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生是外星人 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 七

我只在丽亚的飞船上旅行过四次,她总在我意想不到的地方遇见我。

我今天在大学见到她了。在我停车的时候,她经过了那个地方。她将双手放在眼睛高度向我打招呼。我笑了。我邀请她上车。我想和她谈谈。

“丽雅,你怎么总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找到我?”

“那是相对容易的,教授。我已经告诉过你,你的辐射能和其他人不同。这就像每个人的手纹不同一样。”

“如果我告诉别人,我经常和外星女人聊天,他们会相信我吗?”

“嗯......也许不会。这正是为什么许多星际种族,纷至沓来,来到这个星球,却一片宁静。因为他们给一些人,我是外星人的证据,对方却不会相信。”

“丽雅,你为什么不在公共场合讲话?为什么不上电视呢?”

“他们不会相信的,教授。我们的外表和你的相似。我们被创造出来的基因计划和你们的相似,只是有一定年限差异。你的DNA退化并停止产生健康的细胞,此外,我们之间没有太大的化学差异。我们对自己的器官有严格的控制外,我们的DNA并没有阻止细胞的进化,而是使它们具有亲和力,并起到延续年龄的作用。”

“我已经向你们解释过了,这发生在你们的祖先身上。”

(注:即地球人类DNA,在远古时期遭到过修改。)

“我有机会认识一个在瑞士的人。他缺一只胳膊。他正与昂宿星人接触。我也随机形式拜访过他。我们,这些先进的星际文明,会互相帮助,分享我们的知识。我们极为痛苦地看到你们不参与其中。很好,这个人叫“比利”,他遇到过很多次外星人。昂宿星文明给他送来了样品。他们允许他拍摄他们的船只。他和几个外星女人一起坐过船。他们给了他一块制造船的金属材料样品。它是一种自我再生的金属,就像你的细胞,但却是化学-矿物结构。嗯,他们允许他采集样本并拍摄。他拍了许多照片。你知道,如果我们不想,你就不能拍摄到我们的船只。昴宿星人允许他。”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起初没有人相信他。然而,当他展示给他的矿物样品时,这改变了事件。他被调查了。他被反复询问了很长时间。他们指责他,最重要的是,认为他是狂热的宗教分子,声称他编造谎言。不过,消息灵通的人和一些科学家对此表示怀疑。同样的,和比利的遭遇类似,他们(外星人)给了一位非常重要的俄罗斯联系人样本,他在接受审问后死亡。你们不是唯一一个被告知危险的人。他们(外星人)也谈到了一个威胁你们的种族,它将在20世纪90年代末左右到来,也许会更快。他们可能和我们是相同的种族......但可能是不同的DNA配置。它们非常具有破坏性和残忍。他们不是为和平而来的。比利知道这一点,昴宿星人告诉了他。但是没人相信比利的话,你们人类应该听的。我告诉你,教授,如果这种种族来到你的世界,它将伴随着它在数千年积累的所有力量而来,而你将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他们的存在。比利知道这一点,而且不只是他;世界上还有更多的人。但有些人宁愿保持沉默。你也许可以为披露真相,贡献一粒沙子,但最后,他们会像对比利那样怀疑你。”


比利麦尔提供的金属样本

以下摘自博士1979年3月的日记页:

我全神贯注地想着,没有意识到我周围的一切都已停止。当我记起几天前丽雅告诉我的。我颤抖着,不仅是想起,而且是简单地念出她的名字,知道她,在这个浩瀚宇宙的某个时刻,已经找到了她存在这个世界的答案。我朝窗户望去,注意到外面天已经黑了。已经很晚了。

在我接触过生命的无限空间里,此时云层聚集在一起,形成巨大的积云团,剧烈地起伏着,在蓝天上勾勒出奇妙的形状。我看着天下雨,被水珠拍打窗户的狂怒所感动。丽雅给了我一笔不可估量的遗产;她教会我用一切去爱我的世界。

我也改变了,不仅在情感层面,而且在精神层面。

我曾考虑过与丽雅的谈话后,我内心缓慢而无情的变化,但有时我自己并不理解。

我的行为变了,这使我非常敏感,但我没有要求改变,没有要求任何改变。不,这事来得并不快。它是缓慢的,像蜕变的火花。这些变化一开始是间隔的,直到出现得更频繁。

我的思想开阔了,注意力也变得敏锐了。我可以非常详细地感知任何声音,而且令人惊讶的是,我可以在任何我想要的时候重复这样的声音,并且完整地分析它,包括它的音乐衍生品,如果它有的话。

现在对我来说,一切都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也没有上升,也没有下降。这就好像我想象中的每一点都经历了成千上万的变化。我的想法分成了一些有趣的概念。我所想到的一切都是经过我的深刻分析的。

我确信,因为我和丽雅的相遇,我的一生都经历了一次转变。我的思想已经改变了。如同在一个漩涡里,一切因某种关联而存在。

举个例子,如果,我想到“大脑”这个词,它会激发我的想象力,我的觉察能力会立刻出现。然后我“看到”一个大脑:它记录了数千个概念,它们通过某个思想,诱导了一个合集运动,类似于,刺激能量产生一个漩涡。大脑这个词,背后的真正含义,远超出了我们对它的认知,也远远超出了词典的定义。



(注:前文曾经提到过全脑意识。)

我曾多次问过自己,人类是否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更大的注意力和学习能力,超越个体的正常水平。

这种情况,或者说精神状态,我称之为“无限专注的力量”——尚缺乏任何其他概念——而且,这种现象确实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无法形容的变化。

例如,如果我嗅到一种确定的香气,比如一朵花,我脑海中会出现无数关于这样一朵花可能起源的景观。

我会想起它的起源,从种子的单细胞,到种子纲目,到颜色和香气。开花时间等等。然后一系列的想法是,如何进行种植,在世界的哪个地方,对气候的抵抗力,工业化,药用以及对食用效果等等。最后是公式,然后是保存。这些无法在任何地方阅读到。丽雅向我解释过,只有一页内容,根据其自身特征,它也包含了衍生的数百个公式。好吧,我本人或许,已经被转变成了一个未定义的计算机实体了。

现在把这个应用,放到我的个人生活中。

例如,我看到一个人,无论他的祖先是什么,我都能感觉到他的各种特征,他的非凡特征——振动频率。他的起源,他的血液化学成分和其他。我也可以感知他的DNA的起源和他后代的基因,我能知道他是混血还是纯种后裔,在他之前有多少代人,演变成他现在的状态。

如果,我遇到一个黑人或日本人(假设是纯种的),我就能或多或少敏锐地感受到他的振动波——取决于他的基因构成的生物、化学组合——以及繁殖导致的其他特征。

我可以将之与其他混血的种族,以及这些混血者的不同频率进行比较。这两个种族有一种特有的气味,他们的腺体不同于白人或棕色种族的腺体。我可以通过他的气味来感知他的精神状态,然后知道他的倾向和他的思想的本质。

丽雅告诉过我一次:

“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我们的存在和思想的形式,因为你们也会经历一些类似于我们身上的事情,对我来说正常,而你觉得是不可理解的。”

因此,当我经历所述情况时,得出一个结论:在丽雅星球上,这种现象也可能早已发生,她拥有特点或许比我更犀利,而不断提升自己文明。

有一次丽雅对我说:

“如果你能听......你会为宇宙本身美妙的声音而高兴。

渐渐地,我开始理解她发展到那种心智知觉水平的品质,对我来说,这似乎是一个可怕的预兆。它再一次使我相信,人类,这种可贵的能力,已经可悲地失去了。对我来说,经历这一切,就是用双手去接触星星…...

但在我们这样的世界里,我能用它做什么呢?

当某些人的健康受到严重影响时,我能做些什么吗?

我能避免大国之间的对抗吗?不。

作为一个人,这种敏感和能力,我或许成为一个很容易受到伤害的人。

(未完待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