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会唱歌 DNA的声音 用音乐可以重新编程我们的DNA

DNA的声音是怎么样的,为您奉上。研究人员说:我们可以重新编程我们的DNA,并用频率,振动和能量来治愈自己。

人类基因组项目研究发现,人的基因组中仅有1.5%的序列是负责蛋白质编码的,其余的98.5%的序列可能都是“垃圾”。实则不然,来自悉尼悉尼百年学院(Sydney's Centenary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发现,人类机体DNA中97%的垃圾DNA虽然并不编码产生任何蛋白质的指令,可是其在控制细胞发育过程中扮演着重要作用。



那么这些看似垃圾的DNA序列是如何行使功能的呢,这可能要涉及混沌理论。

混沌理论

在如此丰富繁杂的世界里,为什么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为什么每个人的大脑都不一样?为什么宇宙孕育如此复杂?一切复杂源于什么呢?事实上,组成生命的元素和化合物,完完全全是地球上已经拥有的,并且全是司空见惯的东西。亿万个普通的原子,奇迹般地聚集起来,摇身一变,组成了可以呼吸思考的人类,甚至复杂到无可计算的生灵万物。

因此,让我们不禁疑惑,如此简单的原子,如何孕育出如此复杂的生命?生命与自然为什么如此神奇?

正是隐藏于最简单、最基本法则之中的是一股不可预知的力量。

计算机科学之父,艾伦·麦席森·图灵(Alan Mathison Turing)认为,这些混乱的背后,隐藏着一些数学规则,而且,我们可以计算与模拟出这种规则。

1952年,图灵发表了论文the chemical basis of morphogenesis《形态发生的化学基础》,首次给出了形态发生的数学解释。生命,可以用简单的数学描述来表示!

这种令人迷惑的过程叫作形态发生(morphogenesis)。形态发生是自组织一个令人惊叹的实例!



图灵在论文中用一些天文或原子物理中常用的数学方程,来描述生命过程。关键的是,图灵确实首次用方程描述出了生命系统是如何自组织的,说明无特征事物会形成特征事物。

想想吹过沙漠的风,沙粒们自组织形成了了各种波纹和沙丘,虽然这些沙粒本身几乎完全相同,也不知晓自己的命运,创造了各式各样的沙漠形状。

另外一位前苏联的天才化学家鲍里斯·别洛乌索夫(Belousov),研究个人课题时,用掺入多种化学物质的溶液,来模拟人体葡萄糖吸收的部分过程。

别洛乌索夫神奇地发现:试验台上的溶液,摇晃的时候是澄清无色的,加入最后一种化学物质时,整个溶液变色了,但随后发生的事却不合常理,混合溶液再一次变得澄清。

试验发现不同化学物质混合后会发生反应,不会自行回到原始状态,回到未混合的状态,可从无色变成有色,却不该再变回无色。

最让人震憾的是,别洛乌索夫的溶液并不只是自行回到无色,而是振荡变化,在无色和有色间交替变化,像是被某种款知化学物质催化的似的。

别洛乌索夫的化学振荡反应,绝未违背物理定律,它是由3个不同的反应组成的化学振荡反应的结果。



溶液自发的随机的产生着绚丽的涟漪状图形变化,这个现象很好的说明了事物(系统)在不受外部条件因素干扰的情况下存在自发无规律变化的可能性,也就是来自事物内部的自发干扰。

别洛乌索夫的混合溶液在培养皿中,无须人工干预它,溶液能自组织形成各种图案,溶液反应振荡出许多效果,其中不只有图灵的那些简单的斑点条纹,还有许多令人惊叹的美妙结构和模式,形状的效果却不知从何而来。这是著名的别洛乌索夫-Zhabotinsky反应即BZ振荡反应。

BZ振荡反应奇妙之处在于,它是一个再现了图灵方程式的系统,使得看起来非常普通的溶液,产生了精妙的波状、涡状和螺旋状图案。

这断然不是理论科学,别洛乌索夫的溶液以协调波的形式运动,如同心跳时心肌细胞协作的方式。动物的皮肤生长和心跳节奏,自组织在整个自然界随处可见。

同理,DNA具有第二种语言,迄今为止未知,它能够与我们身体的细胞对话:它传达了更为复杂的生命指令,当它完全揭开面纱时,它也会使我们理解癌症的语言,或许也会解释直觉等现象。

DNA会唱歌

细胞生物学家David Deamer博士(现在在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Deamer博士因其对生命起源的研究而享誉国际。他根据DNA双螺旋中碱基序列的映射创建了非常有趣的音乐盒(DNA Suite和DNA Music)。

实际的DNA振动频率直接从分子领域收集。然后将这些频率排列为音调的“音阶”,并用作音乐作品的基础。完全基于从DNA中自然发生的某些频率衍生的调音系统。

每个人类细胞的DNA中有大约30亿个碱基对。如果它们被打开,它们的长度约为3英尺。然而,每一个都拥有四种DNA碱基:腺嘌呤,胞嘧啶,鸟嘌呤和胸腺嘧啶,分别由碳,氢,氧和氮组成。

通过测量DNA的实际分子振动,并用红外分光光度计记录,将DNA的每个部分暴露于红外光并测量吸收的波长,从而确定其声音频率。令人惊讶的是:“一些频率组合”。

科学证实声音和光线可以直接影响身体的愈合过程:辛辛那提大学的研究人员已经成功地将高频电信号应用于血管细胞,效果很好。治疗慢性和持续性伤口,如糖尿病溃疡。音频疗法为各种疾病,寄生虫和细菌和真菌感染提供了有效治疗方法。

这些发现表明,每个生物体都有其独特的共振频率,输入频率,可以在不使用药物或侵入性程序的情况下疗愈疾病。

测量了四种碱基分子:腺嘌呤,胞嘧啶,鸟嘌呤和胸腺嘧啶。经受光照后的每个基础分子产生约15或18个频率,总共60个频率。



如果它们被配置为音阶,从最低频率到最高频率,大约2和1/2倍跨度,具有显著的间隙或距离。



DNA就是通过这些频率的组合,在唱歌和自组织。我们可以听到隐藏的生命之美,一切都是艺术。音乐(字面意思)在混沌模式和数学中反映了自然本身的本质。

一些传闻说,地外文明将频率调谐作为普遍的能量运用和信息传播的手段。

1974年11月16日,由卡尔·萨根特别设计的信息(向外星人介绍人类)传输由世界上最大的射电望远镜-位于波多黎各的阿雷西博-送入太空。上图左图案。

2001年8月14日,在英格兰最大的望远镜旁边发现了一个外星人人脸麦田怪圈,3天后,距离这张脸200米的地方出现了类似磁带的东西,被发现与1974年阿雷西博的射电望远镜发出的非常相似。其中一个图案,被认为是外星人的信息发送方式。它与2000年的一个麦田怪圈非常相似!




河流的流动,人类心脏的跳动,地球轴线的摆动。节奏非常类似于海岸线,云和山脉等。那么,大脑在某种程度上将现实视为一种音乐。同理,艺术家创作的音乐像我们尘世的家一样。难怪我们喜欢它。

很多人喜欢甚至渴望这些DNA声音。这些特殊的DNA音律,起源于光,深深地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声音后面的内容然后被允许深入到我们的心灵。

各种层面的生理和情感交流往往变得更加清晰和明亮,健康。大自然喜欢这些共振状态,浪费的能量非常少。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我们的心理和生理能够通过声音的共鸣来识别生命的模式。

科学家在继续研究物质和音乐形式的关系。无论是星球、原子核的磁旋转还是其他自然现象。

我们仍然生活在一个受固有物质科学概念支配的世界,但是未来是身心灵合一的时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