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的5个惊人功能和对人类的影响

UAP是指身份不明的空中现象,是UFO的严肃叫法。



为什么UAP受到如此巨大的关注,和自身展示出来的卓越能力有关。UAP至少具有以下五个因素中的一个。

1)反重力

我们都知道不带机翼或螺旋桨就可起飞的唯一飞行器是热气球。UAP缺少像机翼这样的气动组件。历史上UAP有各种形状:雪茄,圆盘,球形,三角形。最近甚至爆料出,美国东海岸飞行员遇到过一种,半透明球形,内部包裹着立方体的UAP。

2)突然和即时加速

UAP可以如此迅速地加速和改变方向,以至于普通生物很难承受这样的过载,而且在如此极端的加速度下,材料本身也可能受到质疑。

“尼米兹”事件中,雷达操作员观看到,UFO在海洋上空2万4千米下降到15米海面,其速度计算为超过30倍音速。

3)超高速度,无痕迹

我们知道普通飞行器,超音速飞行产生的冲击波可能会打碎窗户并破坏其他物体。

在UAP的整个历史中,没有人听说过UAP运动伴随着音爆声——打破声障。尽管速度极为迅速,但几乎无声息。另一个特征是没有“蒸气痕迹”。由于空气的压力,速度和温度的因素,普通飞行器容易出现蒸气尾迹并悬浮在空气中,但UAP很少显示这些信息。但是它们部分穿越云层的时候,会形成云洞。

4)低可观察性/隐蔽性

即使UAP静止不动,也很难获得出色的高清照片或视频。一些甚至出现像素化的表现。它们可能故意实施了隐身,某种电磁场或其他能量体包围。

5)跨媒介旅行

人类的交通工具都有专门功能,例如,火箭穿过高层大气。船只穿越水面。潜艇在水下航行。

一些UAP表现出了非常快穿越所有媒介的能力。“尼米兹”事件中,记录了一个UAP进入水中,并以500英里/每小时的速度行驶。

可以推测他们在技术,知识上都遥遥领先于我们。

美苏在研究UAP后得出结论,它们对国家安全基本不造成威胁。

我认为不明飞行物在某种程度上会影响我们。

一些人害怕它们,担心引发群体的竭斯底里。我觉得这往往低估了人们的理性。例如风暴51区,网上报名多达200万人。实际前往的只有几千人。而敢于冲击门禁系统的只是几十人。

对于UAP,我认为,更多有益的地方可能超出那些可能的威胁。

一、增加好奇心

当人们在天空中看到不明飞行物时,主要影响之一就是引起人们对不明飞行物和其他现象的好奇心。我们开始了解这种现象有多普遍,我们更多地仰望天空。我们谈论更多。我们观看视频并收听有关该主题的播客。我们花更多的时间考虑可能性。好奇心越强的孩子,学习成绩越好。对于人类整体进化无疑是有帮助的。

二、对话增多

各种目击事件后,更多与朋友谈论不明飞行物。在天空中,几乎没有什么能比目睹UFO振奋人心的了。我们需要确保我们不会失去理智,我们需要听到其他人的经历,以便我们一起探索这个现象。

当年冷战时期,无数核武器彼此瞄准。由于担心将UAP当成对方发射的导弹,美苏建立了第一条热线,彼此通报UAP现象,避免了悲剧的出现。

1983年9月26日,担任苏联国土防空军中校的彼得罗夫一名苏联军官在收到美国飞弹朝苏联发射的警报后,向上汇报预警系统有错误,成功避免苏联执行复仇核弹攻击展开第三次世界大战。根据后来的调查,苏联警报系统之所以会误报,是因为苏联卫星把云层反射出的阳光当作飞弹。我想他估计有类似的培训,不要将UAP当成对方的攻击,所以并不是特别相信导弹预警系统。

人类内部的对话,化解了很多危机。

三、更加开放,促进科学发展

当一个人目睹不明飞行物或其他异常事件时,结果,这个人变得对那些曾经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不是发疯,而是更加开放。

当然,背后的外星智慧的目标之一可能是达到“临界点”,使人们接受它。

在看到一些异常现象之后,必须质疑我们当前物理学的问题。UFO为什么会使惯性消失?不明飞行器中是否存在重力?它们如何穿越几十光年来到地球的?

这些现象,可以使科学家们更加仔细地反思我们所知道的东西,并朝着新的方向进行研究,从而有可能缩小与这些外星技术的差距。

四、思考我们与他们的区别和相同点

人类一直存在部落主义,民族主义,地方主义。我们趋向于将自己与其他群体分开。

想象一群外星人来到地球观察并与我们互动,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意图是什么。有时,与不明飞行物积极的互动。也有负面互动。

如前所述,这可能是不同的群体。

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至少说了三遍:如果面对外部外来威胁,我们所有的分歧都会消失。我们将作为一个物种而团结在一起……

不明飞行物迫使我们人类更好的团结,这是毋庸置疑的。然而,绝大多数现象显示它们极少攻击人类。这让我思考,既然我们人类可以团结在一起,为什么不可以和更多的宇宙生命团结在一起呢?

五、促进人类系统更稳定

文明是一个耗散结构,需要系统开放性,能量交换。地球是一个封闭系统,不可避免的造成熵增,而天外来客,相当于打开了封闭性,向内输入负熵。外面的负熵有利于平衡人类的正熵。

在远古时代,稳定性,往往由神话和传说,承担教化功能。

人类进入宇航时代,知识更丰富,能力更强,穿越了大气层顶部。一边是冷战,彼此仇恨。一边又准备征服宇宙,星际殖民。UAP的出现,人类可以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让这种浮躁心理冷静下来,有助于保护能力越来强的人类,不在自身混乱中毁灭。

一个例子是复活节岛的故事,一个封闭的系统,无节制繁育,坐吃山空,生态崩溃,以至于想造船逃亡,找不到几根好木头。

UAP的出现,让我们摆脱了宇宙孤岛效应,对内输入了负熵,我们开始对地球更加负责。

六、对未来希望增加

上世纪90年代,津巴布韦爱丽儿学校的孩子们看到,一枚不明飞行物降落在他们学校附近的草地处。一些孩子报告说和外星访客存在心理交流。它们提醒人类关注地球环境。



现在的孩子们已经成年了,他们仍然记得这些信息,以及它们对环境的关切。由于他们的经验,我们更关注环保的意义,可以给人类带来更大的希望。

UAP现象,让我们更开放,更加文明和理性,并促使我们选择一条充满希望的未来道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