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是名佛教徒 名字叫耶萨(ISSA)

耶稣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他个人在13到29岁之间确实有许多漏洞,没有耶稣在巴勒斯坦下落的圣经纪录。最近,BBC的纪录片,证明耶稣实际上年轻时代是一个佛教徒,而且也并没有被钉十字架。文章底部有视频。

揭示耶稣在佛教寺庙中被发现的故事。

一名名叫尼古拉·诺托维奇的俄罗斯医生,19世纪在印度,西藏和阿富汗旅行。底部有他游记的详细记录。




据说他翻译了一份文件,讲述了耶稣,又名伊萨(耶萨),神的儿子的故事。

这个故事说,他在一世纪出生在以色列贫穷的家庭。佛教喇嘛把他称为神的儿子。

1894年尼古拉·诺托维奇(Nicolas Notovitch)在巴黎出版的《耶稣基督佚史》(英译本The Unknown Life of Jesus Christ)。作者是俄国作家兼旅行记者,他声称在克什米尔一座喇嘛寺院中发现一部经卷《圣者伊萨生平》(The Unknown Life of Jesus Christ),提到伊萨(Issa他认为是耶稣)曾来印度学佛。

喇嘛向诺托维奇解释了这个定义,耶稣在修行期间达到的水平,据说是一个极端的水平。

喇嘛说耶稣是一位伟大的先知,是二十二位佛陀之后的第一名。

他说,他构成了上帝的灵性,比达赖喇嘛大得多。

寺庙的文件发现和翻译恰好与被称为“失去的耶稣之年”的事情是一致的。

在佛教体系里面,圣人或伟大的佛教徒去世后,喇嘛就会寻找他的转世儿童。一旦这个孩子在父母那里到达合适年龄,就被带走,然后受到佛教信仰的教育。

许多专家认为,这是耶稣诞生之夜的三位智者在伯利恒访问的故事的起源和基础。

耶稣13岁时与智者一起去印度,作为佛教徒长大。

很多喇嘛说,耶稣来到印度学习佛法,并从佛陀的智慧和法律中获得灵感。有很多这方面的记录,也包括尼古拉斯·罗里奇在内的记录。

因为提倡众生平等,反对种族歧视,耶稣被印度人流放到了喜马拉雅山。耶稣在许多圣城,包括贾甘纳特,拉贾格里亚和贝纳雷斯这些地方度过了一段时间,婆罗门人流放他,耶稣不得不逃离,去了喜马拉雅山继续学习佛教。

也有一位德国学者霍尔格·克斯滕(Holger Kersten)写耶稣,说耶稣已经定居在信佛的印度的雅利安人之中,他想完成自己。

英国广播公司BBC制作了一本题为“耶稣是和尚”的纪录片,它提出耶稣没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理论。他回到了他所爱的地方。纪录片说,耶稣逃脱了死亡,并与犹太定居者一起留在阿富汗。

BBC纪录片:耶稣Jesus是一位僧人。

据说当地居民确认耶稣在克什米尔山谷度过了多年,并一直呆在那里,直到80岁才去世。

耶稣在印度,西藏和附近的地区总共花费大约61年时间。有当地人相信耶稣实际上最后长眠于克什米尔的斯利那加的罗扎巴尔神社。

尼古拉·诺托维奇游记。

俄国历史学家、科学考察旅行家尼古拉·诺托维奇多次游历东方。1887年秋天,他到达印度北方的克什米尔,计划从克什米尔首府斯利那加出发,沿喜马拉雅山,前往拉达克考察。考察队历尽艰险,来到3590米高的佐吉山口。

诺托维奇一行来到一座佛教寺院。因为他是欧洲人,所受到的招待比之穆斯林要热情得多。他问一个喇嘛,原因何在,于是引出了下面的对话:

“穆斯林与我们的宗教毫无共同之处。欧洲人则完全不同。基督教徒接受了佛祖的伟大教义之后,独树一帜,创造了另一个达赖喇嘛,连接苍天与尘世。”

“您所说的那位基督教徒的达赖喇嘛是谁?”诺托维奇问道。

“先生,我们不把他看做唯一的神子,面看作是芸芸众生中的出类拔萃者。实际上,佛祖将他的精神附在先知伊萨的肉体上。伊萨不用火与剑在全世界传播我们伟大而又纯真的宗教!”这位喇嘛边说边转动手中的嘛呢轮。

“伊萨是一位伟大的先知,是佛祖门下的一名高徒,他的伟大远远超过任何一位达一赖喇嘛,因为他接受了我们主的精神。他向你们传授教义,引导你们罪恶的灵魂回到神的怀抱,使你们有资格享受造物主的恩德,并且使每一个生灵都能够分清善恶。他的名字和业绩已载入我们神圣的经卷。”

诺托维奇对这位喇嘛的话迷惑不解:先知伊萨,他的教义,他的受难,我们基督教的达赖喇嘛,这一切越来越使他想到耶稣——基督。

最后,他问这位僧人:“这些圣书在什么地方,是谁写的?”

“伊萨的经书共有几万卷,存放在拉萨。在几所大寺庙里都存有抄本。可惜,我们没有这种经卷抄本。我们的寺院太小。”

诺托维奇打算寻找这些经卷。于是,他来到拉达克的首府列城,最后在他的恳求下,寺院终于将两卷厚厚的经书送到他的病床前。松散的书页因年久币变黄了。在以后的两天里,寺院长老给他诵读了这部奇异的文献。

现将这部经卷的法文译本的主要内容归纳如下:

经卷扼要叙述了以色列人的远古史和摩西的生乎,然后讲到永恒的精神如何决定变成人形,“现身说法,——启迪众生洗心革面,让灵魂超脱凡尘,尽善尽美,进入永恒的、吉祥常存的天国”。

于是,一个具有神性的男孩在遥远的以色列降世。人们给他取名为伊萨。这个男孩在14岁时,便随同商人来到辛德地区,“他在神喜爱的国家定居,服从尊者,潜心修行,研习佛法”。年轻的伊萨游历了五河之邦(即旁遮普),在“迷途的耆那教徒”中间稍事停留,“然后前往贾尔加纳特。“那里有梵天的白衣祭司热烈地欢迎他”。伊萨(耶稣)在那里学习和疏解《吠陀》,后来给首陀罗种姓的最低等级的人讲经。他因此招致婆罗门的不满。因为他们感到自己的领导地位和权力受到了威胁。他在贾尔加纳特、拉贾格里哈、贝拿勒斯和其他圣城度过了六年,后来因婆罗门的恼怒而不得不逃走,他认为,按等级对人作出不同的评价,并不是神的旨意。

令人该异的是诺托维奇所找到的经文与《四福音书》有许多相同之处,如在引文中,两者都较详尽地描述了耶稣的性格。他反对剥夺低等级的人权的等级制度。

于是,伊萨走进喜马拉雅山,来到尼泊尔。他在这里研读佛经达六年之久。他传播的教义简单明了,尤其符合被压迫者和弱者的要求。最后,他云游西方各国,传经布道.他的盛名传得比他的行程还快。

诺托维奇回到欧洲后,试图与几位教会要人取得联系。报告他的惊人发现。大主教力劝他不要把他的发现公布于众,但是,却拒绝说明理由。

最后,书稿总算发表了,但并没有产生很大的影响。基督教教会的权势、影响和威望十分强大,以至宗教教义的真实性根本不容怀疑。批评家和怀疑论者被咒骂为亵渎神灵的异教彼,被封住了口,遭到冷落。诺托维奇本人没有可能对自己找到的证据进行令人信服的科学论证。

诺托维奇发现的著作并不是耶稣在印度的唯一证据。1908年,英国出版了一部题为耶稣基督的《瓦塞曼一福音书》的著作。作者只署名“烈维”,令人神秘莫测。关于耶稣在印度讲学的年代,这部福音书与《圣贤伊萨的生活》一书惊人地吻合。

虔诚的佛教徒深信,基督是莲华生的化身,是同一个人。因此,欧洲传教士们最后不得不放弃使西藏人改变信仰的计划。其原因不是他们遇到了抵制。恰拾相反;因为在西藏人看来,是他们的教义和释迦牟尼、莲华生和其他佛教祖师的教义基本一致。

诺托维奇:当我到达穆尔贝赫村时,看见了一尊雕刻在悬崖峭壁上的商达12米的弥勒佛雕象。他是释迦牟尼所预言的救世主——未来佛。从发音来看,弥勒的名字与阿拉密阿语的“弥赛亚”相近。

犹太人至今仍期望救世主弥赛亚会到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