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严重泄密 美国防情报局长承认美国在对外星飞船逆向工程

今年6月份,一份特殊的机密材料的曝光,证明了流传已久的观点——美国不但拥有外星飞船,而且还在秘密逆向工程中。



还记得1996年电影《独立日》中的场景吗?美国总统乘坐空军一号到处飞,寻找在外星人入侵后可以安全着陆的地方。最终降落在了51区,没有什么比这里最安全的地方了。因为这里藏着外星人和它们的飞船。

2019年6月上旬发生了两件事,可能使这一场景成为现实。

首先,电影《鲍勃·拉扎尔:51区和飞碟》在Netflix上映。




拉扎尔声称自己从事了一个秘密项目:研究外星飞船,试图恢复它们。拉扎尔声称在名为S-4的设施中工作,该设施是51区的一部分,该区由建在山侧的隐蔽飞机库组成。

拉扎尔声称,他所研究的外星飞船是九种之一,由元素115推动的。这种元素在2003年首次合成,也就是拉扎尔提出声明后的14年。

详情见:FBI进入UFO爆料者家中寻找被盗的外星人技术

第二件事是科学家埃里克·戴维斯(Eric Davis)博士在与美国海军上将托马斯·R·威尔逊(Thomas R.Wilson)将军于2002年10月16日会晤时,做的笔记遭到曝光。

会晤中,这名美国国防情报局长不但承认存在外星人,还存在秘密项目,在对外星飞船逆向工程。

这次泄密包含以下几点:

不明飞行物是真实存在的。

MJ-12组织是存在的。

罗斯威尔坠毁飞船是真实存在的。

不受监控的黑色项目(外星飞船逆向工程)是存在的。



戴维斯(Eric Davis)拥有很多研究所的首席科学官等一系列头衔,他的研究范围,包括星际飞行的推进物理学,激光推进,定向能量武器,量子引力理论等。他不仅是科学家,而且是对边缘领域具有深刻认知和扎实科学方法的科学家。



托马斯·R·威尔逊(Thomas R.Wilson)是真正的情报头目。海军上将,在1999年至2002年期间是国防情报局(DIA)的第13名局长。1997年至1999年则是DIA的副局长,也是联合参谋部情报局长(J2),联合情报局副局长和美国大西洋司令部情报局局长等。

戴维斯因为研究领域,及与UFO圈内一些技术大牛的交往,能够接触到诸如威尔逊等有权势的人。

重要见面

2002年10月16日,两人定于当天上午10点见面。

汽车停在EG&G特别项目大楼的后面。威尔逊迟到了十分钟,穿着便服。有两名身穿制服的海军军官跟随。戴维斯在威尔逊的车后座上坐了一个多小时。

笔记开始于戴维斯博士向威尔逊上将询问关于1997年4月9日,在五角大楼会议室举行的会议的情况。

让镜头回到1997年4月9日,五角大楼会议室的场景。



在那次会议上,有如下人物参加:

著名不明飞行物研究员:史蒂文·格里尔(Steven M.Greer)博士。

阿波罗14号宇航员,登月第六人:埃德加·米切尔(Edgar Mitchell)博士。

海军中将,美国海军预备役司令:威拉德·米勒(Willard Miller)博士。

国防情报局(DIA)副局长:托马斯·R·威尔逊(Thomas R.Wilson)将军。

国防情报局(DIA)局长:帕特里克·休斯(Patrick M.Hughes)将军。

海军上将:迈克尔·克劳福德(Michael Crawford)将军。

会议的具体内容没有曝光。但是格里尔和米切尔在其他渠道披露了——他们试图,引起美国军方情报机构的注意,即黑色项目的存在,并且,涉及研究外星技术和物体的流氓私人组织,需要受到正式控制。

格里尔2006年出版的书中的151-152页上,标题为“隐藏的真相:禁忌知识”,其中指出:

“在1997年国会简报会的第二天,我被要求为情报负责人做简报。在这次重要会议召开之前,我们已经向威尔逊海军上将的人发送了一份文件,他的助手告诉我,海军上将实际上发现了这些秘密代号、项目名称和编号是有用的;通过渠道查询,在五角大楼找到了一些执行人员。在这次通报中,海军上将和我讨论了这个流氓团体对美国法治和国家安全的风险。我告诉海军上将,这个非法的流氓团体拥有ARV技术(Alien Reproduction Vehicles)——外星技术逆向工程飞船,可以绕过他的B2隐形轰炸机。他沉思了一下,说:就我而言,如果有确凿证据,那么允许我与您一起去媒体!这个团体是非法的!”

威拉德·米勒将军也在媒体表达观点,军人对不明飞行物缺乏开放性,可能会引起危险的误会:

“军事上的反应不当,有可能产生灾难性后果”。

“面对未知的局势,必须警惕任何本能的自卫反应,这些反应很容易被解释为挑衅。”

类似的观点一直存在。

例如,北约盟国航空服务协调员LM查辛(Gen.LM Chasin)将军警告说:

“如果我们坚持拒绝承认不明飞行物的存在,我们将在美好的一天结束,将它们误认为是敌人的导弹,最糟糕的情况将发生在我们身上。”

“应告知所有国防人员,不明飞行物是真实的,应接受训练,以通过特有的速度和机动性将它们与常规飞机和导弹区分开。”

这些担忧某种程度得到了足够重视,例如美国和苏联之间的1971年“减少核战争爆发措施协议”。该条约规定:

“如果导弹预警系统发现不明物体,应立即相互通报……减少可能造成两国之间爆发核战争的危险。”

由于误判遭到不明飞行物攻击时常有之:

对不明飞行物开火导致一架古巴米格21战斗机空中解体

威尔逊将军的行动

这次会面促使威尔逊采取了行动。笔记指出,在会议后一周,威尔逊“打了个电话,敲了几扇门,与人们交谈。”他说,这持续了45天,断断续续。

笔记中,威尔逊承认MJ-12存在以及先进技术项目/UFO都被隐藏在USAP中。

威尔逊与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William Perry)进行了交谈,帮助他找到了一些关键性人物。

“他们告诉我,一个特殊项目记录组不属于常规的SAP,但由传统的SAP掩埋/掩盖。”

SAP即特殊访问程序。美国联邦政府中的特殊访问程序(SAP)是安全协议,可提供高度机密的信息,并具有超出常规机密信息的保护和访问限制。

存在两种类型的SAP——已确认和未确认。公认的SAP的存在可能会公开披露,但详细信息仍然保密。未经认可的SAP(或USAP)仅会被授权人员(包括美国国会有关委员会的成员)知道。



爱德华·斯诺登泄露的一份国家安全局文件中,一种名为“哨兵鹰”的文件证实了将最高机密程序隐藏在机密级别较低程序之后的方法。

根据记录,威尔逊说他发现了这个不寻常的组织,并提到了另外三个名字:保罗·卡明斯基,迈克尔·科斯特尼克将军和朱迪思·戴利。

保罗·卡明斯基是一名技术专家和前美国政府官员,以在隐形飞机的研发中发挥领导作用而闻名。

迈克尔·科斯特尼克将军是美国空军装备部司令。

朱迪思·戴利是国防部高级发展部副部长助理。

然后,威尔逊据称与国防承包商联系,告诉他们,想知道坠毁的UFO在执行什么程序。

威尔逊以国防情报局副局长和J-2参谋长双重身份的资格,要求对该计划进行正式通报。

国防承包商的反应是愤怒和不解。他们要求向上汇报并安排见面。

1997年6月中旬,威尔逊同项目经理,安全主管以及公司律师进行了面对面交谈。

见面地点是一个银行金库一样坚固的会议室。事后有人推断应该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

三人拒绝威尔逊获得任何信息,并指出他不在他们的“大名单”上。

这帮人继续告诉威尔逊,尽管他的职级,权威和资格得到了核查,但他仍然无法进入。他们已经与五角大楼的特殊访问计划监督委员会(SAPOC)达成了正式协议。只有他们才能决定谁符合严格的条件才能获得访问权限。

威尔逊在承包商BIGOT名单上看到,美国政府的行政部门(即白宫)及立法部门没有人,只有私人承包商和五角大楼的几个人。甚至总统都不在名单里。

逆向工程

当戴维斯询问他们正在运行哪种程序时,三名代表回答说,它们既不是武器程序也不是情报程序,也不是特殊的行动或后勤程序。他们说他们是逆向工程程序。

他们向威尔逊透露,他们拥有完整的飞行器,他们相信可以飞行。他们说,“他们不知道它来自哪里,这不是地球上的技术——不是人类创造的——不是人类手工制造的”。

他们继续告诉威尔逊,他们的计划已经进行了“多年”,并且由于缺乏外部社区的合作而“很少进展或没有成功”。他们承认,在“大清单”上有400至800人是“随着资金或人员变动而变化”的工人和技术人员。

缺乏监督

见面返回后,笔记中,威尔逊向支持承包商的特别访问计划监督委员会(SAPOC)主席抱怨该计划缺乏监督。

后者确认他的确没有资格访问,威尔逊对SAPOC主席感到愤怒。然后,威尔逊被告知要完全放弃此事,主席威胁说,如果不,他不会被提升为DIA局长,而是会提前退休并失去一到两颗星。

这个故事说明了美国军事情报中,信息是严格分隔的,只提供给需要知道的人设置权限。

制定并执行最严格的访问标准来保护秘密,甚至连总统和军方高级官员也无法阅读。

证据表明,艾森豪威尔在担任总统期间曾就此问题进行过角力,甚至威胁要派遣第一军从科罗拉多州前往51区,以寻求发现,但最终无法解决该问题。肯尼迪(JFK)同上,在他试图获得控制权时被暗杀。

对话泄密

威尔逊吃了闭门羹后,将此事告诉了威拉德·米勒将军,出于海军同僚的信任和内部情报交流的潜规则。这件事最终还是泄露到了社会。据说,威尔逊对米勒的行为非常愤怒。米勒对此无奈,他说只告诉了埃德加·米切尔。

戴维斯在2002年10月与威尔逊会面之后,写下了这些笔记(共15页,文章底部提供)。访谈中对之前的流言进行了确认。

2019年4月19日,加拿大研究人员格兰特·卡梅伦(Grant Cameron)向互联网上传了15页文件。即这次谈话记录的拍摄件。

格兰特·卡梅伦如何获得这些文件的呢?据一些UFO社区研究员考据,可能是埃德加·米切尔在逝世之前设定了定期发布。

有UFO研究者认为,此事件是史上最严重泄密。

著名的UFO研究者迈科萨拉博士向戴维斯询问此资料是否为真,后者说:他不想谈太多。

如果是假的,恐怕他一定会加以否认。

TTSA的前国防部副部长助理克里斯·梅隆(Chris Mellon)拒绝评论此事。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当我们在国防部进行雄心勃勃的工作时,肯定永远不会只有一个承包商。”他认为可能存在单个国防承包商阻止了威尔逊访问SAP的情况。

美国抑制不明飞行物信息的悠久历史

美国压制不明飞行物的信息由来已久。195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对UFO产生了兴趣,并于1953年1月成立了一个委员会研究这一问题。该小组由数学家和物理学家霍华德·罗伯逊(Howard P.Robertson)领导,得出的结论是,目击UFO不会对国家安全构成直接威胁,但中情局担心民众会歇斯底里。

中央情报局通过大众媒体和学校发起了一场运动,以说服美国公众,缺乏不明飞行物的证据。中央情报局还开始监视私人不明飞行物团体所谓的“颠覆活动”。

对于披露的分歧

美国海军系统更倾向于披露。威拉德·米勒将军和威尔逊其实都在暗中推动披露。尤其是米勒。多年来,米勒一直是五角大楼与该问题的主要联络人。将民间研究者引荐给相关官员。其次,今年美军海军承认三个UFO视频是真的,海军还制作了不明飞行物报告的指引,要求飞行员上报目击。

而美国空军和陆军则更不想披露。

《空军条例200-2》“未识别的飞行物体报告”禁止向公众和媒体发布有关“那些无法解释的物体”的任何数据。陆军联合空军第146号出版物威胁要起诉其管辖范围内的任何人,包括飞行员,民政机构,商船长,甚至是一些渔船,以披露与美国安全有关的目击报告。

其它部门对UFO的态度

目前,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在其国家消防学院的《消防人员灾难控制指南》的第13章标题为“敌人的攻击和UFO的潜力”。它警告消防员已知的“UFO危险”,例如会引起停电的电场,由于力场而造成的空中和地面行驶中断以及生理影响。

这本书警告说:“不要站在低空盘旋的飞碟下面。不要触摸或试图触摸已经降落的飞碟。”

本章也是由海军系统的,现已去世的美国海军预备役队长查尔斯·巴姆(Charles Bahme)进行的研究,他是洛杉矶副消防局局长,曾在国防部和美国国务院工作。”

法国国防高等研究院和国家太空研究中心比美国军队领先几步。

他们不仅公开地承认不明飞行物的存在,并试图解释其起源,而且还建议开展有关备灾的广泛信息和培训运动,该运动将遍及本国相关政治,军事和民用领域的所有领域。

美国逆向工程及外星技术的真正规模

2010年5月发行的Mufon UFO杂志,“隐形战斗轰炸机之父”,洛克希德臭鼬工厂的前负责人Ben Rich曾经泄露过有关外星飞碟访客的信息。

他在1995年1月去世前透露了这一消息可能都是真的。

1、有两种类型的UFO:我们制造的UFO和“他们”构建的UFO。我们从“手把手教法”中学到了东西。

2、几乎所有“生物形态”的航空航天设计都受到罗斯威尔UFO的启发——从SR-71黑鸟到当今的无人机,无人驾驶飞机和航空航天器……

此外宇航工程师汤姆·凯勒(Tom Keller)披露:

1、“我们已经拥有在星际旅行的手段,但是这些技术被锁定在黑色项目中,要让它们脱颖而出,必须造福于人类。您可以想象的任何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该怎么做。”

2、“我们现在拥有将ET带回家的技术。它不会花费一生的航行时间。目前科学家的方程式有误。我们知道是什么。现在,我们有能力前往点点繁星。我们要做的是找出爱因斯坦哪里出了问题。”

3、当被问及UFO推进是如何工作的,他说:“我问你,ESP(特意功能)的工作原理是什么?所有时间和空间都连接在一起?这就是工作原理!”

如果汤姆·凯勒说的是真的,那么承包商就是在忽悠威尔逊将军,绝对不是什么没有进展,几乎没有成功。如果一旦成功了,飞行器就不能处于逆向工程程序,而可以视为武器或者成品,进入某种监督流程。这就是那些控制军工复合体的影子政府玩的猫腻。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另一位资深研究科学家博伊德·布什曼生前透露:外星飞碟的游客是真实的。布什曼描述这些外星人身长约4尺半或5尺、长手指、蹼足,他们花了45年从外星球乘坐UFO来到地球,并透露现在有18个外星人与美国当局合作。

今天文章的男主角,戴维斯博士由于接触广泛,亦有很好的观点:

1、世界各国都坠毁了外星飞船。

2、美国有坠毁飞船,而且有驾驶者。

3、即使具有较高权限的人中,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能够有资格了解外星人的信息。

随着越来越多披露信息的围合,我们发现,这些不是荒诞不经的愚人节新闻,而是真实存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