女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差不多1个小时过去了,我和女儿还在互相对望,她说妈妈你明天还要上班呢,再不入睡的话明天会迟到的。

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出了:“风扇”!

我下床到客厅去把立式风扇搬到了卧式,终于有徐徐凉风吹来,十几分钟后孩子睡着了。

卧室变得凉快了,但不知怎么回事,我还是睡不着。又一个多小时后,直到在外面喝酒的先生回来,我还十分清醒。

先生说:“都晚上12点过了,你还不睡”?

我回答:“我睡不着,干脆我吃片安眠药,好睡觉”。

吃完药回到床上,听着先生在浴室里洗澡,然后回到他自己的卧式睡觉,大家习惯了不关卧室门,一会儿我听到了他的鼾声。

我心里乱七八糟的,失眠带来心烦。一闭上眼睛,脑子里立刻闪现出无数的画面,有几何图案的,有绚丽色彩的,有立体物体不断变幻的,有长着奇异植物和奇异鲜花的,还有光和石头的,以及一条无始无终飞不到尽头的洞。所有的图案都比秒速快得多地进行着图像、造型和色彩方面的变幻,美不胜收,无始无终地创作出和发展着。每天头脑中都闪现着图案。也许每个地球人都这样,不然科学家怎么会认为现实是由梦想创造的。

图案太多了,还是想想花儿吧。头脑中最初出现的是一小丛开着浅浅的紫色小花,很快花儿怒放着蔓延开去,越扩越大,弥漫到整个山谷,直到整片深林都开满了浅紫色的花儿。太壮观,太美丽了!

还是睡不着!我摸出了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2017年7月7日03:12。一定要让心静下来,我告诫自己。

就在这时,卧式的窗玻璃微微地抖了一下,很轻,我还是感觉到了,侧过头去瞟了一眼……..

一个高大的黑影,一个人形的黑影出现在卧室靠近窗户的地方。

我吃了一惊,头脑嗡的一声大了,一片空白,心跳加速,几乎崩溃。

“这也太灵了吧,才说了三遍,而且在我清醒的时候,我还从没经历过”,我心想。

但同时我马上告诫自己:“镇静!镇静!你刚说过你已经准备好了。不要做女儿给你讲的“叶公好龙”故事中那个胆小的叶公;你已经没有退路了,面对吧!况且你是上帝的女儿,有什么好怕的。”

一下子,心静下来了。

不容我再思考,他已经瞬间移动到了床上,悬浮在蚊帐内的上方,和我保持着平行,距离我至多只有1-2尺。

外貌比较接近这张照片,下巴要更尖点。

我看着他,他也毫无表情地看着我,如此近距离的观察我反而平静了,我想我这一生所遇到的奇特经历就是死也值了。我想动一下,才发现手脚和身体丝毫动弹不了,唯有头部可以活动。

他深灰色的皮肤,皮肤的颜色像陈年暗淡的老苔藓,没有光泽;眼睛很大,比我们的眼睛大很多,他从不眨眼睛,看人就是目不转睛的;头上不长头发,他是光头;这时,他又从上方降了下来,几乎挨着我的脸。我看清楚了他的脸形上宽下窄,有着尖尖的下巴,像明星们做的锥子下巴一样,尖尖的;脸颊很瘦,颧骨高耸。脑门宽点,但,头顶的中间凹陷了一些下去,这样使得他的脸看起来像一颗稍长的心形。他的身形很长。

我肯定我发出了声音问他问题,因为我能听见自己大声说话的声音,我希望借此惊醒我先生,但我又不想惊醒孩子。

“你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一些事?关于宇宙、地球、还有我们生命的起源?”我说,“我不怕,我很平静,知道吗,不管你是谁,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天父说过要爱,所以,我爱你”。刚才还动不了的手,这时居然能举起来了,我用手指做出了一个心形给他看。

他本来和我脸对着脸,听到我的问话后忽然直立了起来,长长的身体收缩,变得只有2尺长了,他垂直地悬浮在我脚部的上方。他居然说话了,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以正常的声贝跟我说话,说了好大一通话。可以肯定他的声音很年轻,还没有变声,他的声音很好听,清脆悦耳,不带一丝苍伤感,声音富有韵律,好像唱歌一样,带有越南和泰国那种抑扬顿挫的腔调。

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我茫然地望着他,他只得又说了一遍那种抑扬顿挫的语言。

我跟他说我确实听不懂,能否用意念来让我感受他的意思,试试意念?

他垂直地悬浮在我脚边的空中没动,我看着他,他似乎在考虑什么事情。

突然,他一头朝下,瞬间猛地冲了下来,朝着我的腹部一头扎下去,好像要钻进我的肚子里。我吃了一惊,想反抗,但手脚动不了。我十分恐慌,这是什么意思?是想吃掉我还是把我当成寄生体?

我看见他费了很大的劲儿从我的腹部使劲地往里钻,他的头和手已经进去了,他的手在我的肚子里寻找着什么东西,一会转到肚子的左边,一会儿又转到肚子的右边,手不停地翻捡着内脏,留在我体外的他的两只脚也不停地动着。

我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仿佛那不是我血肉和神经长成的身体。

我毫无办法,心里想着,随他吧,我又能怎么样啊!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都接受。

心底的另一个声音又在耳边回响,镇静!镇静!告诉他你的想法,他在你的肚子里能听见。



我大声跟他说,“我不害怕,我相信你对我是友好的,你不是在伤害我而是在帮助我,对吗?告诉你我爱你,耶稣说过要爱。”

我的身体动惮不得,但同时我强烈地感受到了我身体上发出了另一种力量,从他开始钻进我的腹部开始,我的腹部就发出了一股强劲的排斥力,强劲地抗拒他的进入。他越想快速的钻进我的肚子,那股抗拒力就越大,以至于他看起来很累,快要筋疲力竭了。

好大一会他才从我的肚子里钻了出来,平行地漂浮在我的上方。他又变得长了,他望着我,没有表情,用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

我再次告诉他我很平静,我不怕,同时,我想表达我爱你。

他又垂直地立了起来,悬浮在我的脚边,再一次变成2尺长,他悬浮了好一会儿。

突然,他又一次奋不顾身、头朝下地钻进了我的肚子,我看见他又在我肚子里手忙脚乱地忙碌着,两只留在体外的脚也不住地蹬来蹬去,他好像要速战速决一样,两只手不住地快速翻检着内脏。我腹部的排斥力马上也以巨大的能量向外排斥着,就像火山爆发了一样向外喷射,一刻不停。为什么我平时从未感受到过身体发出的能量?折腾了好大一会,他总算又出来了。垂直地悬浮在我膝盖的位置,望着我。

“你不想告诉我些什么吗?”我真诚地对他说,“我相信你在帮我,爱,爱很重要,所以我很平静”。

我的左手可以稍稍动一下了,我想摸摸他的手和脸,但我的左手没有力量,举不起来,只能微微抬起一点。

他看着我,脸上始终没有表情,面孔僵僵的,一直看不出喜怒哀乐。他没有发声,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忽地不见了,消失了,我能感受到整个卧室都没有他的能量存在了。与此同时,我腹部的排斥力也随着他的遁去一同消失了。

他不像人类,人类有血肉有质量,他没有血肉和质量。他可以变幻,变长变短变幻任意形象。他来去自如,突然出现突然消失,瞬间移动瞬间到达。他没有表情,说话不用张嘴,他也不眨眼睛。他更像一个能量体!

“这一切是真实的吗?”我躺在床上问自己,一切发生的太不可思议了!

我想掐一下自己,是不是能感觉到疼,以此来验证自己是否在做梦。手脚和身体还都不能动,我就等着吧。大约过了几分钟,手可以动了,我掐了好几下胳膊,每次都疼,真不是做梦啊!又过了十几分钟,我的整个身体都恢复了过来,我向右翻了个身,面向衣柜侧身躺着。女儿和先生仍然熟睡。可我心潮起伏,难以平静,不竟浮想联翩,这不可思议的凌晨发生了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哪还有心思睡觉。

4岁时见到了3个小灰人,从此以后做了27年星球大战的噩梦,每夜梦中吓得一身冷汗以至于会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睡眠不好精神也不好,老是体弱多病;还有附近的地方,在一阵强烈的阴风刮过以后,突然变成一片火海熊熊燃烧,大火过后又出现大洪水;读高中时梦见过一个神人,她手持净瓶叮嘱我要保护好自己的奶奶;32岁时奶奶离世,3天后的晚上她化成一股很大的旋风破窗而入回来看我,走后又从窗户飞出,而后窗户关闭;近几年来在梦中经历过太阳熄灭,星球末日;还无数次回到前世住过的地方和房子;今天只呼召了3次,在清醒的状态下竟然见到了能量体的生命。

是外星人吗?他在帮助我吗?

三天前我肠胃出血,患了急性肠胃炎,疼痛难忍,精神萎靡,排除的大便是黑色的。因费用太高我没有去住院治疗,只吃了药。

2017年7月7日,我的病好了,虽然这天只睡了3个小时,但我精神很好。

(安妮 2017年7月7日晚上记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