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因为滥用 我们摧毁了两颗恒星和一颗行星 Avis家族接触案例

  外星人向接触者说:由于滥用、被污染和其他自然原因,他们失去了两颗太阳和一颗行星。

  50年代开始流传的“费米悖论”写道:如果外星人真的来访我们,...为什么我们无法看到他们?它们是否真的存在,还是幻想?

  很多主流科学家擅长重复“费米悖论”,以嘲笑公众在相关问题的无知和捍卫自己小圈子的权威。

  实际上“费米悖论”最大问题在于,忽略了人类在当前科技能力下,观察手段的不足。他们认为为什么看不见外星人?第一、肉眼看不见。第二、无线电等探测手段看不见。这是对自己探测手段缺陷的无知,并将无知放大为现实,并推论为一个结果。直到成为主流科学家的一个护身符。

  人类在50年代之前就有大量关于UFO的目击报道和记录。费米在构思之前,显然有意的回避了这些可能的存在。如果他眼界稍微开阔点,即便无须知道罗斯维尔事件,基于全世界媒体的报道,他也不应该匆忙建立,“我们为什么无法看见他们”的推论基础。

  直到今天,天文学家也没有发现有价值的外星电子信号。除了极少数敢于抛弃偏见,另辟蹊径的人。比如我们之前介绍的,上世纪70年代,利用石英生物信号传感器发现外星信号的电子工程师劳伦斯(L.GeorgeLawrence)。

  即便到了21世纪,相当多的主流科学家依然有意的回避各种客观存在,或嘲笑或抨击。然后,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大量客观存在逐步溶解这些坚固的偏见,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开始严肃看待,并开始探索外星文明。

  今天,我们将为大家介绍一篇精彩的接触案例。大概是目前我们介绍的案例中,含有最多科技内容的案例。吃瓜群众可以搬好小板凳,一睹为快了。

  大伦敦Avis家族的绑架事件,发生在1974年的某个夜晚。这个英国家庭探访了附近的亲戚后驾车回家。出乎意料地穿过厚厚的绿雾后,他们丢失了3个小时的时间。

  这个案件,可能是所有英国案件中最重要的案件,发生在1974年秋天,但直到1977年8月它才被曝光。



  他们在Aveley镇附近的乡村道路上驾车时发生了这一事件。距离伦敦市仅21公里,在今天称为大伦敦的地区。

  这个家庭组成:丈夫,约翰,32岁。妻子,Elaine,28岁。三个孩子:Kevin,10岁。Karen,11岁。Stuart,7岁。

  John和EIaine是伦敦东区Stratford的当地人。

  约翰是一个优秀的木工和建筑工人。他理智,开朗。拥有典型的伦敦口音。他讨厌官僚主义,势利者和富人。

  EIaine,是一个安静的女人。她从事会计工作,直到成为家庭主妇,照顾她的丈夫和三个孩子。

  1974年10月27日星期六,John,EIaine带着孩子们去了EIaine的父母家,他们住在埃塞克斯郡的哈罗德山。

  晚上十点左右,开始返回。他们沿着Hornchurch以南的HactonLane的路线。

  其中两个孩子Karen和Stuart在后座睡着了。Kevin醒了过来,看着窗外。这是一个好天气,一个美丽的夜晚。非常清晰,干燥,温度舒适。

  突然,Kevin把他父母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路边的一盏灯。一个虹彩的淡蓝色和椭圆形的光,类似“大星星”。

  “大星星”似乎和汽车一样朝着同一个方向行驶,并且“陪伴”它到了一条称为AveleyRoad的道路上。

  在攀登斜坡后,道路向右转。前方不到30米,部分路段,有厚的“绿色气雾”,非常厚,形成一个高约2.50米的墙。雾墙的上部是平的,其下部坚固。

  收音机开始受到干扰,然后约翰关了它。车灯也熄灭了,汽车以30英里以上的速度进入雾中。车子猛烈地摇晃着;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迷雾。不过,作为英国人,他们是迷雾中的“专家”!

  看似只有几秒钟之后,他们走出了迷雾。

  当他们继续回家时,头脑有些模糊,但他们确实记得Kevin仍然醒着,另外两个孩子睡着了。

  到家后,EIaine看了下时间,非常惊慌,因为正常时间应该是10点20分,然而已经到了早上一点钟。

  他们对失去了三个小时没有找到任何解释。

  他们不知道这三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他们总结说最好忘记它,再也不提它了。

  约翰和EIaine明显感觉到巨大的疲劳,另一方面,三个孩子像往常一样上学。

  奇怪的事件后,Avis家族发现周围出现奇怪变化。例如物体消失,门自己打开和关闭,“薰衣草”味道突然充满了房子等。

  约翰无缘无故地感到紧张。正因为如此,约翰不得不离开他的工作。从那时起,他创造能力涌现,希望能够成为一名艺术和手工艺教师。

  在遭遇之后,家庭成员开始停止吃肉,他们甚至无法忍受气味。认为不应该杀死动物吃它们。

  他们也非常小心不吃含有染料,添加剂或其他人造物质的食物。

  约翰在此之前每天吸60至70支香烟,突然停止吸烟。从那时起他就没有吸过一根烟,而且烟草的气味使他烦恼。

  另一方面,约翰避免任何向孩子大喊大叫,总是温柔地对他们说话。

  1975年或1976年的一个不确定的夜晚,Kevin说他看到一个“男人”站在他的床边,打扮成一个小丑。他不记得更多细节。

  编者:另外一个接触案中也提及,外星人可以脑控思维,让目击者以为见到的是一个小丑。

  1974年10月27日这一令人难忘的事件不久,约翰驾车,看到一架飞机后面跟着一个巨大的银色哑光圆筒。这些“天空中的灯光”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了家庭的好奇心。

  在事件发生之前,其成员都没有读过关于不明飞行物或相关现象的书籍。

  此外,夫妻两人还有奇怪、反复出现的梦。记得遭遇了“侏儒”或小而“丑陋”的生物。还记得,胸部被触摸和被做测试。

  这些重要的“梦境”,以及“遗失时间”和遭遇绿雾,促使夫妻决定寻找催眠师帮助,进行回归训练。

  UFO研究者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其中包括几位医生。包括:伯纳德·E·芬奇博士,一名普通医学专家。伦纳德·怀尔德博士,催眠学家,拥有超过20年的催眠经验。

  1977年9月25日星期六,在芬奇博士住所开始催眠。

  由于整个催眠过程比较繁琐,所以我们只推荐一些有趣的片段。

  在让约翰陷入催眠状态后,医生进行了通常的手臂悬浮运动。之后,回溯到了约翰童年,让他在13,11,8和3岁时停下来。每一次,他的声音听起来都更幼稚。

  然后他将约翰的生命继续前推,让他重温了前世的一段时间,重温了十九世纪的人生。然后怀尔德博士把他带回今生,让他复活,回到遭遇绿雾的时间点。

  催眠师:你进入雾中,然后是什么?

  约翰:在一个大房间......汽车在里面。两个孩子都很好,在睡觉。没有必要担心。

  催眠师:你能形容众生吗?

  约翰:他们很高,而且和平。

  催眠师:你看到他们的头发了吗?

  约翰:不,我没有看到他们的头发,因为......他们穿着连帽服。

  催眠师:皮肤颜色是什么?

  约翰:非常......非常......白。

  催眠师:眼睛颜色?

  约翰:粉红色。

  催眠师:他们说英语吗?

  约翰:他们没有说话......他们没有用言语......但我理解他们所说的话。

  催眠师:这个地方的内部如何?

  约翰:没有灯光,灰色,不是很明亮......非常安静。椭圆形。非常大,没有门。

  催眠师:有家具吗?

  约翰:没有。只有一个台子。

  催眠师:他们是由什么组成的?木头?金属?玻璃?

  约翰:他们不软也不硬。很特别。

  催眠师:你怎么了?

  约翰:他们在我身上移动一根粗棒。

  催眠师:给我描述一下。

  约翰:一个钢琴杆,大约75厘米长,25厘米宽,不是很厚......他们把它移到了我的身上。

  催眠师:发生了什么?

  约翰:我看到......振动。

  催眠师:呼吸怎么样?你能呼吸吗?

  约翰:实际上,我不记得了......

  催眠师:你有提问题吗?

  约翰:我问他们......来自哪里,他们给我看了......一张不是地图的地图。

  催眠师:什么意思?

  约翰:线条,数字。弯曲和波浪形状。

  催眠师:他们告诉你他们来自哪里吗?

  约翰:我只记得Phobos。

  催眠师:Phobos?你对Phobos有什么了解?

  约翰: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催眠师:你认为Phobos是什么?

  约翰:我不知道。

  催眠师:你问过他们Phobos在哪里?

  约翰:他们教我......我知道......他们教我......东西......土星。

  催眠师:他们教过你关于土星的事吗?

  约翰:有可能,或多或少地描述它们的位置。

  催眠师:他们告诉你他们来自土星吗?

  约翰:不,不,他们说...让我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旅行的速度非常快,几乎是即刻的。

  催眠师: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你没有问过他吗?

  约翰:非常非常......我无法理解。它与...粒子转换有关。

  催眠师:你谈过离子吗?

  约翰:我想是的,我记得离子......电子和其他东西。但我不记得了。

  催眠师:告诉我你在船上看到的那个矮小生物。你说它与其他生物不同。他是负责人吗?还是为别人服务?

  约翰:服务,我认为他们是仆人......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但没有大声的噪音。

  催眠师:那些生物有胳膊和腿?

  约翰:我不记得了...。

  催眠师:那些高个子怎么样?

  约翰:他们有胳膊和腿,但似乎没有关节......

  催眠师:你能和我谈谈小生物吗?他们怎么穿的?

  约翰:只有皮肤。没有服装。

  催眠师:你想提一下船上发生的事吗?

  约翰:他们说他们需要我们......他们是我们。

  催眠师:他们是我们。告诉我更多相关信息。

  ......(约翰沉默了一分多钟。)

  催眠师:先生,你能描述一下这次经历之后发生了什么,以及是如何从雾中走出来的?

  约翰:我记得在森林里回家,然后车震了......一切都很正常。但我们都非常害怕......我们立刻回家了。回家后发现时间晚了很多。

  催眠师:它应该几点了?

  约翰:十点半,......我想观看一个电视节目......我错过了。

  催眠师:这是什么节目?

  约翰:我不记得了。我想是喜剧。

  催眠师:非常好。现在休息,约翰,放松一下。

  编者:Phobos,是火卫一,福博斯。在我们之前介绍的厚发系接触案例中,外星人提及它是中空的,并且是人工建造的。

  怀尔德博士慢慢地将约翰从催眠状态中解脱出来。这次催眠非常重要,只是发生的事情的一小部分。




  他们是我们,适用于各种各样的解释(也许他们是我们遥远的后代,即“未来的人”)。

  第二次催眠,约翰说他记得他在1640年以Dayliss的名义耕种了一块田地。最令人惊讶的是,那一刻他用英国乡村的粗鲁方言说话。之后,约翰被带回到1974年,并再次要求重温他与绿雾的相遇。

  又回到他正常,带着典型的伦敦口音。约翰然后讲述了当他们进入迷雾时发生的事情,他看到一道光线穿过雾。这条光线是白色的,他看到自己用这种光线上升。下一刻,他们都在一个大房间里。

  约翰然后叙述了他是如何接受检查的。

  催眠师接着问,外星人来自哪里?回答是:“这毫无用处(告诉他他们从哪里来?)。知道他们来自哪里对我们毫无帮助。”

  随后问他船上有多少种生物。

  答:一个人......和审查员。

  问:你能描述一下吗?

  答:比我们小......

  问:他有嘴吗?

  答:是的,但不像我们的。他检查了我......他操作机器。

  又问了一些高大的生物的问题。他说他们比他高,大概1.97米的高度。

  “他们没有嘴......他们不需要它。或者他们没有可见的嘴巴。”

  随后要求约翰描述他的推进系统。“它非常复杂,”他说,“但我记得磁性离子......旋转创造......旋转创造..................

  问:旋涡?

  答:是的,一个漩涡,0创造一个漩涡,推进,......

  在关于船舶布局的几个问题之后,问他有多少人在船上,他回答说他相信还有更多,但他只与三人接触。在这三个中,只有一个与约翰交流,回答了他提出的所有问题。

  询问了一些关于星图的问题以及他们选择绑架的原因。

  答:这不是一次访问,他们总是在这里。

  问:但为什么他们来这里?

  答:观察和指导

  问:他们来自哪里。

  答:他们没有必要说出来,并补充说他们没有必要回到他们来的地方。

  在这些问题之后,约翰的答案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问题和答案之间的长时间停顿。

  问:如果他们一直在这里。问他在哪里。

  答:他们有不止一个基地。

  问:在哪里?

  ......(没有得到回应。)

  在此之后,约翰不再回答任何问题。然后,逐渐将他从催眠状态中解脱出来,共保持了55分钟。

  催眠后他说,外星人似乎并不在乎谈他的经历,但有些部分属于“审查制度”。

  当被问到这些部分是什么时,他回答说:“当问他们基地在哪里时。”

  催眠是有价值的,开始释放接触者的潜意识记忆。

  更多的记忆:

  约翰有一种生动的印象,看到了自己和他的家人。车似乎在一个巨大的“机库”里。约翰躺在桌子上。在他的头顶上,一个扫描仪式的东西。这个装置在他上方约半米处,

  由圆形杆支撑。这些支撑件沿着位于工作台两侧的导轨运行。扫描仪呈矩形,高度在75厘米至1米之间,4厘米宽。它的下部有一种蜂窝状的覆盖物,发出微弱的光芒。扫描仪需要大约一分钟才能扫描全身,经过时,能受到热量和刺痛的感觉。

  约翰的右边有三个高大的生命,左边还有另外两个小而丑的生物。小家伙似乎是“检查员”,当扫描仪经过约翰时,一名检查员将笔式装置点击他身体的各个部位。该仪器尺寸约为20厘米,直径仅超过1厘米,发出强烈光芒,这根“铅笔”连接在一根电线上。“笔”不会触及皮肤,距离大约一厘米。这导致约翰感觉刺痛和发热。

  小生物,大概1.20米高,穿着白色外套,袖口宽大而宽松。它似乎有点驼背。棕色的皱巴巴的毛发,不仅覆盖头部,还覆盖手部。眼睛大,斜且三角形。浅棕色的鼻子看起来更像是“喙”。嘴是一个简单的缝。尖耳朵,后仰。四根手指的手大而多毛。手指类似爪子。约翰偶尔听到他喉咙叽叽喳喳。

  当扫描仪终于停在桌子的一端时,约翰问高个外星人是否可以站起来。

  回答,它还有一段时间,但你可以坐下来。

  约翰惊呆了,意识到回答不是言语上的,而是心灵上的。然后他坐起来,让他的腿垂到桌子一边。感觉腿部虚弱,没有力量。然后,他惊讶地发现他穿着一件与高大生物相同的服装。似乎穿着“第二层皮肤”,很贴身。然后“检查员”离开了房间。

  约翰可以更好看到高个子外星人。这里是一个约6米长,约4米宽,高约2.10或2.40米椭圆形的空间。墙壁或天花板上没有任何缝隙;非常平滑和柔软,就像气泡内部一样。

  高大外星人,身高大约2米。其中一个,约翰称之为“BOSS”,比他的同伴高约5厘米。

  他们穿着一件无缝接缝的服装。甚至可以覆盖他们的手和脚,并连接一个头部封闭的头罩。脸上可以看到两只比我们大一点的眼睛,有粉红色的虹膜和“乳白色”的巩膜。没有露出明显的鼻子或嘴巴,因为面具遮挡住了脸。

  他们每只手上只有三个手指,肤色非常苍白,几乎是半透明的。他们似乎都没有腿和手臂的关节。约翰想起了“充气娃娃”。当他们移动手臂时,他们没有肘部。

  约翰开始提问,所有问题都得到了解答:

  你们离开飞船后,怎么办?

  “我们使用取景器,”他回答。

  环顾四周,约翰看见一个高大的生物抱着“取景器”。它是一个半球形装置,有两条带子将它固定在头部。约翰把它比作焊工的遮阳板或面罩。浅红色,完全覆盖面部。

  John认为老板是这三个生物中的最高职位者,是他在船上唯一与他直接联系的人。

  外星人说道:我们认为使用取景器并不是很愉快的事。实际上,我们几乎总是通过自己的眼睛看待事物。有时我们遭遇不适合我们眼睛的环境,我们使用取景器,使那里的光适应我们的视神经。

  约翰问:如果是晚上怎么办?

  回答:我们有发光的适配器,提升观察能力。这会改变你们星球居民看到我们的印象。

  约翰问:为什么船上没有颜色。

  回答:对你来说没有颜色,对我们来说却有颜色。我们眼睛的光学单元的结构,不同于您的视神经方式。

  约翰问否可以向他展示这艘船,绑架者回答可以。

  他们朝着墙壁走去,墙上突然出现一个椭圆形的洞,高出一米宽。通过一个“隧道”走了一小段距离,然后通过“类似的门”进入另一个房间。

  约翰认为这是一个休息的地方,包含一些双层床和一张桌子。他们继续穿过房间,隧道或连接廊。

  然后,进入了一个,约翰将其描述为“实验室”的房间。问这是做什么用的,回答:“调查”。

  约翰问他们是否有显微镜。外星人并给他看一个大型设备或模块,其中央有一个控制台。

  这个设备有方形而半透明的面板。一个外星人将一个装有液体的玻璃罐放入其中一个面板中。

  另一个类似的方形面板从顶部滑出,直达玻璃罐上方。然后,这个人触摸了位于面板前面的方形按钮。此刻,在两个面板之间(中间是玻璃罐)出现了蓝光。在两个方形面板上方,出现了瓶子的放大全息图。

  可以从四个不同的角度观察瓶子。他们解释说,这种装置匹配显微镜相同的任务,但它远远优于此。在这个房间里还有其他设备。

  然后,他们将约翰带出实验室,并通过另一条隧道将他带到另一个房间。

  这里,有四个床位排列成正方形。双层床略微波浪状,覆盖着一种材料,似乎是泡沫橡胶。约翰认为这是一个休息的地方,休息时间睡觉。当船舶航行时也会使用它们。每个铺位都有迷你力场,用于抵消转弯和突然的加速。

  离开“卧室”,通过另一侧的垂直管上升。约翰没有解释这种操作是如何完成的。

  下一个瞬间,约翰到达了一个大房间。他立即意识到这是“指挥室”。

  这里有另外四个高个子,坐在一个半圆形的房间操作台前。四人非常忙碌,他们的手在覆盖单元面板上。

  沿着墙壁有各种各样的座位,这些座位都面向墙壁,但约翰确信他们是旋转坐,必要时可以转向中心。

  然后把约翰带到一张铺位上,邀请他坐坐。铺位非常舒适,像是沙滩上的日光浴。它覆盖着微小的气垫,长约2米;。约翰头部约45厘米处高,有一个直径约40厘米的盘状物体,里面有呈八角形排列的奇怪镜面。然后,被告知观察屏幕。令他惊讶的是,前面的墙上投射了二维图像。该图像一米半宽约两米高。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显示数百张图像。平面图,图形和图表。所有这些都是眨眼就闪过,无法仔细查看细节。他头上是一种口头翻译,对每个投影图像进行完整解释。

  有一次约翰忍不住惊呼:

  “这太快了!”

  “不用担心:您的大脑会记住所有事情。”

  编者:这让我想起了,前几天发布的文章:

  【美国案例】08年格拉纳达山外星人绑架案

  里面也有类似情节。

  “他坐在一间陌生房间的椅子上。类似于幻灯片的东西在他面前的屏幕上闪烁。他记得说放映速度太快,他看不清楚。然而,绑架者说滑动节奏“是正确的”。这个细节,看似微不足道,几乎暗示了某种信息传递到人类心灵的某种科学方法。快节奏的幻灯片放映之后,接触者声称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认为掌握了所有的信息。他觉得信息在自己思想中有一种即时的反应和感觉。”

  但是,尽管约翰确实记得一些绘图,但他不记得大部分内容。他认出了我们太阳系的星图和土星的图像,他认出了“土星”,因为它的环。

  他们还向他展示了船的横截面。还向他展示了几张“星图”,其中包括具有不同点连接的线条。在点旁边,他看到了奇怪的标志或字母。

  其中一个外星人告知:

  “图解释了锁是如何工作的,但你没有钥匙。”

  他们没有解释是什么意思。

  约翰记得的另一件事是,在向他展示图像时,反复听到“Phobos”这个词,他不知道什么意思。(那时候,他不知道这是火卫一,火星最小的卫星。)

  给他刷了无数图和“解释”后,约翰被带到了驾驶舱的较暗区域。

  他们让他朝某个方向看(他站着)。

  突然在他面前形成一个场景,毫无疑问是全息图的高级形式。

  外星人告诉他,这是他的星球,在被污染和其他自然问题摧毁后的样子。由于他们的滥用,他们失去了两个太阳和一个卫星。

  他们没有解释滥用是什么。

  全息图显示了一个巨大的灰金属色的锥体复合体离开地面(一个城市?)。背景是山脉。

  天空显示出不同层次的颜色,云层似乎非常浓密和低沉。红色,黄色,蓝色和绿色的诡异色调。在前景中,站着一个中等身材的人物,穿着带兜帽的袍子。他的脸完全是人,尽管他的眼睛是粉红色的。而且看起来好像已经很苍老。

  这个人拿着一个圆形物体,发出红光或黄光。

  他的同伴让约翰接触那个球。他这样做了。

  他的手臂上出现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不记得那个人是谁,球是什么。但是他认为这意味着行星能量的消失。

  约翰认为,他们展示的毫无疑问对他们来说是神圣的东西。

  约翰触球后,BOSS转向他,告诉他该离开了。

  然后说,有缘他们会再次见面。

  此刻,约翰发现自己在车内。一声尖锐的震动,汽车出发了。这就是约翰在船上留下的所有记忆。

  至于他的妻子EIaine,催眠获得的故事与约翰的故事非常相似。此外,记得,当他们进入“检查室”时,她拒绝让其中一名“检查员”将男孩从她身边带走。

  Elaine记得,她想看到家在哪里。获得了肯定。右边打开了一扇窗户或一扇门,可以看到满天星斗。被指出其中一颗星星。“星星”变大了,直到伊莱恩认出:

  它是地球母亲。出现了云层,海洋和大陆。形象继续扩大,直到英国。然后泰晤士河口出现了,然后是灯光,房屋和照亮的街道,然后是她家的房子。

  Elaine不知道它是投影图像,还是望远镜,或者飞船真的从太空走向地球。

  Elaine也被邀请躺在沙发上,快速连续投影。她说:“好像百科全书的内容被吹进了我的脑海......”

  另外,Elaine清楚地记得我们的太阳系地图......有11个行星而不是9个行星。

  他们也向Elaine展示了与老人和发光球的全息图,还邀请她触摸它。

  他们对她说:我们来自这里。这是生命,我们的过去和您的未来以及我们全体生存的种子。请接收它。为您,为您的孩子和您的同伴。

  Elaine记得看到约翰和Kevin也像她一样接触球(另外2个孩子,在车里睡着了)。

  Elaine的故事了不起在于,她是在醒着的状态下完成的,而不是像约翰那样催眠。她丈夫的催眠话语触发了她的记忆。

  然后,她看到了丈夫如何进入车里(孩子们已经在那儿了),车子朝机库的一堵墙驶去,通过时,这堵墙“消失了”。然后恢复到“正常”状态。

  有关船舶和基地的信息

  更多关于“技术”性质的信息。

  绑架者告诉约翰,他们有一台有机计算机,可以在需要时控制船。这是对约翰提出的有关他们是否拥有计算机的问题的回答。

  至于交流,他们会使用自己的话语,这些话语会在我们的脑海中捕捉到转变为我们的语言。沟通不是口头的,而是心灵感应的。

  与人接触时,外星人会探究他的大脑,看是否在情感上会接受。然后他们投射出他们认为最适合其心理和情感水平的图像。并作为未来的基准图像。

  至于“检查员”,他们回答说:“就像你们一样,他们也来自不同的时期。”

  当Elaine被他们外表吓坏时,他们说:“别担心:他们比你更害怕。”

  约翰认为,他们似乎是学生或学徒,专门从事医学和或奴役工作。他确信,它们来自与“高外星人”不同的行星。

  墙壁上的材料似乎是金属和塑料的奇特混合物(可能两者都不是)。

  至于船舶的推进,它有两个系统:用于太空旅行的离子推进装置和用于行星大气内部的磁推进装置。该船被磁场包围,造成了船附近的许多非自愿事故。磁场也可以被引导,从而成为一种非常强大的武器,类似于引导的激光。他们使用这种武器来摧毁导弹并击退攻击。他们使用的这种强大的磁场也可以在他们认为必要时产生光学畸变,甚至使自己看不见。此外,将虚假的非物质全息图像投影到特定点。

  至于他们的基地,回答(令人不安)是:“他们一直在这里”,然后他补充说,他们有多个常设基地。在我们的海洋中有很多的基地,例如在我们称之为“百慕大三角形”的地带。这些基地隐藏在海底,几乎所有的活动都在水下进行。只有在靠近海岸时才会出现。

  总结

  Avis绑架案件,是英国最著名的接触案例之一。看似科幻的情景,可能是真实故事。里面的科技内容并不过于玄虚,以人类目前的科学水平,至少处于可理解的程度。另外这些四肢僵硬的高大外星人,在南美的接触案中发现不少。这支外星人,似乎因为过度的使用资源,导致两颗恒星,一颗行星被摧毁。只能流浪在其他星球上居住。这也证明一个猜想,地球可能有大量的外星人,由于某些原因来此居住。因此地球不仅仅是地球人的。此外,火卫一,似乎也是他们的基地。另外,厚发星系的外星人似乎也知道这个星球是人造的,那么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呢。希望人类能吸取教训,不要滥用资源,落到“流浪地球”的下场。爱与和平,守护未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