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飞行物现身于美国华盛顿纪念碑

现在UFO现身的次数越来越多了。2019年12月12日,一艘不明飞行物现身于美国华盛顿纪念碑,意外被ESPN电视摄像机捕获。



它围绕着华盛顿纪念碑来回飞行,尚且不知道飞行了多久。似乎是无意中拍摄的,被电视台作为所报道的某个体育赛事的背景画面。感谢推特网友rbaileymusic,他注意到了这一点,并用手机拍摄了视频。而电视台似乎很快意识到这点,他们的工作人员一定手忙脚乱,赶紧用图标遮挡它。



这似乎是一个真正的UFO,而不是无人机,因为原地掉头转弯的能力,一般无人机是做不到的。它的形状呈现条状,因此不是四轴无人机之类的无人机,在它转弯的一瞬,可以看见船底呈现椭圆形,因此可以认为,它是一个比较扁(船身低矮)的船形UFO。

我甚至认为它和2019年10月3日,在太原迎宾桥上空拍摄的UFO有相似之处。如果在迎宾桥另外一边拍摄,看见的就是船底,和这个是一致的。特别是它出现在明亮的建筑物附近。这种建筑物,具有光之震动的内涵。太原的迎宾桥类似光之竖琴。



而华盛顿的纪念碑,也有特殊意义。在朵洛莉丝·侃南的《地球守护者》这本书中提到,一些文明采用竖立尖碑的方式纪念自己的文明阶段,更主要,这些尖碑可以将周围人群的频率发送出去,小说里是这样写的:

菲:如果不会成长,就不会有人想来地球经历这遭了。就这方面而言,任何困难或不适,都只是经验或成长的一部分。让我举个例子。在一个又热又闷的天气,您舒服地坐在开着冷气的车子里,或许外头还下着雨,然后您遇到一位车子爆胎的陌生人。您可能会停下车,走出您舒适的环境,卷起袖子,帮忙那位不会换胎的陌生人。您进入了比您先前简陋的处境,然而,「目的」才是重点。对陌生人的援助不仅改进了对方的现状,也提升了您自己的层次,您们两人因此可以继续各自的旅程。如果套用在目前的情况,地球此刻就像有个爆胎,而银河星系正努力协助换掉这个没气的轮胎。很快地,地球会继续她的道路,所有的协助者亦然——这些概念听来可能很先进。如果这么说可以帮助您理解,意译或模拟会是了解这些概念的有用工具。假如您希望我用这个方式来解释,请尽管提出来。

朵:这样的确会很有帮助,因为有些事情超出了我可以理解的范围。您刚刚提到,目前有星系的助力在帮忙地球。这表示有其它星球和其它星际族群也参与其中吗?

菲:当然。我们不是唯一参与的星球。这是银河星系共同的努力。地球的邻居们都赶来提供协助。地球确实有许多朋友,这些邻居都知道地球发生的事,这些援助完全是出于自愿。星球之间会相互传递并交流这个银河各个地带的状况,地球的经验也在这些传播与交流中。

朵:您可以进一步解释您的意思吗?

菲:如果用模拟来说,这就类似短波收音机。您可以调频到其它国家的频道,听到那个国家发生的新闻。

朵:这个传播或交流有使用到任何类型的机器吗?比如说收音机?

菲:是有些机器具备这种功能。但在精神层面而言,我们只需要调准频率就好了。

朵:地球并不在这个电路系统里,对吧?

菲:地球是在这个系统里的。但是,地球并没有可以用来调频到这些频率的机器。这些机器有可能建造出来。地球上将会有很多人接收到这个知识,但现在还不是「通灵」这些信息的时候。

朵:这就是您先前提到以珈玛射线取代无线电波的机器吗?

菲:是的,珈玛射线或宇宙射线就是这类传输的媒介。它们就是「无线电波」。

朵:您曾告诉过我,我们的科学家在接收外星通讯的方向上是错误的。

菲:方向是正确的,不过他们在错误的层级上寻找。他们需要寻找的位置比他们现在在电磁波谱上所找的频率高了许多。——这个媒介(菲尔)现在也想说一说关于三尖塔的事,您可能会觉得这些信息很有趣,因为您们的星球有座尖塔和这三座尖塔的设计相同,那就是华盛顿纪念碑。华盛顿纪念碑的功能跟那些尖塔一样,都是传送器。这就是为什么华盛顿特区的建筑物都不高过这个纪念碑的目的,这样纪念碑才会被看见,而透过视觉上的接触,它和华盛顿特区的人们有所交流。(这真是令人吃惊。〉交流的方式是这样的:尖塔总是在人们意识或潜意识的视野范围内,就像在周边视觉建立了连结。于是这个人的能量就……我们不想用被纪念碑「传送」或「接收」的措辞。较贴切的说法是尖塔和那个人的能量因此有所交流。这些能量从塔顶传递出去,而那些调频到这座塔的频道的接收者就可以藉此察觉这个国家的氛围。华盛顿特区身为首都,清楚国家的情况,就好像头脑或心智知道身体其它的部位一样。首都像是一国之脑,持续在评估该国的状态。这个评估被发送出去,因而远程的接收者可以对这个国家的状况有所评定。



朵:是谁在接收这些频率或振动什么的?

菲:您们在宇宙的兄弟们正在接收和解读这些讯息。它是位于这个星球的宇宙传送器,确实的说,是其中之一。因为金字塔属于另一种性质,但同样也是传送器。

朵:纪念碑和金字塔这两个传送器都是石造的建筑,这有任何特别的意义吗?

菲:没错。这些石头是……我们找不到适当的用语,但它们是用来传送这个星球原始能量的适当石材。这么说吧,这些石材不适合传递非地球的能量。有趣的是,华盛顿纪念碑的顶端还真的是一个小型金字塔。

朵:它们的形状,四面汇集形成尖端,是否有什么涵意?

菲:是的。因为只要变化四边之间的比例就可以达到聚焦效果。用这个方式来调焦,就像镜片或棱镜可以将某个切面进来的能量导向另一个切面出去。朵:华盛顿纪念碑的建造者在建造时知道这点吗?

菲:不是在意识层面,因为这讯息是来自通灵的「导引能量」。

朵:您的意思是建造者潜意识地设计了华盛顿纪念碑,但他并不知道自己实际在建造什么?

菲:是的,因为在他的认知里,这是艺术。他在脑海里看到他想建造的形状,然后致力将脑中的图像反映在建筑上。您可以猜到图像是从哪里来的了。啊哈!那就是通灵运作的方法。某个影像被植入某人的脑中,这个人看到了影像并认知为自己的想法或想象力。大多时候这都是想象。其它时候,如同这个例子,由于结果已经是定论,那么某人便会被当作「媒介」以便实现所渴望的结果。

朵:那么这座纪念碑是注定要被建造,没有任何人类可以阻止。您的意思是这样吗?

菲:不是的,就如您可以从历史看到,在人类的历程中发生了许多阻挡并迟缓进步的事件。自由意志总是存在着。然而,在这个例子里,由于没有阻挠这项工作的意图,因此纪念塔得以顺利完成。

朵:这是个有趣的概念,但它让我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觉得我们被监视着,而他们或许正在偷听我们人类的谈话。我怀疑其它的尖塔,譬如艾菲尔铁塔,是否也是传送器。

菲:艾菲尔铁塔在某个程度上也是传送器。不过它的性质不同,遥远处无法接收到讯号。

朵:那么俄国和其它国家呢?他们有类似这样的传送器吗?

菲:没有其它尖塔能达到像华盛顿纪念碑这种功能。它是全世界的传送器,因为您们国家也察觉到每个国家的状况,不是吗?

朵:是的,他们认为如此。他们希望如此。

菲:我们说的不是情报搜集的工作,而是天气和人道现况,比如饥荒、苦难、爱、关怀和仁慈等等。地球的整体境况被传送出去。如果这个世界是爱和悲悯的宇宙行星,传送的就会是全然不同的讯号。宇宙的兄弟们能够从这个传送器观看发生在您们星球上的事。当您们的肯尼迪总统遇刺时,这个讯号被发送,连遥远的星球都收到了。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地球发出的讯号对我们(宇宙全体)都具有相当的重要性,不是因为个人原因,而是它传递了这个星球的状态,因此我们以同情和沉重的心情看待您们的星球。

朵:那么,这就像是监看系统,让他们可以掌握地球上发生的事?

菲:没错。

朵:我当时正在撰写《魂忆广岛》这本书,因此对广岛的原子弹爆炸做了些研究。我很好奇当那可怕的事件发生时,是否也有讯息传送出去,以及他们是如何看待此事。

菲:那个事件不只被看到,它也被真切感受到了。因为原子弹的爆炸中断了能量频道。您可以想象一个流动的溪流,突然间一颗巨石被丢进河里,阻断了小溪,改变了流向。这个比喻有点粗糙,……这个载具(指菲尔)想说的是,那颗石头只是扰乱了溪流,所以我们要说它是暂时地被改道或堵塞。这是用来比喻原子弹爆炸所产生的冲击,这些冲击远超乎有形的实体面,因为整个宇宙都察觉到这个事件。在太阳的能量流里,一切能量都是平衡且和谐。这些核爆的冲击波穿透了宇宙能量,遥远的爆炸声响乃荡在星际之间。整个地区宇宙都感觉到了地球的不和谐,由于影响随距离递减,较遥远的宇宙,感受程度较轻。然而,透过布满所有宇宙的沟通网络,这已是众所皆知的事。沟通网络不单是星球到星球,星球和星系及不同宇宙间,它也涵盖了宇宙到宇宙。星际通讯有好几种不同的层次,而这些沟通网络都可以接收到这些层级。

朵:您的意思是「多个宇宙间的通讯」吗?这对我可是新观念。我总认为只有一个宇宙。您可以进一歩阐释吗?

菲:有许多个宇宙,许多许多的宇宙。我们的宇宙只是其中的一个,或是说,我们现在所处的宇宙仅是许多宇宙之一。许多许多不同的宇宙存在于实体空间里。这个慨念需要无边的想象力才能联想这其中牵涉到的距离。在宇宙里,有政治的……政治不是正确的词,但却是地球人可以理解的字汇。在每一个宇宙里,都有政府层级来管理个别和群体宇宙。

所以,UFO拜访太原迎宾桥或者华盛顿纪念碑,都表达了人类应该提升频率的含义吧?您是如何认为的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