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生是外星人 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 六

我们差不多走了一段路。我的情绪在体内波动。对我来说,时间瞬间停止了,那一刻,自我似乎停在那里。我分析所有一切后感到害怕。我确信丽雅的预测,我知道她从未对我说过谎话。我热切希望现在一切只是一场噩梦。然后我的太阳穴开始跳。我认为人类本身代表着对自己文明的威胁。丽雅用手碰了我一下,我的脉搏几乎立刻恢复正常。然而,我的思想淹没在混沌的漩涡中,暂时无法脱离。

我们在沉默中回到了城市。

在快要到达墨西哥城的高速公路上,我突然说:

“如果您没有告诉我这件事,不是更好吗?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告诉另一个对能量和原子了解较少的人,是因为他不能更好地理解您说的话?死了不是比知道所知的这一切更好吗?”

“教授……”她极其谨慎地说,“您不是唯一知道的人。你们世界上听过的人比你们想象的多得多。教授,我们选您不是为了让您受苦。我们突然意识到,您看起来很平静,最重要的是您作为终身教授的个性。我们知道,出于伦理上的原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您不愿意和您的学生分享这些知识,但最终,在您摆脱了怀疑后,您将能够做一些事情,这取决于您是否愿意做。没人会责怪您的。教授,您知道您的星球是最有价值的,不仅对你们自己,而且对我们银河系的社区也是如此。参加这一切见面可不是什么礼物。拯救地球人本身,把他们从这个动荡的世界中解救出来,把他们从上述潜在危险中解救出来,这是一种迫在眉睫的需要。”

“我......我什么也做不了。”我结结巴巴地说。

“也许,教授......不要低估自己。您是人类,但您也有机会像地球上最谦虚的居民一样,或者像科学家一样,做一件最聪明的事情。”

“不,我永远不会说这个。他们会认为我是个危言耸听的人或疯子。您比我更了解这个星球,也知道他们会把我归类为疯子。”

“难道您不想自己尝试,用您自己的方式和您的世界对话吗?我们不仅试过你们时代的地球人,而且试过多年前的人,他们已经过去了,我们还在继续尝试。也许不是今天,但明天会有人相信......会有时间,我们将成功地感动你们世界科学家的良知。”

“如果没人相信我?”

“他们不会相信您。他们会嘲笑您。他们会指控您是骗子。但是您认为什么是更可取的呢?保持沉默,还是尽管让他们嘲笑去吧?”

“在我的位置上,丽雅,我宁愿保持沉默。”我说这话的时候,知道违背自己的良心,但我在思考我的孩子和我的妻子。

“教授,”她热情地说:“您的人格品质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以至于未来,您会知道这些知识,并克服您的自尊心,您会弱弱而发声,好像这是当务之急——您会这样会感受到的。”

我说:“等等,现实阻力不小。人们看见真相后,这是一颗小小的星球,孤寂于宇宙,暴露在如此巨大危险中,心理是无法承受的。”

“你们并不孤单,因为其他星球上还有生命。”

“不,丽雅,我不想这么说。让我向您解释。我实际相信,地球与类似的星球并没有牢固友谊……虽然,偶尔可以提供帮助。”

“在您的星球创造隔离气氛,不仅会在内部,而且相对外部星际交往,也一样带来这种隔离。”

“是的,譬如我们有很多要塞,堡垒,讨厌邻国,而且一直吹嘘自己很强大一样,认为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有人会把我们归类为懦夫。”

“是的……”她若有所思地说。

“丽雅,您知道哪一种是终结人类的武器吗?”

“首先,我要告诉你们,你们面对的最危险的武器是你们自己之间的仇恨。这会慢慢摧毁心灵。仇恨是攻击你们社会的许多弊病的制造者。但是当您问我关于另一种类型的武器时,我会试着解释一些事情。对于INXTRIA的居民,我们对化学威胁深感担忧,这些武器在没有任何挑衅下被使用,而且几乎没有在地球上留下明显的痕迹。你们两个大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数量出售化学武器,好像急于匆忙地消灭自己。今天在你们的大学,甚至中学里,任何一个拥有足够配方的学生都可以创造化学武器来攻击人类的神经系统,可以摧毁任何生物的神经元,或者干脆终止你们麻木不仁的整个文明。此外,河流的水也可能被一种文明对另一种文明的攻击所污染,而且很少能检测到源头。随着时间的推移,您会发现,在您自己的种族中,更糟糕的退化形式是攻击你们DNA的原始粒子,运气好,你们会变成一个变种人种族。这在你们宇宙中,以一定的频率发生着。不分青红皂白地使用化学制剂,会在您的皮肤、血液等产生细胞退化,并引发心脏病发作和脑瘫。你们经常用可以完全麻痹整个生物神经系统的气体进行实验,可溶于空气或水。这种沉默和难以侦测的化学武器,很快就会成为使用最频繁的武器。它们被用来破坏,监禁,腐化等等。”

“这会很快发生吗?”

“教授,”她说,“我很感动您问我这件事是否会很快发生,当您提问的时候,您给我的印象是,你们的时间真的很宝贵。很快对你们意味着什么?实际上,已经在你们的世界中发生了。你们已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使用过化学制剂,而且今天更过之不及。人类自己完全不知道他的好战高度,以及将把自己带到哪里。他没有意识到他短命的匆匆脚步。这样,负面ET提出的灭绝方案,可能会加速。你们自己的文明,死在自己兄弟的手中。

“为什么?”

“即使人类拥有反思的能力,也总是试图保持攻击的优势。你们世界的人类充满了恐惧,对生活的恐惧,对痛苦,对死亡的恐惧;这些武器不仅给那些不幸接触它们的人带来了终结,也给那些还没有出生的人带来了终结。不仅被攻击的人会屈服,而且与这些武器接触的攻击者也会死亡。因此,侵略者和受害者遭受同样的影响。”

“这是最致命的吗?”我问丽雅。

“最危险和最残暴的,是因为它会慢慢地结束人类。当地球上的人类正在用化学武器相互攻击时,另一个位于太阳系外的世界也在计划用武器和化学反应来攻击你们,这让我们感到难过。”

“我们的世界里,我们能阻止这些武器的扩散吗?”

“如果地球人不放弃他的仇恨,您就不能阻止他们。您不能诱导人类进入他的全意识,我们也不能教会他最好为他的人性做些事情。他们伤害了自己的人性,而且还在继续这样做。唯一能终结他的好斗就是死亡。”

“死亡?”

“教授,我不是来这里谈论地球人类的毁灭。站在一个外星人角度,我告诉您,你们应该为生存的机会而奋斗。”

“丽雅......我不知道我是欣赏您还是爱您......或者试图忘记您。但是,如果您能为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的和平而奋斗,您的内心深处一定有一个无比勇敢的地方。”

我们已经到了城市,我将丽雅放下,在一个无人居住的公园的高速公路入口。

我一个人回来......在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的深渊中,在一个被其他行星共享的知识海洋中,完全孤独......如果我们坚持认为,我们出生于此,必将征服宇宙,成为宇宙的主人,直到一个比我们强大的文明征服我们后才清醒。这一切都是弥漫四周的虚假、无知、骄傲作怪,我们罪有应得!

我绝望地看着自己的岁月流逝。时间对我来说太快了。我从小就知道人生的价值所在。如今,每一刻,每一秒钟,每一分钟都如此迅速地过去。

我与丽雅的关系尽管使我心存疑虑,但使我的生活充满了渴望......

我仍然怀疑与丽雅的聊天是否应该公开。我要求丽雅给我证明,需要某种任何地球科学家都无法解释的东西。

“您会的。”有一天,她告诉我。我的焦虑反映在我的脸上。我问了她很多次。

一天晚上,丽雅告诉我,她认识另一个经历与我相似的人。他是一个住在芝加哥的黑人。我说,我不知道能否有机会去那里,考虑我的工作,我在实验室里的时间已经饱和了。

丽雅称那个人的名字叫:托马斯·哈斯金斯。

“您想要证明吗?我知道您会去。他们会要求您去。”

她以一种毫无疑问的方式断言了这一点。

一个月后,校长打电话,要我到他的办公室,并通知我:

“博士,我们已选择您代表我们国家,参加在芝加哥市举行的年会。”

我接受了这次任务……我有了机会,拜访一个像我一样,接触过外星人的人。

到达芝加哥后,这里下着大雪,以这种形式欢迎我。那一年的天气创造了新的降雪记录。在城市中心,温度计记录为零下22度。

报道酒店的热量令人愉快,条件非常好。

进入房间后,我全神贯注地将我的脸按到窗户上,观察着大雪花的缓慢落下……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美丽的景象。我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种族之间相互混合,世界各地的人们彼此接近,但彼此之间似乎都漠不关心。

尽管天气恶劣,我还是穿上了大衣和围巾,决定外出。人们在我身边走来走去,没有注意到,也没有说话。这个城市在例行生活,几乎是惯性主导一切。

我在商场门前停下,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们,像机器人一样进进出出……

突然我想到一个问题:“我们的世界是怎样变成现在的样子?是什么东西浸入了人们的心灵,对商品无限欲望而没有感觉呢?”

我继续走着,在展示柜里,我看到了一台电视打开了。有消息称爱尔兰发生骚乱,伊拉克,伊朗遇到麻烦,阿富汗,叙利亚,波兰发生种族灭绝等。

我惊讶的是,购物者急忙进出商店,甚至我自己,似乎完全不知道这些新闻报道。

“我们如何达到这种漠不关心的极限的?我们在哪里失去了联系?暴力和杀人的欲望从何而来?人类现在可以与野兽匹敌了吗?我们在哪里失去了情感和仇恨交汇点的微妙平衡呢?”

我想起了酒店劝告我,晚上六点以后不要外出,如果这样做,后果自负。

我停在一个拐角处,靠墙站立,艰难地点燃了一支香烟。

我想到了与丽雅的会面。我知道从那时起我变得很敏锐。与她的交谈使我产生了心灵的变化,仿佛突然之间揭开了一层面纱…………

我知道我的生活分为丽雅前后。第一次与她相遇之后发生的一切,对我的精神状态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莫名其妙地,我不再将自己视为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体。现在,我被放置在我真正的内心里,甚至一个细胞里。

在我看来,世界被癌细胞侵袭了……世界真的要屈服了吗?

丽雅是随机出现的。她曾向我建议过各种危险情况,但是当我问她时,她没有回答,她没告诉我,我们是否可以生存在一个没有世界末日的未来。

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觉到自己内心有些东西,有时像是汹涌的大海,或者像是龙卷风刚开始时的天空。我能凭直觉感觉到我无法理解的东西。

目前,我已经有了改变。现在,我更容易接受以前拒绝接受的事情。现在不一样了。

我的最大渴望是,全人类都能体验到我,看着星星、月亮时,那种无限广阔的感受。

我想将丽雅提出的概念移植到我周围的每个人中。一个充满和平的世界,在那里生活的人们深刻地尊重生活,最杰出的科学家不过是最谦虚的居民,而这个世界的主要品质是情感的价值,朴素的生活,谦卑,诚实……

简而言之,目前这颗星球上的各种美德已被抛在一边。

我知道我说的是乌托邦,但这个世界上,暴力变得越来越暴力。

我看到了一些东西,我悲伤地看到了,那些影响到成千上万,无辜人类生命的巨大人为错误。

“丽雅所做的一切是什么?为什么不让我继续麻木,让我可以适应这个世界的残酷的末日?您让我走向您,走向您的世界,走向您的星系?”



现在我知道,宇宙中存在着无数多的星系,并且其中许多居住着智能生物。丽雅告诉过我,如此众多的星球,可能和我现在所在的地球相等或更美丽。但是对我来说,出生在这里是一次伟大的冒险。

她要离开我,我该怎么办?

“丽雅......回来握住我的手。这样做时,我的内心会振动这些话:我爱您。通过这种柏拉图式的爱,使得我能够深深地爱上人类。我相信我现在已经发现了您的遗产:爱。正是这种爱,将飓风转化为微风,并提供了雨水,将灵魂上的所有污渍洗净了。”

“当你谈到物质的存在,远超出我们觉察的东西时,你有一个很好的解释。我当时问你,人是从哪里来的?而你的回答是:存在是以太的,无形的,强大的,宏伟的,强大的。它是螺旋涡中的纯能量。因为它具有完全的极性,所以可以在它的对立面中找到它,因为它随后就表现为物质,把这个方面当作一件衣服(载具)。于是,以太的存在可以学会笑,哭,喊,感觉,唱歌和爱,但物质的终极也是已知的毁灭。”

是的,丽雅对我说,我是一个在内心比一般人更有修养的人,身上植入了难以形容的东西,这些东西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我很惊讶于凭着自己的想象力退出了这个世界。这座城市及其居民和交通,变成了一个虚构的世界。

突然,我思绪回到街头。观察身边的人们。种族之间相互混杂,走在宽阔的道路上。我只是城市的一个小点,海洋中的一滴水,一直在变得越来越汹涌。突然,我注意到每一种生命都微不足道......物质的维度是无限的,但是心灵的力量也是无限的......这个世界唯一相同点,是人们都轻视了自己。

前几天,我在电话簿中查找了一个人名:托马斯·哈斯金斯。

星期六晚上我有时间。我问旅馆的行李员,我应该走哪条路才能到达位于城市郊区的那个地方。搬运工扬起了眉毛,告诉我不要去那个地方冒险,一定要,也应该在天黑之前回来。

我登上出租车出发了。

我敲门时,托马斯·哈斯金斯本人打开了门。简短的自我介绍后,他邀请我进入。公寓很小。

我们谈了很多。我第一次自信地向别人描述了我的经历,使他能够理解。

“您很久以前有这种经历吗?”我问。

“大约十年前。”他回答。

“当时您怎么想的?”我问。

“那一切都是不真实的。”

“但是,您从一开始就相信他们所说的一切吗?”

“是的。我相信我的生活中发生了非常特殊的事情。”

“他是男人还是女人?”

“男人。”

“他的名字?”

“哈米尔(HAMIL)。”

“他告诉您,他来自哪里吗?”

“他告诉我,他的星球是AINSTRIA(丽雅说的是AENXTRIA)。这听起来或多或少是一样的。”

“您是否曾经想过将所有这些经历传递给任何人?”

“这有时是一个障碍。”

“告诉我,他们邀请您乘船旅行吗?”

他吸着雪茄,吐出一口烟说:

“是的,我曾乘过他们的船旅行,好像是在做梦。带我出去观察世界,我可以通过传感器看到哈利彗星的通过。”

“哈米尔(HAMIL)告诉过您吗?”

“关于什么?”

“关于彗星。”

“哦,是的。”他说。他眨了眨眼,仿佛要唤起他的一生,然后继续说道:“当我小的时候,妈妈会禁止我们在日食或有彗星时出去。”

“您向哈米尔提过这个吗?”

“是的,他告诉我,我们的祖先认为彗星是一种强大的能量来源。他们认为他们穿越宇宙的过程中,他们所遇到的一切都是有害的。这些彗星是巨大的吸收器,吸收了分布在整个宇宙中的许多气体。这些气体经常对太空生活高度危险,其中许多气体以能量为食。他说,彗星吸收能量,在摩擦力以及粒子的巨大聚合的作用下,变得饱和,一些气体逐渐变成尾巴,以这种方式分散流动,可以说,这些气体已经被其他气体高度污染。这样,一旦被分散在太空中,就会被相对靠近其路径的行星所吸引。在这里他们遇到了物体的引力。因此,这些粒子的运动速度比其他太空中的粒子来得更快。其他在宇宙中运行的粒子将在数千年后到达,而彗星的粒子则以非常快的速度发送。”

“就像是从弹弓上发射出来的?”

“哦,不。有一个粗略的比喻,我们可以称其为摩擦,是因为它具有累积的减振作用,根据哈米尔的说法。”



“这对我们的星球构成危险吗?”

“哦,当然。星球的大气层吸引了这些散布的粒子,然后它们凝结成云。雨水将其带到地面,然后被湖泊,溪流和海洋吸收,主要是在收成作物中吸收。空气还吸收了这些微粒分布的一部分。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污染的空气与我们星球上约30%的居民接触。”

“这对我们人类不是很危险吗?”

“是的,哈米尔(HAMIL)告诉我,太空充满了危险,我们仍然不知道这种危害的程度。他告诉我,如果地球科学家们团结起来,将确切的知识汇集在一起,将所有这类粒子排到外面,也许在二十年之内我们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从而避免对地球造成更大的污染。”

“他还告诉您什么?”

“他告诉我,我们的星球很美丽。他说,这是一颗充满生命的行星,作为一颗被选中的行星,它在宇宙的能量场中悸动,然而它已经恶化到一个不再为生命提供安全保障的程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尽管科学有了进步,它也没能提供这样的服务。”

寂静无声。哈斯金斯是一个有色人种,失业,生活在种族,社会和经济问题中。暴力显然是在他所住街道的特色。一群人驻扎在拐角处,好奇地盯着任何未知的路人。

很明显,汤姆是从敌对的环境中选出的,就像人们从有毒的常春藤中摘下一朵玫瑰一样。他把这次经历看作是他一生中罕见的,但不是超然的。

“您是否做过任何事情来宣传您的经历?”我打破沉默。

“是的,但是对我来说这很困难。”

“连印刷品都没有?”

他说:“不,看吧。”

他取出了一本五十页的小小册子,“我受命制作这本小册子。只印刷了2,000册。”

他把所有积蓄都献给了这本书。我知道这需要很大的努力。托马斯·哈斯金斯才华横溢,聪明高贵,最重要的是心平气和。他看上去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出身于一个不健康的环境,但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在他不得不生活的条件下,他辞职了。他相信他与外星生物的友谊不会改善他的实际情况。我完全理解他想告诉我的话,但要唤醒世界的启示录,必须有一些更深刻的东西。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我躺在我旅馆的床上,朝天花板看去,我正从混乱的墙上打开一个小小的缺口。如果托马斯·哈斯金斯有胆量自己出版一本书。我也必须这样做。

我的情况与他的情况不同——他没有工作,不知名,我作为终身教授的声望,我在大学中担任高级职务,而校长也将我选为国家代表。我必须做一些事情。但是能承担付出痛苦吗?

那一刻,我想宣布自己是赢家,没有人会嘲笑我。但是很快否定了。我可以看见自己陷入了混乱,并逐渐下沉。

(未完待续)

我的学生是外星人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一
我的学生是外星人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二
我的学生是外星人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三
我的学生是外星人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四
我的学生是外星人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五
我的学生是外星人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六
我的学生是外星人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七
我的学生是外星人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八
我的学生是外星人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九
我的学生是外星人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十
我的学生是外星人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十一
我的学生是外星人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十二
我的学生是外星人仙女座LYA传授的高级知识十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