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访谈录 》续集《同领地远征军救援任务》 揭秘老子的身份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外星人访谈录》,英文名称:《Alien Interview》。

《Alien Interview》是一名业余作家,劳伦斯斯宾塞在2007年9月14日开始收到由“Mrs.MacElroy”(马克艾罗伊夫人)邮寄的系列资料而创作的小说,据说内容来源于真实事件。



内容结构宏大,震撼人心。很多人称之对世界观影响最大的一本书。以其独特的视角道出对地球,宇宙,人类的发展及其看法。

编者,需要特别指出的《外星人访谈录》所揭露的可能是真实。无论是宇宙和灵魂的关系,生命的播种,还是地球帷幕的现状等等。可信度超过90%。

尚没有看过本书的网友可以访问此链接:

外星人访谈录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2009年出版后,2017年,作者还有一本续集,称之为《同领地远征军救援任务》。



英文名称:《Domain Expeditionary Force Rescue Mission》

叙述了马克艾罗伊夫人返回同领地之后的故事。本公众号特意翻译了部分章节,以飨读者。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作者称《外星人访谈录》是根据真实事件而编写,而续集定位为“科幻小说”。至于真实性,相信读者您自有分寸。

以下为部分章节的翻译。读者感兴趣,可以去亚马逊购买作者的原著。

译者说明:这篇文章里解释了“IS-BE”的含义,《外星人访谈》中文译本,把这个词翻译成“现在-成为者”不能如实反映英文的原意,翻译成“当下存有”比较合适,实际上指不朽的灵魂。英文原文如下:"IS-BE"=the primary nature of an immortal being is that they live in a timeless state of“is”,and the only reason for their existence is that they decide to"be"."IS-BE"=一个不朽的生命具有如此的天性,他们可以生活于永恒的当下状态,他们存在的唯一原因是他们决定如是的存在。但是为了和以前的中译本保持一致,我们仍然把“IS-BE”翻译成“现在-成为者”。以下译文包括四个章节。

ABOUT THE INSIDE COVER ART SYMBOLISM内封图说明



内封图象征着被称为“蛇之兄弟会”(The Brothers of The Serpent简称:BOTS)的秘密星际组织,他们的活动遍布地球。

他们是强大的旧帝国残余组织,他们把地球作为监狱星球已经有至少3万年了。不朽的灵性存有(IS-BEs,为保持和”外星人访谈的一致,下文中将翻译成"现在-成为者”)正以“不被亲近的”或不受欢迎者的名义从这个星系及其邻近的星系中被运送过来,并被非法囚禁在地球上的生物体内。

蛇之兄弟会在地球上建立了虚假的正面文明,并以此来阻止"现在-成为者”回忆起他们真正的起源。

蛇之兄弟会建立、运行了多套电子检测设备,它们被称为电子强制场域(AQERTS:从字面上看,这是埃及的名字,表示“死者的居所”,翻译成:电子强制场域),这些设备遍布整个星系的这一端。这些设备可以捕捉任何在肉体死后试图离开这个空间区域的现在-成为者。

依据绝密抄本出版的《外星人访谈》的记载,在蛇之兄弟会的指引下,旧帝国军队突袭并摧毁了一个位于喜马拉雅山的基地,这个基地可以容纳了3000名来自“同领地远征军”(Domain Expeditionary Force简称:DEF)的外星来者。同领地远征军的军队成员和地球上所有其他所谓的“不被亲近的”囚犯都被强制失忆,并一直被囚禁。公元前5965年,同领地远征军曾经派出了一支部队,到地球去寻找和营救他们失踪的战士。事实证明,这项任务比任何人想象的都更加地艰巨和危险。

有翼蛇类或者龙,是蛇之兄弟会的徽标象征。这是一种地球上几乎所有古代社会都普遍存在的符号,其形式多种多样。

图中的星星象征着蛇之兄弟会的地外力量,它们是埃及和其他古代虚假正面文明的“神”。七种地球宗教的神父或牧师不经意地通过迷信帮助他们维持控制,并被蛇之兄弟会操纵,借助于催眠,将谎言植入人类社会中。

恒星中的圆代表火星。圆圈内的宝石代表了蛇之兄弟会隐藏在地下的运行基地,这些基地远程管理意识催眠活动,用于监控地球上的囚犯。

圣餐杯或称圣杯,是电子强制场域的象征(AQERTS),电子强制场域捕捉地球上所有"现在-成为者”的灵魂,包括那些迷失的同领地远征军的成员,并将他们保持在一种永久失忆的状态,这样就可以将他们囚禁在地球上的生物体体内。圣杯内的符号代表着地球上的"现在-成为者”,包括那些被抓捕的同领地远征军成员。蛇之兄弟会为了阻止"现在-成为者”逃离地球,在这个监狱星球周围建起了电子强制滤网。

编者:有翼蛇类或者龙的LOGO在著名的希尔默接触案中涉及过。

DEBRIEF,SECTION TWO:HISTORICAL SUMMARY PERIOD 1:MISSION OPERATIONS简报,第二部分:历史总结

第一节任务执行

代号162589为同领地远征军侵入任务,在2.0394个同领地远征军任务周期以前就被执行了(公元前8650年)监狱星球伪造的,虚假正面文明地区指挥官“Razar”领导了同领地远征军搜索和救援任务,这个任务是寻找失踪的3000名同领地远征军人员。

特战团成员包括身为军官、飞行员和工程师的Airl,水上部队特战团专家“Le-more”、陆上特战团专家“Rameth”、空中特战团专家“Lathor”和其他相关的支援人员。

他们的策略是利用各种电子装置进行侦察,以发现失踪的同领地远征军长成员的迹象,这些电子装置可以探测搜寻到每个同领地远征军长成员的个体灵魂“签名”。透过围绕着地球的大气层,这些电子设备可以搜索陆地或水下。此类电子探测装置在人类神话中被称为“生命之树”。

编者:在《外星人访谈录》中也提及此事。安努纳奇的生命之树见下图。



在我们对地球的初步搜索中,特战团发现蛇之兄弟会的监工Mastema是地球秘密情报行动的负责人。他也是一个"现在-成为者”,负责监督埃及“金字塔文明”的建设,以及世界各地巨型石碑的建造。这些石头纪念碑没有什么实际的用途,完全不属于本地文明,这些文明中有不少人是被绑架的"现在-成为者”。

这项建造工作在同领地远征军到达3793星系之前就开始了,或许更早,但不会迟于公元前15000年。

这些建筑项目使用大块的本土石材,这些石块被开采出来后,通过空运至施工现场。它们通常是大块的石灰石或花岗岩,重量不一,大小不等,小的有2吨重,但通常超过800吨。他们使用传统的太空船飞跃陆地、河流和海洋,这种太空船装备了牵引式光束发生器。

他们采用光束发生器完成更大的石块的挖掘和成形,而更小的石块则是用手持的电子雕刻枪处理。这与如今墨西哥Hidalgo省Tula市的现代化石料加工厂的工人使用的方法一样。工人们两只手分别持有两个由金属制成的此类工具。带着防护手套的右手手持一个菱形工具,这个工具有着弯曲的下边缘,而左手手持一个电子“冲击机”雕刻工具,这个工具也可以很容易地被用作武器使用。



据当地传说,古墨西哥的神灵们用xiuhcoatl“火蛇”来武装自己。他们可以发射出能穿透和肢解人体的燃烧射线。这两个技术工具与卡拉萨萨亚(Kalasasaya)雕像中的手持物类似,卡拉萨萨亚位于玻利维亚安第斯山脉的Tiahuanaco附近,海拔12500英尺。卡拉萨萨亚的工人雕像与Tula市的非常相似。

蛇之兄弟会的主要建筑结构设计是各种样式的金字塔。在埃及和墨西哥,当从太空中鸟瞰,这些结构在地面上彼此相对,使用维度设计来反映相邻星系空间的宇宙学特征。“旧帝国”母行星的恒星星座,以及地球囚犯们的灵魂所来自的行星,在每一个金字塔复合体的结构中都有显著的特征。蛇、有翼蛇或飞龙的符号或各种象征在这些“伪造”的文明中随处可见,尤其是在埃及、美索不达米亚、中美洲和南美洲。例如,在墨西哥Yucatan北部的Chicken Itza,矗立着一个完美的美索不达米亚风格的通灵塔,它近100英尺高。它被赋予了宗教意义,并被命名为Kukulkan寺庙。它有四个楼梯,每个楼梯有91个台阶。如果算上一顶层台阶的话,总共可以有365的台阶正好等于地球一个太阳年的完整天数。




古建筑的几何设计和朝向都经过了校正,在春分和秋分的时候,光线和阴影的三角形图案结合在一起,给人一种有一条巨蛇正盘旋在北边楼梯上的错觉。每次的幻象正好持续3小时22分钟。

尽管,围绕着这一象征存在着巨大的神话谎言,用以炫耀蛇之兄弟会在地球上的影响,但这是秘密进行的,以免揭示他们的真实身份和其行为的真实本质。

像通常一样,这些罪犯懦夫们不想被发现,以避免对他们的罪行进行审判和惩罚。




在埃塞俄比亚的阿克苏姆,也称阿比西尼亚,蛇之兄弟会还建有用于军事目的类似建筑物。他们所采用的挖掘和建造技术与Puma Punku和Tiahuanaco中发现的技术相同。那里巨大的石方尖塔是古代世界上最高的单块石碑。巨石中最高的一块,已经摔成六块。它高33.3米,重500吨。

同样,在当今的黎巴嫩巴勒贝克(Baalbek)的采石场也堆满了巨大的石块,这些石块的雕刻精度和风格都一样,表明了这些也是蛇之兄弟会所为。在任何情况下,这些结构都是为了创造一种地球上“古代文明”的错觉,而实际上这些都不是地球本地文明。建立亚特兰蒂斯和利姆尼亚(Lemur)文明的早期移民也不属于地球的本地文明,尽管这些东方社会独立存在,但他们依然被蛇之兄弟会“整合”进了行星监狱系统中。

PRISON GUARDS狱卒

地球上“伪造的正面”文明,完全不同于"现在-成为者”所在母星上的文明特征。很明显,蛇之兄弟会担心任何形式的“提醒”都会重新燃起"现在-成为者”们对他们母星的回忆。

最重要的是,蛇之兄弟会不允许"现在-成为者”回忆起他们是谁,或者他们来自哪里。而且,蛇之兄弟会还特别不想让"现在-成为者”们回忆起是谁谋杀了他们,偷走了他们的财产,强加给他们失忆症,并判处他们在地球上永久监禁!为了进一步保证囚犯不会逃离监狱,地球被警卫起来,这些警卫被称为“神父”。

蛇之兄弟会的监工Mastema在地球上培养了一系列的“神父”们来维护金字塔虚假正面文明。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向地球上的"现在-成为者”灌输关于他们是谁、来自哪里以及宇宙本质的虚假信息。

同样地,神父也负责向人类隐瞒正确的知识。“逃跑”或“灵魂自由”的承诺,就像众所周知的胡萝卜摆在驴子面前一样,悬在人类面前。人类被奴役在一个永远的磨盘跑步机上,神父们承诺给“胡萝卜”,但实际却只传递鞭打的痛苦。

地球上从未有过逃脱监禁的“钥匙”。通往自由的道路被电子强制场域重重地阻拦和保护着,蛇之兄弟会强迫失忆/意识控制机制的秘密活动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到了神父的保护,他们是同一监狱系统的囚犯。

神父,以及囚禁的现在-存有者,都是通过一个精心构思的,电子监控的意识控制系统来操纵的。这个意识控制系统被设计来秘密地影响地球上每个"现在-成为者”的意识,包括神父。囚犯和神父都被指示要严格按照蛇之兄弟会的指示行事。

几十亿年前,由高度“先进”的入侵部队开发的意识控制机制,被成功地部署以制服现有及即将到来的"现在-成为者”。尽管电子技术在宇宙的大部分地区都是被禁止的,但在整个“旧帝国”系统中,电子技术仍然被广泛地用作经济、军事和政治控制的手段。

除了这些残忍的方法外,神父们还使用税收、祭品和威胁,例如,如果不遵守神父们的命令,他们死后会受到“惩罚”。当然,不管他们是否顺从,他们总会受到电击和失忆症的惩罚。

在地球上非法建立和维持的所谓“监狱制度”本质上是纯粹惩罚性的。任何人都不能“豁免”。事实上,即使这些蛇之兄弟会想帮助"现在-成为者”恢复他们的理智、能力和正直,他们也不具备这样做的知识。他们不能提升自己,即使他们想这样做也做不到。

每一个虚假正面行为都涉及到“教授”监狱囚犯的语言、宗教迷信和文化模式,这些与他们被带到地球和监禁之前所熟悉的完全不同。

每一个宗教的神父所使用的精神奴役机制简单而相似:任何哲学概念,承诺“精神自由”或“启蒙”(逃离监禁和生物身体的痛苦)都会被蛇之兄弟会的监狱看守们歪曲。

这种做法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都被反复使用,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有几个简单的步骤:

首先,哲学概念或原理,如《吠陀赞美诗》中所描述的,或由诸如乔达•摩悉达多(释迦牟尼)、老子或琐罗亚斯德等哲学家描述的,都被拟人化为虚构的假想。

然后,再被说明或象征为“神”或“大灵魂”或“创造者”。拟人化的“神”或“"现在-成为者””被赋予一个名字、人类性格及行为特征,这些特征会给强迫失忆的人们灌输信任或同情心。

然后,神职人员用谎言、恐惧、痛苦、勒索,并最终威胁永久监禁来“教导”当地人,使他们“相信”神父将代表他们进行求情,以确保获得“神”的“帮助”。当然,整个编造内容只对那些愿意放弃自己创造宇宙能力的"现在-成为者”有效。

将“教义”或哲学原则简化为仪式行为,例如祈祷、咒语、祭品、独奏会和其他最终以无意义的机械行为取代和代替真正的哲学含义。

这些仪式随后被纳入书面或长期延续的口述形式,如“圣书”,或口头传承,如《吠陀赞美诗》。神父进一步扭曲和删除真正的哲学内容,代以对这些哲学的“解释”、“注释”,如《奥义书》。

最终,所有的仪式和言辞都被制度化为寺庙、神殿或教堂的组织,最终分裂成有争议的派别或分支。

通过以上步骤,几乎所有哲学原理都可以被成功的篡改,无论最初的哲学概念是否荒谬或不可行。

通过与世俗、军事或政治权力的合作,神父的权威几乎得到了普遍加强,酷刑、敲诈和死亡等手段的武力威胁,确保了大众的服从。政治家的力量是由银行家们(一种特殊的“寄生虫”)支持的,他们和其他寄生虫一样,以他人的能源和工业为食。

由于他们是如此的彻底堕落,无法自我创造,他们唯一的能力从别人那里吸取、抽取、榨取和敲诈。“吸血鬼”的神话隐喻与神父、政治家或银行家的形象非常接近。

神父-政治家-银行家的结合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寄生奴役机器。而每一个"现在-成为者”都是目击者而又无能为力囚犯。没有比这更有效的监狱运行制度了。

不幸的是,蛇之兄弟会借助于强迫失忆和意识控制手段,灌输给"现在-成为者”的巨大的绝望,这使得神父的承诺看起来很有吸引力。对"现在-成为者”而言,他们看起来还没有有效的逃跑手段。自由的承诺无论是多么脆弱或荒谬,但总比没有好。

DETERRENTS TO DEF PERSONNEL RECOVERY阻止同领地远征军成员的个体康复

在任务162589.32期间,我们能够探测并定位失踪的同领地远征军成员为2830名成员。其中,只有170人返回现役。

我们试图与那些留在地球上的人交流,但是受到以下四个因素的阻碍:

1)像现在-成为者一样,我们无法避免被电子强制场域的力量场所压制和围困。在地球空间内任何企图脱离肉体的"现在-成为者”都会触发电子强制场域。因此,我们接触地球上失踪的同领地远征军人员需要小心、谨慎和计划行事。所有在空间站33空间、地球上和地球大气中工作的任务人员都必须随时使用单体力量屏蔽发射器(personal force screen emitter)。这项技术被这个有形宇宙中的许多文明所使用,自那时起这就为同领地成员所共享。许多种类的个体类型的“意识屏障”被开发出来作为防御其他远古入侵力量的手段,这些远古入侵力量征服有形宇宙中的"现在-成为者”,包括大多数地球上的"现在-成为者”。以前曾经有四次入侵力量,同领地是第五个,而另一个,第六个,最近变得活跃,尽管它还不能对同领地构成威胁。

2)尽管同领地的军官们能够在保持身体内、外稳定的同时采取救援行动,但接触的尝试只限于作为“志愿者”进行。同领地远征军任务条约的第79节,第38-571行,明确禁止同领地远征军的人员出于任何原因,而非作为志愿者,在任何星球上进行生物肉体的接引救助。此外,"现在-成为者”随意出入一个生物肉体需要特殊的力量和精神纪律。

3)由于电击/强迫失忆/欺骗方法对失踪的同领地远征军人员以及地球上所有其他"现在-成为者”的严重影响,我们无法与他们建立或进行正常的(心灵感应)沟通。因此,需要口头、图形或书面交流来穿透每个受害者失忆症的面纱,这是一个十分枯燥乏味的过程。在大多数情况下,失忆症受害者是如此的害怕和怀疑,以至于同领地远征军的救援人员无法与他们建立任何沟通。理论上,当他们回到被绑架的当下环境时,被绑架者应该能恢复他们丢失的记忆。然而,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将被困在生物肉体内的"现在-成为者”送回同领地远征军的基地。同样,消灭肉体释放"现在-成为者”也会触发电子强制场域,电子强制场域将重新捕获"现在-成为者”。因此,需要与每个人进行心灵感应式的交流,一次一个,以建立起失忆者和救援人员之间的信任。自从高级军官、飞行员和工程师Airl与Adeet-Ren(就是上一本书中的Matilda O'Donnell MacElroy那个军队护士)成功接触以来,地球上的电子通信技术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这使得同领地远征军能够用图片、信息和人工制品“播种”地球,如果他们充分暴露在真相之下,这些图片、信息和人工制品将加速对地球上一些失踪的同领地远征军人员的记忆。

然而,对于同领地远征军特战组介绍到地球文学或文化中的每一个真实数据,蛇之兄弟会都会积极地用错误或修改过的版本来反驳或歪曲这些正确的信息。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会导致进一步的混乱,而不是记忆恢复。

4)一旦建立了联系,任务小组重新点燃或恢复现在-成为者记忆的能力是有限的。我们低估了蛇之兄弟会对"现在-成为者”的记忆消除能力,以及电子强制场域对"现在-成为者”的巨大影响。

迄今为止,这些困难已被证明是几乎不可越过的障碍,还没有好办法可以成功恢复了除170名失踪的同领地远征军人员以外的其他所有人。在170名同领地远征军长人员中,大多数人是依靠自己的精神纪律和意志力而不是通过我们的影响而获得解放的。老子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回到现役后,他开始向其他队员传授他的方法。然而,对于"现在-成为者”而言,由于他的技术需要多年,甚至终生(对于人类肉体而言)地艰苦训练和个体学习。对于大多数"现在-成为者”而言,同领地远征军没有找到适用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显然,有意识地无限存在于永恒慈悲同领地的远征军成员难以掌握老子或乔达摩·悉达多所授的方法,来自实体世界的"现在-成为者”认为获得老子或乔达摩·悉达多类似的解放是虚幻而不可行的。

由独立的同领地远征军特战小组实施,恢复记忆治疗技术的最新进展是在Lam-Mantra的指引下进行的,这给我们的救援工作带来了希望,但仍然缺乏可靠的结果。此外,目前,同领地远征军没有任何精通向他人传授这些技术的人员。事实上,没有人证明这些技术可以被其他人学习。

虽然许多精神学科和灵魂修行实践激增,《吠陀》自公元前8212年问世以来也在地球上被教导和实践,但所有这些都受到神父们的歪曲。蛇之兄弟会监狱看守和意识控制机制的不停干预,成功地歪曲或破坏了从失忆症和监禁中释放"现在-成为者”的所有有效方法。

最后,同领地迄今为止从未在物理世界的任何其他地方遇到过失忆症和精神植入。当然,同领地中没有失忆症这类问题。而且,更不用说蛇之兄弟会的歪曲信息机制,这些机制是专门为监狱系统设计的。总之,同领地远征军的特战成员认为,在同领地及附属地区的宇宙中,他们从没有碰到过"现在-成为者”被如此绝望地被去除能力并被监禁。

感谢翻译的辛苦工作。读者感兴趣,可以去亚马逊购买作者的原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