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异功能者侦查外星人基地 遭到激光扫射 险些丧命

冷战是历史上一个奇怪的时期,偏执狂盛行,神经紧张,政府绝望。这也是这一个奇怪的时期,星际之门计划之类的东西才能实现。

星际之门计划(Stargate Project)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资助的一个项目,旨在为间谍目的培养Psi(超心理学,精神或超自然现象)。该计划获得了大约2000万美元,以提高其成员的心理能力,以便为情报机构确定军事目标。此计划不要与1994年的电影《星际之门》相混淆。



据称,星际之门计划已经解散,其幸存的成员仍然对其工作坚定支持。实际上,一些前成员继续在超心理学和其他深奥领域内从事相关工作。

1970年,美国情报人士认为,苏联每年在“心理电子”研究上的花费为6000万卢布。为了回应有关苏联计划取得成果的说法,中央情报局于同年启动了一项名为SCANATE(“按坐标扫描”)的新计划的资助。



1972年,加利福尼亚州门罗帕克市的斯坦福研究所(SRI)开始进行远程观看研究。研究的支持者说,在后来的实验中,经常超过客户要求的最低准确率65%。他们的显然成功的结果引起了美国国防部的关注。美国陆军情报局于1978年中将其正式化为行动计划——GRILL FLAME。

远程查看是指无需使用您的身体感觉或任何先验知识即可获取有关遥远或非本地地点,人物或事件的信息的能力。远程观看与自然的心理接受能力不同,因为远程观看是任何人都可以学习的受过训练的技能。这对我们所有人都有潜在影响。

训练有素的远程查看者可以仅基于地理坐标,而无需视距离而精确地识别目标的特定细节。而且这些坐标不必是地球坐标,它们可以是遥远星球上的坐标,例如查看火星上的古代文明,当斯旺查看土星环时,NASA还没发现它。



英格·道格拉斯·斯旺(Ingo Douglas Swann)(1933年9月14日–2013年1月31日)被称为通灵艺术家和作家。斯旺是星际之门最杰出的成员之一。

远程查看,是斯旺与Puthoff和Targ协作开发的。他们是两位物理学家,他们今天在同样引人入胜的领域继续工作。



哈罗德·E·普索夫(Harold E.Puthoff),生于1936年6月20日,是美国工程师和超心理学家。在2010年代,他与汤姆·德朗(Tom DeLonge)共同创立了“致星辰”公司。是研究激光和奇异推进系统的科学技术副总裁。



Targ现在已退休,但继续撰写书籍并发表有关ESP的演讲,他相信我们生活在一个非本地时空中,这个想法并不新鲜。薛定谔和其他物理学家的量子研究在过去证明了这一点,Targ相信心理现象和量子物理学之间存在联系。

星际之门计划的另一位获得更多认可和成功的学生是约瑟夫·麦克蒙伊格。1981年,麦克莫尼格(McMoneagle)远程发现了一个秘密的苏联造船厂,在那里俄罗斯人正在建造一种新型潜艇,比美国军械库中的任何一种更大,更先进。麦克莫尼格认为这种船体是用一种从未有过的新技术组装而成的。

当他描述将船体是两部分拼成时,海洋工程师嘲笑他,并把他当废话了。但最终情报证实了他的启示,证实了俄罗斯人的“阿库拉”(Akula)潜艇的存在,一个能够携带200个核弹头的庞然大物。

星际之门计划(Stargate Project)于1995年终止并解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报告得出结论说,该计划对任何情报行动都毫无用处。该计划提供的信息含糊不清,包括不相关和错误的数据。

但是它的支持者们显然不这么认为。斯旺在他的书籍《渗透:外星人和人类心灵感应的问题》中,除了回顾查看月球外星人基地,土星环,监视地球上外星人等故事外,尤其令人深刻的是,他和军方人士前往阿拉斯加某处的“外星基地”查看时,遭到攻击,险些丧命的情节。

今天为您选登这一部分细节:

1977年7月初,也就是我在灰尘中发现这条信息的几天后,我收到了预期的联系。

当我走进房间时,阿克塞尔在我耳边低语:“你现在能出去度周末吗?我想带你去个地方,给你看点东西。只需点头表示,是或否。”

我点头称是。在大厅外的停车场停着一辆车,是一辆高轮吉普车。阿克塞尔自己就是司机。

我们一声不响地离开了SRI场地。阿克塞尔开上了通往圣何塞的高速公路。然后问:“你见过不明飞行物吗?”

“是的,我想是的。”

“你能描述一下吗?”

“嗯,当我在图埃尔读高中的时候,经常爬到一座叫做Little Mountain的大山的山顶。你可以看到广阔的博内威利山谷和北部的大盐湖。这景色真是太美了。我注意到在盐湖城上空有一个非常高的光点。在往西飞,我以为那是一架飞得很快的飞机。但是在向西飞行的某一时刻,它突然以一个直角向下转弯,正好90度。笔直地往下掉,落在岛屿或山脉的阴影里。我站起来,以为飞机爆炸或坠毁了。但就在我这么做的时候,那东西从阴影里笔直地立了起来。在空中,它又上升到它原来的高度,大约三万五千英尺或四万英尺高,一旦到了那里,它就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直冲西边消失。多年后,我断定那一定是不明飞行物。”

阿克塞尔罗德沉默了。天气很热,吉普车没有空调。然后他说:“可能有机会近距离看到其中的一个。”

“你是说这附近有一个!你捕获一个?”

“哦,不,不是那个。我们必须去旅行,然后徒步到一个,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次的地方。”

阿克塞尔罗德开车把我们送到圣何塞机场,我们径直穿过大厅,出了候机楼,来到一架等候着的李尔(Lear)喷气式飞机前。

其他人也让我坐过类似的飞机,富人有兴趣讨论使用Psi来发现沉船,宝藏和石油储藏。

我喜欢优雅的喷气式飞机,因为它们给人一种富裕和强大的感觉。

在飞机旁边等候的是无处不在的双胞胎,这一次他们穿着橄榄绿的连身衣,戴着明显军事色彩的头盔。

大约三分钟后就升空了。阿克塞尔说:“我们要去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那里会很冷,也很粗糙。但是我们有你所需要的一切,包括你的雪茄。”他笑了。

“大约5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过了两个小时我们还要开车。不要问我们要去哪儿,因为我不能告诉你——你最好还是不知道。”阿克塞尔说。

我回答,“如果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许我能更好地工作。

阿克塞尔吃三明治时皱着眉头。“嗯,我不能告诉你太多,因为这样做会危及我们的使命,也许你也会。但我可以问问你,你认为这是怎么回事?”

“嗯,我猜你们这些家伙,不管你们是谁,都有一个问题,从我所知道的来看,地球正处于某种围攻之中。UFO到处都有,成千上万的人都能看到。然而,他们是虚幻的,我会猜想,你很绝望,至少会尝试用通灵术来帮助你。”

“你看,”阿克塞尔笑着说,“我什么也不必告诉你,是吗?”

所以我安定下来,试着睡觉,我真的睡了。阿克塞尔后来叫醒了我。

“系好安全带,我们马上就要着陆了。”我向窗外瞥了一眼。外面很黑,到处都没有灯光。但不久我们就在没有灯光的帮助下,沿着跑道颠簸下降了。

“没有灯光?”我说。

“这是一架非常高科技的飞机。”阿克塞尔说。

飞机一着陆,我们就从喷气式飞机上下来,进入了凉爽而冰冷的空气中,空气中充满了松树的味道。

我们唯一的灯是双胞胎拿着的手电筒。附近有一辆面包车,涂着迷彩。在附近,我能辨认出一座小建筑物,但它是空的,至少里面没有灯光。

“这里有一件连身衣,”阿克塞尔说。“它是加热的,很轻。你必须把所有东西都拿掉,而且身上不能有金属。我知道你有补牙,但我们对此无能为力。”

我很快就穿好了,那里有足够大的口袋装着雪茄。

在我换衣服的时候,双胞胎兄弟发动了面包车,我们去了我们要去的地方。开车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我们爬过几座山,走过几段陡峭的弯路。没有人说话。在黑暗的天空衬托下,我可以看到高大的松树,它们自身的黑暗遮蔽了数十亿颗星星那令人惊叹的美丽景象。我断定我们是在遥远的北方。

到了某个地方,车的马达声停止了。然而面包车仍在前进。我不知道一辆货车如何在没有引擎的情况下移动。最后,面包车停在松树下。我们上岸。得走大约40分钟。

阿克塞尔低声说:“尽可能的团结是非常重要的。照我们做的做,不要出声,不要说话!不要点燃雪茄。”

我们就这样走着,几乎是在一片漆黑中,但走得很快。在某些时候,双胞胎中的一个会挽着我的胳膊帮我,例如,越过一条小溪或绕过一块看不见的石头。他们戴着一种护目镜,可能是夜视仪的东西。

我一点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给我提供这种东西。

我们越过一些山脊,然后向下进入松树丛生的大片土地。然后我们爬进,在几块大石头后面,坐到了一层厚厚的松针垫子上。

阿克塞尔低声说:“我们到了。在我们前面有一个小湖。当黎明来临的时候,你可以透过松树看到它。我们现在等待,希望我们是幸运的。什么也别说,别出声。”

“幸运”是什么意思?我什么也看不见,除了东方最微弱的蓝绿色曙光。

我对阿克塞尔罗德耳语道:“我该怎么办?”

“你看,我们以后再汇报,”他回答。“但是从现在开始保持完全的沉默是非常重要的。不许动,除非我叫你动。它们疯狂地探测热量、噪音和运动。”

所以,我沉默了。但突然,这对双胞胎发出了某种手势。我们四个人像石头一样静静地坐着。

阿克塞尔低声说,“请!不。如果我们不让你动,你就别出声。”

我的眼球转了一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只是湖那边好像起了灰雾。我还以为是晨雾。雾持续了大约五分钟,我突然看到“开始”了。因为转眼间灰蒙蒙的雾变了,先是明亮的霓虹蓝,然后是愤怒的紫色。

在那一刻,阿克塞尔和双胞胎中的一个给我肩膀每边都放了一只有力的手,他们做了一件好事。一道紫色、红色和黄色的闪电从云层中向各个疯狂的方向射出,如果不是被压住,我可能会跳起来。

然后,它就出现了。一开始还有些透明,但在接下来的一秒钟里,就像不知从哪里消失了一样,它就在那里!——在湖水倒映的湖面上,我看得清清楚楚。它变得越来越大!我真的不知道我期望的是什么,但我以为我看到的,会是像是飞碟。宝贝,这里没有碟子。因为它是三角形的,它的顶角是倒着的,所以总的来说它是菱形的。

在我惊讶的那一刻,我们能听到“风”来了,它像一个有形的磁场从我们身边经过,沙沙作响的松树围绕着我们,以至于一些松果和树枝落在我们身上。放在我肩膀上的两只坚实的手握得更紧了,警告我不要出去。纯粹的生理反应。与此同时,像红宝石一样的激光光束开始从“物体”中射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物体”现在变得越来越大,而在湖面上仍然保持着原来的位置。

这时,双胞胎中的一个正在轻声说话,尽管他的声音在我听来像打雷一样。“狗屎!他们包围了这个地区!他们会发现我们的!”

我没有时间去想他是什么意思。事实上,一些激光红色的光束已经开始炸掉松树了!所有的东西!与此同时,那个“东西”现在已经增大了,大概有九十英尺宽。到目前为止,这一切已经完成了一片寂静。不过,现在可以听到树木发出的爆炸声了,同时我开始听到低频的颤动。

“他们在森林里炸鹿或箭猪之类的东西,”阿克塞尔用平静但紧张的声音轻声解释道。在美国,光束感应生物体内的热量,它们肯定会瞄准我们。就在那一刻,两只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肩膀,我被拖回了河里。

我们刚才所在的地方发出一声可怕的“砰”的一声,附近几棵大松树的大树枝纷纷落在我们身上。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那个三角形的东西,但在那最后一刻,我看到湖水像瀑布一样向上涌动,好像被卷入了水中的“机器”。



我的屁股摔得很重。但我的脚拖着,那对孪生兄弟把我拉起来,夹在他们中间,顺着河跑了一小段路,突然把我像一袋玉米一样扔到一块岩石下面。

我们四个人身上像火柴盒里的老鼠一样挤在一起。阿克塞尔喘着粗气。双胞胎呼吸困难,我几乎没有呼吸,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是一块石头或一根棍子把我的连衣裤划破了,我的腿上还在流血。然而,我不需要低声的指示来告诉我要尽可能的安静和安静。我几乎被一种几乎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恐惧吓呆了——但也有一种激动。

我们在那里停留了一段时间,据我所知,这段时间可能持续5分钟到5个小时。在这个永恒的区域,我听到双胞胎中的一个说:“现在一切都好了——这绝对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事情。”

阿克塞尔问我有没有受伤。这对双胞胎站了起来,最重要的是,他们在调查环境时冷静地检查了漏洞。我第一次注意到,天空被阳光普照,松树郁郁葱葱,鸟儿已经鸣叫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颤抖着站起来,把肚子里的东西吐了不下三次。阿克塞尔忙着检查我的腿上的伤口(伤口不是很大,但已经足够流血了)。

最后,阿克塞尔说小溪里的水很好喝,双胞胎中的一个使劲地摇了摇头。好像我们该走了,我们就好像刚从远足探险回来似的。

阿克塞尔罗德边走边问,“那么,你感觉到了什么?”

我突然大笑起来:“你完全是疯子!”

我必须冷静,沉着,镇定,对任何事情都有良好的感觉。

“这是某种——无人驾驶,由其他地方控制。不是吗?”

阿克塞尔皱起眉头,看着我们正在下降的山坡。

“它在这儿干什么?”他试探地问。

“嗯,这是渴了!很明显,我们要面对的是水。有人在某处需要水……所以我想他们只是来拿。不需要通灵就能看到!是啊!就是这样,补给飞船!让我们开车到地球去购物,买我们需要的东西,诸如此类。”

我们继续沉默地走着,直到我们再次开着面包车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行驶。

“你知道,阿克塞尔,”我终于说,“他们真卑鄙,要对着鹿和箭猪狂轰滥炸。我读到过一些降落的不明飞行物将人类化为灰烬。这是真的吗?”

我自言自语。我想是的。我想我们也会被炸飞的,不是吗?你们似乎已经习惯了,是不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做一次?

当我们终于到达了飞机跑道,我以为这是一个秘密的机场,我发现这里是密集的人口的城市。

“他们知道你是什么人吗?”我问,向旁观者点点头。阿克塞尔回答说:“嗯,通常被告知我们是富有的环保主义者和鸟类观察家,我们正在评估酸雨造成的破坏。”

我咯咯地笑了。

双胞胎兄弟发动了飞机——大约十分钟后,我们翻过了一大片美丽的高山,又过了一大片,大约四十分钟后,我们翻过了一段海岸线,越过了海洋。

“对物体如何自我运输有感觉吗?”阿克塞尔问道。

“嗯,它一定是某种‘空间替代物’,但真的是什么,阿克塞尔,我不知道。”

我接着说:“我记得,那东西没有‘移动’。本身。它生长在它出现的地方。那是一个金字塔形的东西,不是一个碟子。我们想象飞碟在空中飞翔,事实上,当我们想到空中的东西时,我们想象在空中飞翔,我们不会去想那些在空中生长的东西。”

阿克塞尔罗德打量着我,但我看到他正在流汗。

“你是病了还是怎么了,”我问。

“我想我们摔倒的时候我弄断了一根肋骨。不要紧,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想说什么?”

“在我们对遥控能力的研究中,我们发现,当观众看到他们不理解的东西时,他们会用对他们有意义的方式进行解释,例如,对于一个从未见过原子反应堆的观众来说,他们所感觉到的东西可以被描述为茶壶,茶壶都是热的,看起来也很热。我们称这种分析叠加,意思是将未知的、未被识别的或不熟悉的事物与已被识别的心理图像重叠的思维动态过程。在一个有原子反应堆的地点的远距侦查中,精神主体很可能用这种方式来覆盖这些印象,因为这些记忆图像最接近于被精神感知的东西。如果你花时间让观众研究原子反应堆的图表,以及它们和周围环境的照片,下次他们遇到一个通灵者时,他们更有可能正确地识别它,而不是称它为茶壶。但是将军,人们总是这样做。当他们遇到他们不理解的东西时,他们倾向于用他们理解的方式来解释它,他们得到的解释与他们所经历的并没有多大关系。换句话说,他们通过我所说的“现实的跳跃者”来处理未知的事物,并提出一些符合他们当前现实的东西——但这些东西,可能与他们所经历的现实并不相关。人们用符合他们已知的东西来填补未知。”

“这里的证据是,当五个人看到他们经验之外的东西时,其中一个可能会说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其他四个可能产生四个不同的解释,他们所看到的。但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表象,而不是客体。因此,如果你一直问我感觉到什么,我很可能开始抓住替代物来解释它。”

阿克塞尔在座位上扭来扭去,以便坐得更舒服些。

“换句话说,”他评论道,“你只是用你已经经历过的东西来评估你所经历的,是吗?”

“差不多。在对远距飞行、透视能力、有时甚至是心灵感应的实验测试中,情况确实如此。但是,这是一个心理学上已经了解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现象。唯一的问题是,这种理解不能广泛地应用于人类的理解。大多数人被迫给出的答案,最终不过是他们当初无法理解的东西的一种逃避现实的解释。我们解释我们不理解的东西,通过我们认为我们理解的东西。我当然不明白我在湖上看到了什么,我认为承认这一点才是勇敢的表现。”

“好吧,好吧。”阿克塞尔做了个鬼脸。

“它们到底是什么,我们要用什么来了解它们是什么,”

“是的。我咯咯笑了。遥视新手可以研究一本书——所有已知的原子反应堆图表。你有一本不明飞行物图表的书吗?如果你告诉我这将是一个物化的、悬浮的三角形,我可能不会如此震惊,而且可以更近距离地观察它,而不会搅乱我的现实跳跃者。”

阿克塞尔罗德笑了,改变了话题……“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可能是一个危险的风险,让你暴露在这个任务系列,啊,我们真的没有权利这样做。”

我笑了,放松了下来。“天啊,阿克塞尔,我准备再来一次!”

“嗯,下周,你将被要求进行全面的体检,表面上是为了监督你项目中人员的健康状况。我们只是想确定你没有受到身体伤害。进行检查的医生将是对我们的存在一无所知的普通医生。你能解释一下你腿上的伤吗?”

“下周,我们要去卡塔琳娜岛用潜水艇做一个水下远程观察实验——我没事,我腿上的伤口很小。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我最后一次见到阿克塞尔罗德是在圣何塞机场,我与他的遭遇以及他的超地下秘密任务就此结束。我对那个故事一个字也不能证实——正因为如此,我从来没有打算把它写下来。

斯旺还参与了对地球外星人活动的监视。这篇文章中,有所涉及:

揭秘那些游走人群中的外星人和对他们的秘密监控

多年来,持怀疑态度的人一直试图驳斥星际之门项目的工作或将其视作谎话。电影《凝视山羊的人》是根据该节目制作的,完全是对它的嘲弄。

曝光那些生活在人类身边的外星人照片

但正如斯旺说的,地球某种程度被UFO包围着,各种和人类外形差不多的外星人在地球上活动和居住。斯旺说,它们的强劲对手是人类中的通灵者(ESP)。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