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女神信仰的烟硝血泪史

公元前44年凯撒遇刺身亡,罗马人的生活顿生变局。罗马政府从先前的民主共和政体,短时间内就沦为独裁的寡头政治。后来的皇帝们透过屡次背叛盟友和暴虐的手段独揽大权。统治者奢迷而且颓废的生活作息没多久就腐化了全帝国上下的百姓。

时间来到公元100年,整个罗马帝国的主要城市都成了把宗教当成杂耍的马戏团。街道上满是呼求神明保佑的民众、算命半仙和江湖术士。随处可见新奇古怪的精神修炼和新兴的各路神祇。传承正统的灵性知识都已经消失殆尽。崇拜信仰已经是乱成一团。各家宗派喧嚣尘上,全都在争夺名气和经济利益。就连传统悠久的希柏利祭司团…也开始跟着随波逐流。

由于大众期盼有显赫男神的社会氛围,阿提斯从原本掌管农业的小神明,一路晋升成跟希柏利女神同等地位的主神。这无疑是人类宗教史上最严重的抉择错误。



死后生活的概念在当时流传开来,希柏利祭司团也开始用高得吓人的价格为特定人士提供特殊服务。公元150年左右,他们发起了圣牛血祭仪式:献祭一头牛,将牛血涂在人身上,以祈求长生不死。

后来,全国上下开始风靡天文学和占星术;阿提斯也跟着升格成月神,随后又再升格成太阳神。这种宗教信仰明摆着讨好社会大众的做法根本是玩火自焚。许多古代宗教因而威信扫地,最后接二连三地被信众唾弃。

时间来到公元300年,帝国威势江河日下。罗马已经是一座道德沦丧,百姓如同行尸走肉的城市。政府官员的贪腐问题猖獗。这个曾经透过征服和劫掠获取财富的帝国如今面临了版图严重过度扩张的窘境:军队接连败北;武装叛乱四起,国家的经济急遽恶化。随着帝国逐渐瓦解,焦头烂额的群众发疯似地找寻解脱之道。基督教就是在这种充满焦虑和恐慌的社会氛围中,开始萌生对社会和政治的影响力。

基督教被精心设计成包山包海,无孔不入的信仰系统。它不仅汲取当时最热门的宗教话题,例如:死后的生活、人模人样的神祇、处女生子、死者复活等等,更厉害的是,它在灵性方面提供信众们简单到不行的解决方案。例如:耶稣基督受难的宝血会洗净人类所有的罪恶,所以民众光是信仰他就保证可以上天堂。

基督教利用简单教条来吸纳信众的方式跟与阿道夫‧希特勒在德国经济大萧条期间吸引德国民众的手法如出一辙。如同后人诧异纳粹的恐怖一样,罗马人日后也发现到:基督教这一帖精神毒药远比精神空虚还要可怕。任何基督徒取得政权的地方之后都会出现恐怖统治,而且民众受骗上当后的生活毫无自由可言。.

公元312年,拥护基督教的君士坦汀皇帝登基,基督教在罗马政府的地位开始咸鱼大翻身。他即位后的首要政策就是颁发米兰诏书,藉由法律保护基督徒的宗教。接着他开始金援基督教的神职人员,为他们兴建教堂并赋予高官厚禄。君士坦汀的政治庇荫持续了将近20年,而基督教已经奠定了稳固的权势地位…准备好展开它祸害千年的死亡之翼。

公元331年,君士坦汀下诏剥夺所有非基督徒的身家财产,并且没收他们神庙中的金银财宝。非基督教的神职人员的生计顿时陷入绝境,同时也害得他们与信众的社经地位跌入谷底。更糟糕的是,这道诏书使得大量的财富转移到他们最可怕的敌人手上...也就是当年大喇喇地想消灭其他宗教的基督徒

公元337年君士坦汀一世驾崩。他的三个儿子同时继位并且瓜分了帝国。君士坦提乌斯二世起先控制着埃及、近东和中东地区。经过一番手足相残,兵戎相见的皇位竞争之后,他最后成为了罗马帝国唯一的皇帝。他在统治帝国东方期间下令关闭非基督徒的神庙(现在被称为异教徒)、禁止他们公开进行仪式并且对任何发表预言的人处以死刑。另一方面,他免除所有基督徒神职人员的纳税和劳役责任,同时赋予他们世俗法律的豁免权;等同放任他们肆意迫害异教徒。

过没多久,基督徒开始残暴的迫害和屠杀异教徒。阿斯塔拉女神在巴勒斯坦的神庙被夷为平地,神庙的祭司和女祭司都惨遭毒手。随即尼罗河神庙的祭司也无一幸免。当地群众发起暴动不久便遭到军队歼灭,神庙群和图书馆付之一炬,而所有的女祭司都被凌辱至死。

整个帝国都陷入了恐怖的宗教狂热:所有老百姓都被强迫改信基督教,不然就是酷刑或极刑伺候。公元386年,叙利亚的宙斯神庙被踏为平地;接着卡莱和希拉波利斯的神庙群也无一幸免。公元389年,狄奥多西皇帝颁布了狄奥多西谕令,继续摧残异教徒。亚历山卓的爱希斯神庙,接着是迦太基的坦尼特神庙以及无数的小神庙陆陆续续的惨遭破坏。

希柏利女神宗教对基督徒而言更是如同眼中钉,肉中刺。一来它有着渊远流长的历史:公元前6000年的史前时代就已经在加泰土丘扎根…几乎可说是人类的第一个,也是最古老的宗教信仰。二来它长久以来都受到民众的崇敬,堪称古代文明的精神支柱。

因此之后登基即位的君士坦汀二世便明令:尔后全帝国任何人发表预言都将处以死刑。这对西碧女祭司和神谕祭司们而言等同是赶尽杀绝。另外,由于许多异教徒宗教(由其是希柏利女神神庙)任用许多跨性别的神职人员,基督教领导阶层就向狄奥多西皇帝进献谗言:跨性别是违背自然而且邪恶的行为。

于是在公元390年,狄奥多西一世下诏将所有的跨性别女祭司处以酷刑至死或者用火刑柱烧死。这道诏书也成了基督徒攻击残存神庙的借口。这帮屠夫接着在帝国全境烧杀掳掠,涂炭生灵。几年之后,几乎所有在土耳其、埃及和中东的小神庙都被破坏殆尽,异教徒祭司和女祭司都已经殉道身亡。

译注:当年的跨性别祭司并没有做变性手术。他们多半是男扮女装,过着等同女性的生活。不论有没有自愿接受阉割,他们的社会地位都是受到高度尊重的知识分子和神职人员。

不论艺术、文学、科学都盛极一时的希腊罗马文明霎时间分崩离析...雄伟的神庙和图书馆沦为废墟。悠久的文化和传统走入历史,留下无限感慨。曾经是古文明中心的德尔斐神殿被下令查封。公元393年,神谕祭司传下了最后一道神谕:

『禀吾王:豪宫华殿皆倾颓。

阿波罗流离失所;神圣月桂凋零殆尽;

圣泉干涸;咏叹止息;

万事俱休矣。』

到了公元410年,抄掠神庙财产也只能杯水车薪。没多久帝国全面破产,社会结构连带崩溃,到处可见官逼民反。随后西哥德国王─亚拉里克率领军队攻陷罗马并且大举劫掠;西罗马帝国灭亡。

拜占庭(东罗马)帝国则是苟延残喘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公元5到6世纪,帝国在查士丁尼和提比略二世皇帝的统治之下,残存的异教徒神庙持续遭受人为破坏;异教徒祭司和女祭司也接连地殉道牺牲。就连拒绝接受基督教的民众也惨遭血腥镇压。

许多伟大的教师、医师、科学家和知识分子惨遭屠戮,只因为他们是异教徒。无数图书馆付之一炬,因只为馆中藏书的作者们是异教徒。焚书坑儒让整个西方世界进入人类历史上的黑暗时代:一场长达将近1000年的贫病交加,无知迷信的文明噩梦。

正当人类准备从宗教大屠杀中稍加喘息振作之际,基督教的狂热份子们已经完成了针对西方世界的宗教洗脑,并且建立起凌驾各国政府的宗教霸权。更严重的是,他们俨然成为了西洋历史书的唯一代言人。但是总有一天,他们必须为摧毁人类祖先的宗教信仰,以及掩盖自己反人类的恶劣罪行付出最沉痛的代价。

编者:我认为现在New age,新时代运动就是某种意义的古典多元信仰的复苏。历史绕了一个几千年的弯,多元化,万物一体,自带神性,不假假神,强调智性,科学和灵知的再次回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