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跃南美的外星人真身显露 漂浮在空中的爬虫人脸

南美是UFO和外星接触的高发地区,这里有大量的窃水和残割案。有一起案件,清晰记录下来,女主角因为和外星人接触导致的皮肤创伤。而该外星人(或种族)在另外一起案件中,居然被拍摄下来。使得我们对活跃在南美的外星人的真身,有了形象的了解。



2009年在阿根廷拉潘帕省的一个小镇上记录到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第三类接触案例,主角是一名妇女,她在2007年就曾经历过类似的经历。

外星人具有相同的特征:身体非常薄,约2米高。看似呆滞的脸庞上凹陷着眼睛,扁平的鼻子“像猴子”,嘴巴被描述成“好像是一条细纹”。

小镇大约有1500名居民。2009年10月20日下午8点,接触者打电话给住在另一个街区的儿子,然后他通知了UFO研究中心。

与往常一样,该位置和身份是未知的,以保护接触者。

主角在对孙子说再见之后,正要进入房子,当她进入房子时,她注意到房子的客厅里有奇怪的人存在。

这位65岁的女人鼓起勇气,转向一个桌子,目的是取数码相机,拍摄对方的照片。就在其转身时,对方将一只手放在她前臂上。

“我感到自己瞬间无力,失去力量而跌倒。”她说。

据她的家人估计,她大概半昏迷15到20分钟,然后她设法给儿子打电话,儿子赶紧过来,发现她坐在扶手椅上,呈现精神崩溃,而相机躺在地板上。

她说,这是2007年的经历“再次出现”。

他们立即通知UFO研究中心,一个小时后,研究者到达并检查了留在前臂上的痕迹。

一只她养的小型贵宾犬宠物被发现在扶手椅下,有被吓到的迹象。

随着时间的流逝,女人前臂上的痕迹改变了颜色和外观。






第二天,变成了明显的水泡。

随着时间的流逝,“痕迹”以不同的方式发生变化。

这个奇怪的生物大约有2米的高度。但拥有很强的精神力,因为在将手放在证人手上时,可以确保对方“失去力量”。

至于脸,眼睛“沉没在脸中”,给人“朦胧”的感觉。她形容对方鼻子“像猴子的鼻子”,意思是扁平,嘴巴“就像一条细线”。皮肤是绿色或深灰色,并带有褶皱,使人的感觉似乎“有皱纹的”。当被问及对方手的指数时,她说尽管无法详细观察到他的手,但还是给了她五根手指的“感觉”。

这个案例并没有结束,在一个极为巧合的情况下,似乎这个外星人被拍摄了下来。

在2010年初,摄影师在阿根廷西北部的巴里洛切的纳韦尔·瓦皮湖岸上拍摄美景。夏天似乎尚未到达该地区。寒冷的山脉,强烈的西风搅动着晶莹的蓝绿色湖泊,使之起伏,波浪冲击着砾石和圣卡洛斯港口。




这是一个美好的日子,目击者用远摄镜头拍摄了几幅摄影师的照片。

事实是,总是会出现新的惊喜。

照片抓住了奇怪的存在。其形状为该现象带来了新的特征。

高山湖泊时常出现UFO,但是该物体如此的不同,它像是一个生物的脸部。

已确定它不是镜头中的污物和/或悬浮的已知元素。它是无意中被捕获的,悬挂在湖上,外观坚固,突出形状和色调,难以捉摸。在任何文件中都找不到类似的东西。它是一种UFO。

它和2009年10月20日,妇女遭遇的外星实体的描述非常相似,呈现灰绿色,凹陷的眼睛,塌陷的鼻子,一条细纹的嘴巴,皱巴巴的脸。

这个外星人为何要这种姿态出现在湖泊上空,它似乎具有漂浮能力,仅仅显露一张脸,这是无意中,还是有意中让人类拍摄到?

这是一种爬虫人吗,我不知道,但是很像。

我们必须问,他们是南美残割案,和盗窃水资源案例的参与者吗?

此外,1983年8月9日,阿根廷另外一起重要的UFO案件,潘帕省圣罗莎的商人朱利奥·普拉特纳(Julio Platner)经历了一个离奇的绑架事件,他遭遇的外星人和这个外星人也有一些接近。



8月9日,普拉特纳前往安东尼奥·菲舍尔(Antonio Fischer)的工厂,该工厂位于该村以北12公里处的35号高速公路边上。在返回期间,大约在晚上7:30,他看到了强烈的光芒,朝他飞来。由于光晕的强度,他本能用手遮住了脸,根本无法分辨任何东西,只听到一个奇怪的汽笛声,像是涡轮机。

当他清醒时,发现在一个陌生房间,粗糙的墙壁,里面似乎被非常清晰自然的白光照亮,既不会使眼睛目眩也不会投射阴影。

普拉特纳指出,从他进入这个房间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坐在类似于牙科座椅上,扶手椅非常舒适,似乎悬浮在空中。

周围有四个人,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很瘦,大约1米6高。他们身穿一件连体工作服,粘在身上,颜色和皮肤一样。他们的嘴唇很小,鼻子扁平,眼睑大,眼睛很大,有些突出。没有眉毛,没有睫毛,他们都是秃头。表现的很安静。

一男一女站在他的前面,另外两个人则在后面。他试图讲话,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但可以心理交流,对方建议他保持冷静。

然后,那个女人移近了,拿着一根管子,一截是硬质材料,一截大约20厘米是柔性透明管子。她将管子的透明部分放在普拉特纳左手僵硬的手腕上,寻找静脉,没有引起任何疼痛或不适。他觉得自己很麻木。他没有感觉到船员手的触摸。看见血液从管子流出。他试图用右手抚摸右侧的生物,但碰到了看不见的东西,像是透明的气泡,一种磁性的阻挡。当他试图从椅子上站起来时,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似乎站在不太牢固的地面上。他发现自己好像被一个玻璃容器包围,就像一个看不见的玻璃一样。有一次他想接近外星人,额头好像撞在玻璃上。但是四个外星人行动正常。

在整个活动中,他只记得大约7或8分钟,事后判断可能经历持续了大约30到35分钟。

该案引起了全国性影响,吸引了研究人员。地外生命调查(IVE)小组与Siovni(不明飞行物研究协会)和Onife(太空现象调查组织)一起研究了各种细节。

除了主要证据(手臂痕迹,轮胎痕迹)以外,他们还发现了明显的电磁(EM)效应。

生物化学家Priotti博士对普拉特纳手臂上的痕迹进行了分析,他确认这些痕迹是通过非常规,而无刺孔采血产生的。在肘部内部发现了丘疹。

有趣的是,发现了普拉特纳案和之前的不明飞行物案件吻合,该案件于1902年5月22日在同一地区发生。



特征也是大眼睛,扁鼻子,细嘴巴。我觉得1902年的照片似乎进行了一些美化,因为他们还不知道爬虫人的存在。

这说明这个种族在阿根廷的长期存在。

整体而言,这些爬虫人似乎并不直接伤害人类。案例显示,他们动手的地方,往往是夜晚无人值守的牧场等。一个案例中,研究者在动物残割案的高发区进行了蹲守,半夜3点离奇的睡着了。而早上,农夫的四只牛遭到了残割。

动物残割和各种外星人活动,在南美都是真实存在的。



2018年8月4日(星期六)凌晨5点左右,在阿根廷科尔多瓦市,守卫爱德华多(Eduardo)看到几盏灯在公司大楼后面的田野上移动,因此他决定进行调查。



当他到达距离大约200米的现场时,草丛发现了几个圆形标记,这些圆形标记仍然散发着烟雾,在视频中非常明显。

一个似乎已经降落在地上的生物,逃到了灌木丛中。保安一边用枪射击空气,一边撤退。

南美的印第安人非常有经验,这种灯,已经成为一种斯通见惯的民俗,由来已久。

评论