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制简易装置做时空旅行

Viktor Stepanovich Grebennikov(1927-2001)是一位俄罗斯博物学家,一位专业昆虫学家,一位艺术家-简而言之,他是一位具有广泛兴趣和追求的知识分子。他被许多人称为海绵状结构效应(CSE)的发现者。但是很少有人熟悉他的另一个发现,这个发现也是从大自然最深层的秘密中借鉴而来的。



早在1988年,他就发现了某些昆虫甲壳质(C8H13O5N)n,又称甲壳素、几丁质,英文名Chitin)壳的反引力效应。基于这一发现,作者使用仿生原理为飞行器设计和建造了一个反引力平台,时速可达25 km/min。自1991-92年以来,他一直使用这种装置进行快速飞行。

生物引力效应是一系列广泛的自然现象,一些练习瑜伽者也出现过悬浮现象。然而,认为这种能力只存在于有天赋的人身上才是错误的。

在梦游症自动症(梦游)状态下,人体重量显着下降。在他们的夜行旅程中,80-90公斤的梦游者能够踩在薄木板上,或踩在旁边的人身上,而不会导致后者任何身体不适(除了惊吓)。

今天我们就说说,Grebennikov先生的反重力飞行器的故事。

空穴结构效应(CSE),又称空穴效应,目前科学界尚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但这种现象确实存在。

走进怪异之地

那次奇妙的经历,让俄罗斯科学家维克多·欧尔班林格真是终身难忘。如果没有那次经历,也许就不会有后来惊人的发现。

那是数年前,欧尔班林格在一个盐湖边草地上露天夜宿。夜幕降临后,他便把大衣铺在地上,然后用背包当枕头,组合成了一个简易床。睡意袭来时,一种怪异的感觉出现了:他感到自己好像缩成了蚂蚁那么小,然后又膨胀到天空那么大。正想入睡时,这种感觉又反复出现,而且非常强烈。紧接着,另一种感觉袭来,他感到自己好像从高高的悬崖上掉进了万丈深渊,紧接着,他眼前开始冒金星,睁开眼,还是金星乱冒,天空和周围的草地上都布满了金星。此时,他还感到口中有一种强烈的金属味道,就像舌头碰到了电池的电极;他的耳朵也随即轰鸣起来。这究竟是怎么了?他坐了起来,试图赶走这些不适,但却是枉然,唯一的变化就是眼前的金星变得更加明亮和清晰,像火花一般,让他看不清东西。于是他站起来,离开他的简易床。当他离开他的简易床10米远以后,这种怪异的感觉消失了。



为什么会这样?他感到有些害怕。正想卷铺盖走,好奇心又促使他留了下来。难道是草地旁边盐湖水和淤泥的味道制造了这种怪异感觉?于是他就在盐湖的水边坐了下来,10分钟过去了,他也没有找到刚才那种让人非常讨厌的感觉。当他重新回到他的简易床躺下,那种讨厌的感觉又再一次袭来:他的脑袋开始眩晕,口里有浓重的金属味道,还不时感到体重发生着变化,眼里冒金星。这难道是个不祥之地?他仔细观察了自己简易床周围的环境,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只不过是这里周边到处都有蜂巢,他的床就铺在蜂巢上面,那些蜂巢有许多小孔和隧道,里面还有茧蛹。但这又能对人产生什么影响呢?在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夜后,他迷迷糊糊地告别了宿营地。

奇妙的蜂巢

在那次宿营之后,欧尔班林格又接连四次考察了那块怪异的地方,但考察的唯一收获只是证实了一种反复出现的奇怪现象:在离蜂窝1米处,他能感到那种讨厌的感觉,可站在5米外,就没有了这种感觉。这样看来,蜂窝应该是怪异现象的制造者。但小小的蜂窝真有这么大的魔力吗?他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当他第五次前去考察的时候,发现他原来的那块宿营地因为人们的耕种而消失了,那里的蜂窝也被捣毁了,他只是拣回了一些废弃的蜂窝。回到工作室,他随意把这些蜂窝放在一个盛有海绵块状泥土、蚂蚁及蚂蚱窝的盆子里。一天,当他正想从盆里拿东西时,突然,手在蜂窝的上方感到了一种暖流的冲击,而当他用手触摸这些蜂窝的时候,却分明感到它们是凉的。当他俯身审视它们的时候,同样也感到一股暖流冲击他的脸,并出现了那次在盐湖边夜宿时的怪异感觉。为了让这种感觉消失,他赶忙在盆上扣了块纸板,可是这种感觉却没有减轻;用金属板盖上,也无济于事。



这次,他清楚地意识到,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自然现象。于是他着手专门研究这个奇特现象。他先后用温度计、超声探测器、磁场计、静电计这些仪器对蜂窝四周进行探测,但这些仪器设备都没有任何反应,完全派不上用场。紧接着,他又化验这些蜂窝的成分,发现与普通的蜂窝成分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难道是自己的感觉出错了吗?为了证实这一点,他找了许多人到他的蜂窝盆前来体验,结果他们都声称自己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有的人手感到冷,有的感到热,或者刺痛;有的人感到手变重了,有的人感觉手变轻了;一些人的手指和肌肉还明显地感到麻木;还有一些人感到眼花缭乱,并且口里会分泌很多唾液。这些现象足以证明,蜂窝确实能对人体产生特殊影响。但这种影响究竟来自哪里呢?

空穴结构效应

为了揭开蜂窝造成的怪异感觉之谜,欧尔班林格用塑料、纸、金属和木头按照蜂窝结构做了一些人造蜂窝并探测它们给人的感觉,结果出乎他的意料,这些人造蜂窝竟然同样会给人带来那种怪异的感觉。这个现象表明,那种由蜂窝带来的人体怪异感觉并不是源于物质性质的效应,而是来自其几何形状的效应,欧尔班林格把这种效应称空穴结构效应。这种效应可以透过墙壁、厚金属板及其他一些屏障而影响生物体,虽然不能被上述仪器检测到,却可以被生物体感受到。如实验发现,在这种效应影响的区域内,腐生细菌、酵母菌之类的微生物的生长繁殖会被抑制,甚至小麦发芽也会被抑制。实验还证明,不论是机械的还是电子的时钟,在强烈的效应区域内,都不再走准。看样子,空穴结构效应还会对时钟的运行产生影响。

空穴结构效应的另一个特点更让他惊讶不已:当自然蜂巢或人造蜂巢被移走之后,受影响的人不会马上感觉空穴效应的变化,几分钟之后,在原来蜂巢所在的地方,人们还会有那种怪异的感觉,甚至几小时、几天之后,还可以感知到这种效应。这说明空穴结构效应并没有随着实体的移走而立即减小或消失,它们的实体即便不在原位了,它们的虚体或者是幻影好像还留在原地,还会产生空穴结构效应,更确切一点说,它们还会产生虚体空穴结构效应。有力的佐证为了从科学的角度证实空穴结构效应的存在,欧尔班林格特意发明了一种探测方法:他在密封的容器中装上用蜘蛛网丝吊挂的烧过的枝条、麦秆或木炭,并在容器的底部装上一些用来防止静电感应的水。当他把探测容器靠近蜂窝时,就会发现,容器里的枝条会立即扭转一些角度,有时甚至会来个180度大转弯。这说明这个探测容器对空穴结构效应非常敏感。

欧尔班林格在研究中还发现,不仅是蜂巢会产生空穴结构效应,一些植物的花朵结构也会产生空穴结构效应和虚体空穴结构效应。当他用木炭接近比较大的钟形花朵,如郁金香花、百合花、南瓜花等花朵时,在一定距离之外,就能够明显感受到这些测试物受到了某种无形力量的排斥。



在暗室里,距离这些花朵一两米外,他用他的探测容器可以探测到这些花的位置,若这些花被移到另一个位置,还会探测到它们在原来位置上产生的效应,就好像这些花朵并没有被移走过。这个现象的发现,再次证明空穴结构效应并非为蜂窝所独有,效应是普遍、客观存在的。此外,在一个流传已久的俄罗斯民间游戏里,欧尔班林格也发现了空穴结构效应的存在。这个游戏是让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其他四个朋友用手在他的头上方2厘米处铺成一个水平的四方形网,开始时用右手建网,然后再用左手搭建,10到15秒之后,四个人同时把手分别放在这个人的腋窝和膝盖之下,并有力地把他抛向空中,只要这个动作非常协调一致,并且时间不超过2秒,那么一个100千克的就可以被抛到天花板上,而且抛他的四个朋友会觉得他轻得像羽毛。欧尔班林格猜测,出现这种现象,可能是被抛人头顶上的“四方形网”发生产生了空穴结构效应,这种效应在手移开后依然存在于被抛人头顶上方,是这种效应把被抛人的重量大大减轻了。

类似的现象还发生在埃及金字塔的“空穴”里面。当法国人鲍比进入大金字塔里考察时,发现塔内温度较高,但残留于塔内的生物遗体却不腐烂,反而脱水变干,保存久远。美国加州大学科研人员进入塔内之后,他们发现所携带的各种电子仪器几乎都失灵了。意大利学者还发现长时间在塔内停留,会使人神经失调、意识模糊。后来,很多科学家证明金字塔结构不单能够保存动物尸体,还能够使食物保持新鲜,使刀片变得更为锋利并延长使用年限,甚至可以提高植物种子的发芽率。这说明金字塔内部也存在空穴结构效应。

空穴结构真玄妙空穴为什么会产生如此神奇的效应?

有的学者认为,有物质就有能量,空穴结构的物质有其自身的能量,而空穴结构效应只不过是相关物质能量的一种表现形式而已,没有什么神秘可言。但这种能量场理论观点并不能给虚体空穴结构效应一个恰当的解释:为什么物质不在原位了,它的“效应”还在?现在看来,科学家最新提出的挠场理论似乎能为解开这个谜团提供线索。挠场理论认为,物质的旋转会产一种涡旋场———挠场,而任何一个具有一定表面几何形状的物体,会同时产生具有特定结构的挠场;挠场的作用像引力作用、电磁作用那样;挠场传递信息并不需要传递能量,因此不会损失能量;挠场在通过一般介质时不会被吸收和阻挡,具有高度的穿透性;如果把产生挠场的物质移走,原来的挠场不会立即消失,除非一个新的挠场接近这个物体,才可以使这个物体的挠场发生新的变化,这就是说,挠场具有记忆能力。有科学家还研究了不同尺寸和比例的圆锥体产生的挠场,结果发现,遵循黄金分割的圆锥体具有非常强烈的挠场,甚至可以作为挠场发生器。用挠场理论来解释空穴结构效应,把蜂巢及花朵的空穴结构看成挠场,并且有类似圆锥体挠场的特性,就能比较完整地解释这个效应。还有的学者认为,空穴结构效应其实是空间特性的一种,而目前关于空间性质的研究还没有取得突破性成果,人们对空间这种无形无相的客观存在形式还不能运用观察、测量、实验的方法获得事实资料,所以要破解空穴结构效应之谜,还需要等待人们对空间性质研究取得成果后才有希望。现在看来,空穴结构效应还是个未解之谜。

反重力飞行器

在激烈的后续研究的欧尔班林格发现,流溢是由特定的结构和“蜂巢的形状,中空形状的空洞积累了惊人的实力。它称之为CSE效应。

他后来发现圣甲虫这种昆虫有特殊的反重力能力,它们的身体庞大,却能够轻盈的飞行。圣甲虫的外壳就具有CSE效应。




编者:圣甲虫是一种神奇的昆虫,在古代埃及拥有神圣的地位。法老的木乃伊制作中,心脏取出后,用一块镶嵌圣甲虫的石头来替代。也许埃及人很早就明白这个原理,并用于建造金字塔。

圣甲虫麦田怪圈。



最后他成功了。他开发了一种设备,一个平台,利用CSE原理来构建它。

他在日记中写道:

阳光明媚的森林草原,周围风景如画。现在我处在一个云的阴影中:我加速-这对我来说很容易。

我稍稍向前倾斜,感受到来自太阳温暖,绷紧的风。我身体上感觉到浓密水流,伴有浓烈的荞麦气味。但是我没有翅膀,并且悬浮在空中,而不是喷气机。

这个平台稍微大于椅子的座位,有一根杆子和两个把手,我可以在上面操作设备。这是科幻小说吗?我不会这么说...




我“不披露”的原因更客观。只有一种西伯利亚昆虫,我发现了反重力结构。似乎是对濒临灭绝的。

顺便说一下,除了相机之外,我有时也会遇到手表问题,也可能会遇到日历方面的问题:在熟悉的林间空地上下降,偶尔会发现它有点“不合时宜”,并且有两周的偏差,而我没有什么可以检查它。

因此,不仅可以在太空中飞行,而且还可以在时间上飞行,我不能以100%的保证做出后面的要求,除了也许在飞行中,特别是在开始时,手表运行速度太慢,然后太快,但在游览结束时开始再次准确地运行。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旅途中远离人群:如果时间与引力一起参与,我可能会意外地破坏因果关系,并且有人可能会受到伤害。



不过网上还是有不少粉丝进行了一些探讨,那个不肯透露的昆虫名,被发掘出来,应该就是圣甲虫。而飞行器底板,大致如上图。通过操控机构,改变角度来调整速度。

他的实验,不仅仅是反重力,更有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据称,当他飞到某个高度时,就「跳进」时空,人机合一,化为一道光波:「我在人们眼中变成了一个光球、一个圆盘,或是一片似锐角倾斜的云。」有许多次在时空旅行实验中,捕捉来的昆虫会凭空消失;而手表时间也忽快忽慢,约有两周的误差。这表示在时空转换中发生了「时空扭曲」的情形。可惜他的研究成果大多数被当局以涉及「国家安全」的理由没收,以致不能公诸于世。他的飞行和其他超自然的主张被超自然爱好者以外的主流科学界迅速拒绝,因为他的报道缺乏确凿的证据或公开示范。

你也可以自制CSE效应装置

这位老先生已经故去,飞行装置已经被自己摧毁,原因上面说了。如果您有兴趣也可以继续研究,希望早日成功。

几款自己可以试验的CSE效应装置。



镇痛器。见上图,利用蜂巢结构治病。一个头疼的人,几分钟后,就会告别痛苦,至少保持几个小时。



抑制腐败。EPS作用区可以对土壤细菌,酵母菌和其他真菌,小麦籽粒的萌发受到显着抑制。



金字塔。制作3-4层厚厚的多孔包装纸金字塔。

在其中一个侧面的中间弄一个5-6厘米的孔。用一支铅笔,插入孔中,将另一端向金字塔底部倾斜。“搅拌”金字塔内的空间,将其取出,然后重复该程序约30次。经过一番练习后,插入金字塔的手指可以很好地感受到“凝固的能量区”。

你可以做更多的组合,更多的发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