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于人类中的混血外星人

“他们在那里,他们正在等待。在人类准备好接受他们之前还需要多长时间?“

澳洲著名的催眠师,玛丽·罗德威尔女士(Mary Rodwell)在她的新书《新人类》提到,根据大量催眠案例得知,大量人类和外星人的混血儿正在诞生,即将改变这个时代。

下面两个案例,能窥探到这个时代风貌的一角。



金色眼睛的女孩

2005年一次难忘的相遇中,我发现自己在一个废弃的购物中心附近,和另外五个人类。我们正在观看电影《星球大战》中的一个场景,这个画面是由附近的外星人投射给我们的。

他和其他外星人都以心灵感应监视我们,并研究我们对这部电影的感受,因为他们对电影中的“原力”概念,人类如何看待“善恶”之间的斗争感兴趣。

精神观测结束后,我们一行人走向另一个区域。我看到一只身材娇小的女性混血儿,她拥有白金色的头发,正在打开一扇玻璃门。

我认出了她,并意识到我认识她。我紧紧跟在她身后,一边给其他人打招呼:

“嘿,快点过来!你们必须看看她——她太漂亮了!“

我看着她的脸,看到了她巨大的金色眼睛。眼睛颜色与我很久以前见过的一个白发小男孩一样,不过眼睛更大。

这个混血女孩有一头金白色的长发,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镜片。

我指着蓝色镜片,问她,“这些是你的植入物吗?”

她心灵感应回答:“是的。”但她似乎有点不舒服,我知道这是一种特殊镜片。特殊的蓝色镜片会使她看起来更像人类。

我问她:“你是如何使用它的?“

年轻的混血儿再次心灵感应地回答道,“他们进行手术后,会附着在我们眼前。”

我意识到,她正在这里与一位医生见面,医生将重新连接[或附上]她的植入物,这样她可以更好地与人类融为一体。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道。

我听到的声音听起来像“Talipae”或“Talape”。

她告诉我名字后,转身走开。



同一年,一天晚上,透过家里的玻璃门看见,在我刚刚种下的南宁红灌木丛中,出现了一盏“灯”。它好像一种光或某种能量。我心灵感应接受了一条信息,好像灌木丛本身在跟我说话:

“善待和培养那些外星人的孩子,因为他们将被揭露。通过地球的粒子光谱可以看到更多的光……”

这个信息是如此清晰和强大,我意识到他们(混血儿)会回到我们身边,他们将被世人所知。我们将看到更多的“光(UFO)”。我内心知道混合项目已经成功,他们的信息是明白无误的。

这两次遭遇过去13年了。有时,似乎就在昨天看到她……有时候又感觉是另外一辈子。她就在我身边,就在“另一边”。

我继续与这个特殊的混合群体互动,再一次见到彼此,我感到非常高兴。金色眼睛女孩已经成熟,现在是蓝色的薰衣草眼睛和较短的头发,这个家族的其他人已经出生并继续受到培养。

与混血儿的对话

混血儿是具有人类特征(程度不同)的外星生物。精确判断谁是混血儿是困难的,因为有几种不同类型的外星人与人类互动。

一般来说,混血儿相比灰人和其他外星人,表现出更多的人性和更多的情感。

在过去的五十年里,混血儿变得更像人类,包括表现出情感行为。如果在公共场合看到他们,可能无法将他们与人类区分开来。你必须非常接近他们,以便确定,他们实际上不是人类。

这件令人难忘的事情发生在1995年,当时我和这只混血男生有过一次接触。他瘦瘦的,卷曲的,深色的,中等长度的头发,身高1米8多一点高。他看上去很像人,只不过他有心灵感应能力。其他外星人和我在一起.。他们告诉我(心灵感应),我应该花一些时间与这个混血男生交往,所以我走向他。

混血儿开始用心灵感应和我交流,告诉我他正在研究一种方法,在一个星球的沙漠地带消灭一种甲壳类动物。他还透露,他总是远离家乡,因为工作。他感到沮丧,变得愤世嫉俗。

我回应他说,“我小时候也经常远离家人,在我和家人之间形成了一个真实的空间。他们开始认为我与众不同。“

我眼里含着泪水,我自己也有点惊讶,这唤起我内心的悲伤。我发现自己在思考一些令人不安的事情。我感觉到心灵深处的杂念。他心灵感应地读着我的思想和情感。他似乎明白了,我所处理的是我必须经历的事情。



我从小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记得我离开我的生物地球家庭的那段时间。他们把我安置在别的地方,以便进行特殊训练。我作为一个非常年幼的孩子,将把苏美尔文化的历史细节传递给“成年人”,虽然我不确定这些“成年人”究竟是谁......然后我被带回来。地球这边的时间似乎停滞不前,而他们身边的时间一直在移动......总是教育,训练和加强外星人之间的联合任务......跨界,人类和我们的联系。

在与这位混血男性进行心灵感应交流后,我意识到了这一点。这是来自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交流。我理解他的使命和使命的重要性。事实上,这是我们的使命。我们中有很多人参与其中,对我们任何人来说都不容易:人类,混血或外星人。

我一直被忠告:某些关系和感知到的友谊必须改变,从长远来看,它是最好的。从那个时刻起,类似的情况会再次发生多年。我必须向前迈进才能继续我们的工作。无论人类多么消极地对待你,都不要停止做你正在做的积极工作。这项使命是一项积极的事业,比大多数人所理解的更为重要。我们依赖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