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明飞行物开火 导致一架古巴米格21战斗机空中解体

美苏冷战时期,UFO频繁出没,对两大集团都造成了相当大的困扰。尤其是

1967年,是不寻常的年份,不明飞行物频繁出没,甚至对一些国家的国防安全直接造成了麻烦。



美国空军前上校罗伯特·萨拉斯指出,1967年3月16日自己在蒙大纳州马尔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目击了UFO飞碟。他说:“当时我正在值班,突然空中出现一个不明飞行物,它直接盘旋在军事基地上空,令我们惊奇的是,不明飞行物的出现导致核导弹系统关闭,关闭了10枚民兵导弹。一周后另一个核导弹基地也出现相同的情况。很显然,这种不明飞行物对我们的核导弹武器颇感兴趣,我们无法判断他们来自何处,但我个人观点认为他们并不属于地球。”




2010年9月27日,6位美国前任空军军官和1位前任士兵出席新闻发布会,他们指出大约有120位退役军人可以证实外星人干涉美国核武器军事基地,最近的一次可追溯至2003年。

这几位前任军官表示,自1948年以来,外星人UFO飞碟就曾盘旋在美国和英国核导弹基地上空,并使美国核导弹基地的武器系统瘫痪。

我们之前文章介绍过伊朗空军和秘鲁空军都曾经大战过UFO,而1967年另外一起事件就要严重的多。

1967年3月的一天,位于佛罗里达基韦斯特海军航空站的雷达站“A”支队西班牙语监听人员听到古巴防空雷达管制员报告说有一个身份不明的“飞行物”从东北接近古巴。身份不明的飞机以大约10,000米的高度进入古巴领空,并以接近1马赫的速度飞行。



古巴空军派出了两架MIG-21喷气式战斗机以进行拦截。古巴地面雷达人员将喷气式飞机引导到不明飞行物五公里内。长机无线电说,物体是明亮的金属球形盘,没有可见的标记或附属物。对其尝试进行无线电联系失败后,古巴防空司令部命令摧毁该物体。

长机报告说,他的雷达已经锁定敌机,导弹待发,准备交战。几秒钟后,僚机向地面管制员大喊,长机已经爆炸。

当他镇定下来时,僚机说,现场并没有烟雾或火焰,长机应已在空中解体。古巴雷达随后报告说,不明飞行物迅速加速并爬升至30,000米以上。随后,它朝东南方向南美洲进发。

几个小时之内,该美军雷达基地工作人员接到命令,将所有磁带和相关数据运送至国家安全局(NSA),数据包括测向、测量,NSA以后可能与其他雷达站点的数据结合以对MIG-21飞行路径的位置和高度进行三角测量。

事实上,这群UFO一路从加拿大南下而来,并早早被美国雷达网络观测到。




1967年3月31日,四架身份不明的飞机在加拿大雷达上被拾起,飞越加拿大中部,以极高的速度沿美国东海岸向南行驶,进入弗罗里达州。

1967年3月31日晚上在美国领土上追踪的不明飞行物群的飞行模式的初始轨迹。

迈阿密海岸附近的多个北美防空司令部雷达都在追踪不明飞行物,此刻,民用航空的观察员也已经看到了这些物体,并在当地的商业电台上报道了这一发现。

三架美海军战机从博卡奇卡海军航空站出发,向北行驶。在迈阿密东南部不明飞行物清晰可见。它们绕着佛罗里达海岸。然后,他们急剧向西转,穿过佛罗里达大陆南端的大沼泽国家公园附近的基斯群岛。当战机接近目标时,它们在雷达上消失了。

只有一种PAR(相控阵)雷达还能捕获目标。这种猫猫游戏持续了一整夜。

据报道,在迈阿密的视觉观察包括观察一个大物体和三个小物体。

大约四个小时(大约凌晨2:00)之后,目标在移动,速度增加两倍,大约每小时1100英里。美军启用了其他类型的雷达锁定目标。这一类型的雷达具有将目标的实际声音带回来的能力。

使用该系统可以清楚地听到涡轮螺旋桨飞机,喷气发动机或旋转飞机的轰鸣声。

雷达操作员听到类似喷气发动机的高音鸣叫声,但音调更平滑,音调更高。

此时,UFO显然发现了什么,通过某种电子对策[EMP电磁脉冲]侦测到雷达,并反击。这导致系统立即过载,并报废。

其中一个不明飞行物在清晨冲向古巴领土。

有报告指出,四架不明飞行物的一架,向南前往古巴。并摧毁了一架古巴MIG-21战机。

而古巴前领导人卡斯特罗也目击过UFO。

他对研究员何塞·路易斯·吉尔(Jose Luis Gil)说道:到了半夜,我们忽然看到某种东西在星星之间飞来飞去。它是圆形的,巨大的。乡村和山脉变得像白天一样被照亮。



卡斯特罗的目击发生在1958年或1959年。

时至今日,一些人声称UFO是漂空气球,或者其它自然现象。由于美苏两国冷战期间对此误判加敌对、猜忌,进行了放大。形成了一种耸人听闻的社会氛围,并演变为都市传说。如今对不明飞行物的研究更是无用功和笑话。



然而一份由美国国家安全局解密的文件显示,早在1952年末,中央情报局局长沃尔特.B.史密斯起草了一份备忘录,由他签名,送交前任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该文件显示,CIA已经审查了不明飞行物的现状,这些飞行物在媒体引起了了广泛的猜测,并一直是政府组织关注的主题:

“基于政府的立场。航空物体不再依赖于平民报告的可信性,但是记录在科学家、军事人员、情报分析员、执法人员和其它可靠和负责人身上的,超过三千页的证词,这一压倒性的证据表明,确实存在不明飞行物。其中一些是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非对流飞行器,其性能超过出了当今技术发展的范围。我认为这种情况可能会对我们的国家安全造成影响。”



对UFO态度大转变的科学家也不少。例如约瑟夫·艾伦·海尼克(Dr.Josef Allen Hynek)是一位美国天文学家和UFO学家。他因为对不明飞行物的研究而闻名于世。曾经担任美国空军的科学顾问20年之久。参与了《蓝皮书》计划。美国空军选派他参与UFO调查之初,如同时代大多数科学家一样,也对UFO嗤之以鼻。而美国政府的目的,也是通过科学家对UFO进行辟谣。这位老兄曾经将某件UFO案件解释为沼泽气,变成了至今国外UFO迷的一个口头禅。然而真正接触了大量可信案例后,为了捍卫学术尊严,他态度转变了,变成了UFO的坚定支持者。



著名日裔物理学家,弦理论先驱者,UFO研究者,加来道雄近日在西班牙UFO大会说:如今已经接近承认UFO的转折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